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又生波澜
    一点钟的时候,福叔过来敲门让王实仙下去准备车子,也不问下他午饭吃了没有,真是过分!一路上,王实仙都是司机甲乙丙,听着冈本献殷勤,江蓠在发嗲,一对狗男女!王实仙腹议道,更悲惨的是,到了周庄,福叔吩咐小王去把车停好,然后给了五百块让他自己去快活后就施施然买了三张门票进去了。

    小王捏着五百块心里有点汗颜,毕竟之前还在埋怨人家小气不请客吃饭,手机那头李清倒是淡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早点把这些台湾人打发走就行了。”

    王实仙本想也买张票进去瞧瞧,毕竟江南水乡秀色名声在外,自己以前在老家乡下时就一直很神往,可考虑到万一在里边碰到江蓠他们也是尴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九月秋老虎还是蛮晒的,王实仙躲在周庄的门楼下的阴凉处,游客人来人往,道路两边的建筑在单体上以木构一、二层厅堂式的住宅为主,白墙黛瓦,空斗墙、观音兜山脊或马头墙,高低错落很有江南的特色,不以势屈人,细节处处透着精致和秀美,却又不繁复,各式灰色瓦片或铺或竖或插或贴整齐地组合在一起,屋外有廊撑之以柱,柱下垫的成鼓状的石础虽然没什么花式但都磨得很精细,不像很多清朝照片里到处土路,石条路走起来路感很好,可以想象古时的富庶,庄外环水,走几步就是石拱桥,桥两岸有大树遮盖,桥普遍不大,仅能行舟,桥梁无花无式,由一腚宽的石条搭成,桥面的石头皆油光水润,走在上面,竟有种清凉的感觉从脚底而生。

    两点多钟,还是有很多饭店在招揽客人进餐,王实仙刚发了笔小财,也就无所谓被宰,钻进了一家饭馆,点了万三猪蹄、腌菜苋、清蒸鳜鱼、蒸焖鳝筒、莼菜鲈鱼羹、姜汁田螺、塞肉油包、百叶包肉、炖豆腐干、焐熟荷藕等,品尝起了“万三家宴”,特别是万三蹄,煨煮好后皮色酱红,它的吃法更是特别,在两根贯穿整只猪蹄的长骨中,将一细骨轻抽而出,蹄形纹丝不动,以骨为刀,蹄膀就被顺顺当当地剖开,肥而不腻,咸甜适中,肉质酥烂,甚是好吃!

    夕阳西下,小王独立桥头,满嘴的猪蹄味,自然吸引不来苏州美女的关注,老远就看到江蓠挽着冈本出来了,小王忽然觉得有点油腻,喝了口纯净水才感觉好了点。

    晚上并没有在昆山住,拿到东西后第一时间,江蓠告别了冈本,坐上车回上海,嵩阳剑就躺在身边的吉他盒里,可江蓠没有预想中的松一口气,老觉得有点心神不定,剑没问题,江蓠在房间里就已经确认了,通长116.2厘米,宽2.8厘米,柄长19.9厘米,黑褐色,器身修长,剑身镀铬,乌黑锃亮;薄刃起脊,双侧扁薄,牛角型护手,正反两面中间阳雕太阳标记,金属剑柄油润富有光泽和记载的完全一致,哪里出了问题?江蓠轻抚着剑鞘,沉吟了许久,才侧头对福叔说道:“福叔,我得回昆山一趟,东西你带给李爷爷,拜托他先想办法送到台湾。”

    福叔听了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摇了摇头道:“不,阿蓠,有问题也是我回去。”

    江蓠笑了,两边直直的眉毛舒展开,娇声道:“福叔,那冈本可是对我有意哦,对你可是无情啊,我只是回去看看,千金难买回头望嘛,明天就回上海。”福叔没有再争,默默点了点头。

    王实仙一听这声音就觉得腻歪,还好朝他这个司机甲发号施令却不含糊很爽利地道:“小王,前边高速路口下去。”江蓠想了想吩咐道:“福叔,让小王先把你送到附近的花桥,你打车回去,小王送我回昆山。”

    可怜小王这个大陆人又得手机导航去花桥,到底是台湾特务,地理搞得比自己人都熟!

    回到酒店也就八点不到,车子停在酒店斜对面的路边,可以观察酒店的门口,江蓠已盯着久,看着王实仙还仰在车座上闭目养神,道:“小王,你来帮我看下,那个日本人出来喊我一声。”说完也不管王实仙是否同意,就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王实仙很是郁闷,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看下就看下吧。江蓠现在对王实仙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话不多,走坐呆等都没问题,等回去再给他五百吧,江蓠暗暗决定。

    “江小姐,江小姐。”迷糊中听到有人再叫她,江蓠有些懊恼,本想眯下眼,没想到居然睡着了,睁开眼发现车子已经在开了,立马怒道:“你在干什么!”

    王实仙指了指前面百米远的那辆车子,没说话,江蓠道:“人在里边?”王实仙点了点头,他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远远缀着,毕竟冈本今天做过这辆车,很容易被认出来,几次红绿灯后都差点跟没了,还好凭感觉又追了上去,让江蓠几次在发脾气的边缘徘徊,有点憋得慌。

    江蓠看了看手机定位,是往千灯方向的,前面车子沿着南湾路拐进了故居路,看到前面车子消失在路口,江蓠让在路边车子停下来,没敢跟过去,前面是小路,车子停下的几率很大,凌晨一点多,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进去太显眼了。

    江蓠打开车门,下了车,来到墙角,贴着墙,把头探了过去,那辆车果然停路边,下来的人正是冈本宏志,从后备箱里拖出一大包东西,背在身上,只见冈本一个助跑,纵身而起,手一搭墙头,人就翻了进去,把江蓠吓了一跳,太简单暴力了吧,把满街的摄像头不当回事啊!回头刚想上车,心猛地一缩,差点尖叫出来,一张脸就在自己的后面,下意识地就挥拳捣了上去。

    王实仙坐在驾驶席上看江蓠在墙角探头探脑地,就也下了车,刚走到江蓠身后,就看到她转身,一张清秀的脸出现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古人常说月下赏花灯下观美人,在暗黄的路灯下,头发被拢在脑后扎了个马尾,从额头到脑后根根清晰整齐,每根在暗面的衬托下显得特别有光泽,这种光泽一直延伸到脸上,嗯,眉毛处,王实仙能看到之前两条横眉在自己的眼前分解成根根个体,白皙的皮肤像上了釉面,富有手感,如汝瓷开片,布满纹路,每个细纹连接处都种上黛色的眉毛,从根部的粗壮到眉梢的纤细,正在茁壮成长,随着皮肤的蠕动,根根配合着动了起来,然后拳头就来了,王实仙暗叹一声,伸出右手抓住了江蓠捣过来的拳头,入手温润。

    江蓠本来看清是王实仙,来不及收回拳头本来有点歉疚,拳头被抓后,却不由气恼,直接上步右膝就跟上去一个膝撞,王实仙抬起腿挡了下来,一个半转身将她压在墙上,低声道:“是我!”

    “打得就是你!放开我!”江蓠更加羞恼。

    王实仙一阵无语:“总得给个理由吧。”

    “哼!”江蓠眼往下一瞥。

    王实仙右手擒着江蓠的左手摁在其胸口,左腿抵在她的大腿上,好吧,确实有点那啥。

    “我放开,你不许再打人。”王实仙讪讪商量道。

    “好,你先放开我。”

    刚还开,果然,一个耳光跟着就过来了,王实仙抓着江蓠的右手腕,道:“干正事!”

    江蓠恨恨地甩开了王实仙的手,指了指道:“冈本进去了,我也要进去,你来吗?”

    王实仙赶紧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现在满世界都是摄像头,出事了,这些家伙拍拍屁股走了,自己在这个国家还混不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