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都是嵩阳剑惹的事
    整个下午,江蓠对王实仙都没有好脸色,只是不停把买的东西往他身上搁,王实仙抱着一大摞东西,心里嘀咕:不是要找剑的吗?这整一购物狂啊!直到天黑王实仙把她们送回酒店,也没和他说一句话,有事情就:恩啊额,了不起再加个手势指指,王实仙居然还能很狗腿地心领神会。

    王实仙把车停在家门口的路边小摊旁,要了碗肉丝炒面正吃得香,发现唐友友踱了过来在他身边位子坐了下来,又开始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看,王实仙无奈道:“有病啊!”

    唐友友摇了摇头道:“我想过搬来和你一起住,可以吗?”

    “可以啊。”王实仙倒是不介意,再说也不是自己的房子:“你住酒店不是很舒服吗?”

    “那里没有你啊!”看王实仙脸有点僵,唐友友接着道:“一个人很无聊的。”

    一个男人吃饭,一个男人看其实更无聊,于是王实仙很真诚地邀请唐友友也来一碗炒面,唐友友很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今天有美女相伴,感觉怎么样?”唐友友有点八卦。

    “呃,那个江蓠的背景你知道吗?”王实仙反问道。

    “不太清楚,李老只告诉我是一位台湾故友的后人来拜访他,你都陪人家一下午,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看见美女好奇。”看来李清对唐友友还是有保留的,双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亲密,当然王实仙也不会傻乎乎地认为李清对自己就毫无保留,毕竟全真的外事弟子是他的父亲而不是他自己。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前很多事情视为生命的东西已经贬值了太多,双方其实并没有太大利益上的瓜葛,这也是王实仙能愉快地和眼前这些人交流的原因。

    “仙哥,你小心点江蓠,不要太靠近她,我总觉得那个女人不简单,来大陆有什么目的。”唐友友好心地提醒道。

    王实仙被那句”仙哥”雷得不轻,道:“你要是想表示尊敬,可以叫我哥,王哥都可以的。”

    “好的,仙哥。”

    这小子明显是在调戏,越在意他越来劲,王实仙当作没听见道:“没有啊,今天下午还陪她逛了一下午的街,明天还要去周庄。你是不是又看上她了,有事没事就盯着她猛瞧!怕我截胡?放心,我还没那么优秀,人家不会看上我的。”

    “哈哈……。”唐胖子笑得很狂放道:“要不明天带我一起去周庄?”

    “俺只是个司机,跟我说有什么用。”

    “哈哈……,你今天不去酒吧上班了?请我喝两杯。”

    “老板可没发我两份工钱,干了这个,那个自然就先不用干了,徐经理听说我休假就差欢呼万岁了,我在那碍眼,你自己去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王实仙就把车开到了江蓠所住的酒店,买了包子和豆浆靠着车子吃了起来,昨天问今天几点来接,被某人怼了句明天事明天说。

    江蓠并没有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她经常用打坐来代替休息,打坐讲究的是心无杂念,如果睡觉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还不如打打坐,既能练功又能平复心情。

    江蓠体内的内力顺着洪门特有的经脉轨迹不停地做着大周天运动,很快就将她带入空灵的境界,外界中适合的能量粒子被吸进体内,形成新的内力,不断地在丹田之处进行拓展储存,内功通过经脉运行不仅是对**进行锤炼的过程,奇妙的是甚至对人的精神也有小幅的提升,练武之人都知道强大的精神可以通过神经更好地控制身体每个部分,骨骼、肌肉、血管,使内力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传说中精神强大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结出元神脱离人体,可传统的功法对精神的提升实在有限,只是修炼内功时的副产物,但在洪门中,隐晦记载过洪门的前身铁剑门在明朝时曾出了位叫韩立的大能,创造出一种能专练精神的功法——《炼神术》。

    苦练多年后,据他本人跟门人描述已功法大成,凝出元神,甚至能神游太虚,在百般准备后,选定吉日在门人眼前于子夜入定,没成想两个时辰后突然睁开眼睛,发了会疯后死去,让旁边的门人目瞪口呆,无法判断是否真如其所说凝出元神还只是妄谈,其后也有不甘心的门人研读过他留下的心法,发现太匪夷所思,干脆就把心法封存在其用过的宝剑之中,并把这件事当作奇谈记录了下来。

    随着西方人对自然科学的研究传入中国,近代洪门内部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在翻阅门内典籍时读到这段记载,结合那人当时在门中的地位,觉得其可信度非常高,说到底精神本身就是一种能量,是能量就不会凭空消失,就可以储存可以转换,可以通过物质进行传播,中国的武林人在修炼内力时早就发现了精神力这一副产品,也可以简单运用,但要进一步专门提升它却毫无头绪,如果精神能量夯实凝练到一定程度,凝练出元神,那么这就从根本上为未来武术的发展方向找到理论根据。

    人类用了几百万年从猿进化成远古人,为自身的强大奠定了基础,又经过数千年对武学的探索,虽然有冷兵器时的辉煌,但始终受制**进化的缓慢性,人类不可能再花几百万年等待肉身的下一个大的进化,于是开始寻求借助外物,自然科学的发展让人类有了表面的强大,但人本身与其所能掌握的力量相比却越发孱弱。人类可以驾车每小时上百公里的速度前进,遇到车祸呢?人类可以乘飞机空中翱翔,遇到失事呢?人类可以搭潜艇潜入深海,万一进水怎么办?科技强大的只是人类使用的工具而已,或许有一天人类的的科技强大到一定程度,来反哺肉身,用外在工具来改造人体,但大道在前,万法皆通,如果能找一条加速人类**自然进化的新途径总是好事!

    人类通过吸收天气元气来修炼内力增强自己的实力,但内力的储存总有容量禁锢,而精神的空间却是相对无限的!如果真能凝练出元神,并使之不断成长,那么人类个体最终能进化到何种程度?想想就让人心动!而嵩阳铁剑!正是那位天才所用的兵器,只是后来传到了陈永华手上,陈永华死后就不见了踪影,这让那些发现其价值的人无不捶胸跺足!

    当年跟随政府来到台湾的武林人并没有消沉,很多从龙者借机摆脱了政府的控制,重新走上了对武道的追求!虽然对大幅提升精神力的方法已百般钻研,进展真心有限,所以当听到嵩阳铁剑现世时,洪门中人无不振奋,在外人开来那仅是把剑,里边藏的秘密对他们这些武人来说却是进军武道新天地的一把钥匙!所以江蓠不能不小心,明着就两个人来到大陆,暗地里门里所有的资源都已经为这次行动动了起来。

    昨晚李清那边传来消息说那个叫冈本宏志的日本人已经明确拒绝了转让的请求,没有本地势力的帮忙,带着把剑简直市寸步难行,奇怪的是冈本洪志在拿到宝剑后一直在昆山逗留并没有离开的迹象。

    江蓠住在酒店第八层,透过窗户正好看到王实仙蹲在在酒店旁边高架下面的路边啃着油条刷手机,江蓠清楚这人不仅是个跟班更是李清放在她身边的眼睛,很有趣,能在自家赌场上班时间上场玩两手说明很得宠,在李家和李清的孙女很熟悉的样子说明和李家很亲密,据门里昨晚跟踪他回家的人说还和唐门的那个胖子一起吃小摊,呵呵!不过自己的尾巴也不干净,像自己这种洪门的人入境,不被大陆国安的人关注就奇怪了,只能指望自己两个人目标小点。

    王实仙接到江蓠和福叔时已经上午九点了,十点不到,到了昆山柏庐南路的一家酒店住了进去,跟班没人权,王实仙很自觉,主人让干啥就干啥,盘腿坐在在床上已经好久了,有点担心中午饭都没人管,耳朵一动,果然隔壁两个房间的人一前一后离开了。

    得看看他们背着自己偷吃什么好吃的去,心里找到跟上去的理由,王实仙从床上滑到了门口,轻轻开了门,来到电梯口,看着上面数字的跳动,还好只在五楼停了下就径直到了大堂,他迅速也乘电梯先到了五楼,绕了一圈后确定他们是在底楼了。

    大堂里并没有他们的身影,王实仙并不着急,踱到餐厅的位置,隔着玻璃就看到餐厅远端的角落里,江蓠两人背对着他坐在餐桌那,迎面是个日本人,嗯,从仪态上感觉就是个日本人!王实仙改变了自己步伐的节奏,像福叔这样的人在警惕的情况下很容易从一个人的步点感觉到什么的,在离他们比较远的位置背对着他们坐了下来,功聚双耳,偷听了起来。

    “冈本先生,本门和贵组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直截了当地说罢,这把剑是本门一位前辈的遗物,我们是势在必得的,请画个道。”嗯,这丫头很强势。

    “搜嘎,吾已非三口组之人,乃新三口组之人,请务必清楚!”还好没说日语,不过这中文一股夹着日本味不伦不类的复古风,“江君,嵩阳剑,柳生八兵卫曾败于此剑下,余尝读其遗作,对贵门陈永华称甚是景仰,能有机缘得此剑,吾很珍惜!”嘿嘿,要开条件了:“但能见到江君,更让吾为君倾倒,如能结善缘,赠君又有何妨!”

    王实仙差点一口茶喷出来,这也太扯了吧,美女一亮相,大日本武士就拜倒石榴裙下,有点气节好不!

    江蓠也是诧异万分,不管怎么说能顺利拿到嵩阳剑她不会拒绝的,赶紧道:“冈本先生抬爱了,能在苏州这个美丽的地方遇到冈本先生,我也是很开心嘀,本来应该宝剑赠英雄的,确实是本门前辈的遗物不能遗留在外,不然愧对门人的期望嘀,这样吧,我愿意以五倍的价钱来弥补冈本先生的损失哦!”口风立马嗲了起来。

    “不,不,不,这是一名武士对强者的尊敬,不过此剑现在收在吾友人之手,最快也要晚上才能送来,吾欲午后一游昆山,不知江君可否同行?”

    “冈本先生,那真是太好了,我也正想乘此机会去周庄游玩的……。”

    王实仙赶紧结完帐溜回自己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