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老狐狸的出场
    下班回家,王实仙站昏暗的楼道里,暗黄的白炽灯将他的身影印在斑驳墙皮与暗红的大门上,踌躇了一会,还是打开了房门,灯是开着的,一个老者双手放膝上端坐在客厅的木质沙发上,上身白色中式衫,下身黑色宽角裤,头发一丝不苟拢在后面,令人过目难忘的是他那用如同用刀割在脸上的皱纹,随着面部表情舒展开,老者站了起来,拱了拱手道:“掌门。”王实仙赶紧还了一礼道:“李老来啦。”按年纪辈分称呼声李老,惠而不费。

    “坐吧。”李老爷子倒是坦然,摆摆手道:“住着还习惯吧,这个老房子我曾住了三十多年了,好久都没过来看看,只是让人经常来打理下,东西都还在,看着那个柜子了没,还是我自己打的,刚子小时候最喜欢藏在里边喊:来找我啊,来找我啊,然后我就在其他地方东翻翻西看看,最后才打开柜子找到他。”顿了顿,他盯着王实仙缓缓道:“掌门,你来上海想要做些什么呢?”

    “我不知道。”王实仙摇了摇答道:“师叔,我也不知道该出来做些什么,以前我们隐匿,那是因为我们超然,我们拥有超越世俗的能力,我们一举一动可能就会动摇一方势力,自从热兵器的出现,强者就取决于工具的威力了,几十年的苦功抵不过一颗小小的子弹,确实让人沮丧,从民国到抗日到解放到文革,我们从英雄变成了笑话变成了怪物!我在老家学武时曾迷惘过,自己苦苦练功,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但力量的本质是相同的!无论是科技还是武,都要归于最终的道!李老不会忘了我们的道吧?”

    李老爷子道:“我虽没亲身进入过师门,拜祭过祖师,但我的身份也是父亲去信,上任掌门亲自回复暂列门墙的,门中种种我自会时刻牢记在心,请掌门放心。”

    王实仙笑了笑:“李老,您的担忧我明白,怕我年轻毛糙,也请李老放心,这次我来上海不会做什么的,只是想明白了,才被赶出来了,一切照旧,一切照旧。”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掌门能出山也是本派的喜事,那个唐友友掌门觉得怎么样?”老爷子岔开了话。

    “你安排的?”

    “嗯,不过他本人不知道,我只是邀请他没事时可到会所里玩玩,通过他可以搭上很多人,掌门可与他多来往。没有别的事,老朽就不打扰掌门休息了。哦,对了,阿福是女孩子,呵呵,往后掌门还是别打她屁股了。”

    完了,尴尬症犯了,王实仙狼狈地送走阿福他爷爷,气势全无……。

    尼玛,这个老狐狸可恶!王实仙恨恨地想。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阿福一脸傲娇地来了,见了王实仙,随意叫声掌门好,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起了动画片,王掌门也不介意,给李老爷打了个电话报了一大堆药名,当然真的假的都有,就不再理阿福,坐在旁边翻看着手机。

    中午的时候有人送来了一几大包东西、一个超大电饭煲和一口小水缸,把人打发走后,也不理一旁好奇的阿福就在客厅里忙活起来,用电饭煲烧了一大锅水,估摸着重量把需要的药材依次投入,文火烹煮两个小时,然后连水加料倒进水缸中。

    “阿福,过来,把衣服脱了。”王掌门尽量和蔼地唤道。

    阿福眼睛瞪得特圆,明显打了个冷战,边往后缩边道:“掌门,你,你要吃我吗?”

    王实仙一愣,扑哧一笑:“是啊,把你煮了吃。”说着把阿福抓了过来,不顾她哭求挣扎,三下五除二剥了衣物,只留个**在身上,然后将她扔到了床上,九岁的小女孩虽然早有了性别意识,但明显更怕真的被吃掉,躺在床里侧,两条小腿不停乱蹬大叫:“掌门,不要吃我,不要吃我,阿福以后肯定听话!”

    “哦,当真?”

    “绝对,我发誓。”阿福一看有转机,忙哭叫道。

    “那好,今天本掌门就先不吃你了,现在站起来,自己到里间床上躺好”。

    阿福抽泣着从沙发上爬起,躺到床上,不敢乱动。王实仙来到床前,扎下马步,深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老实说王实仙确实有点紧张,虽然小时有上百次被爷爷摁在床上摩擦,经验丰富,但煅体术也是自己第一次施展在别人身上,轻重的拿捏只能靠观察了,轻了效果欠佳,重了很容易伤到阿福的筋骨,酝酿了好一会,终于把手伸了出来摁在阿福胸口,阿福一声尖叫,把王实仙吓了一跳,忙问:“疼吗?”

    阿福哭道:“不疼,可妈妈说不能让男生摸我。”

    “不疼就给我闭嘴!”王实仙恼羞成怒了!阿福立马闭上了嘴。王实仙把手覆了上去,小女孩的皮肤真嫩啊,肉肉的,好像稍一用力就会破掉的样子,连忙定定了神,缓缓运行内力,问道:“阿福,感觉怎么样?疼吗?”

    “热,还有点麻,稍微有点疼。”阿福怯怯说道。

    王实仙点点头,:“一会就好,不要乱动”。因为是第一次,王实仙只敢将阿福周身按捏一边,饶是如此,王实仙还是累得满头大汗,整个身体被包在一片蒸汽中,太消耗人了!可恶的阿福居然睡着了,王实仙看着浑身皮肤和对虾一样红润的阿福充满了成就感,刚好!

    睡梦中的阿福,感觉自己好像飘入了一处绝妙的地方,四周都是软软的,粉红粉红的,紧紧包裹住自己,一会变成美羊羊,头上的蝴蝶结好漂亮!,一会变成倒霉熊,在自己身上滚来滚去,好重!一会又变成kityy猫,钻进怀里好痒,好痒!睁开眼睛一开,四周一片雾蒙蒙的,自己正坐在水缸的热水里,旁边那个灰太狼正在不停往缸里加热水,阿福在惊恐中愤怒了!猛地站起来,小脸扭曲,眼含热泪,双手拍着水面大叫道:“坏人!说好的不吃我,这是什么?这是干什么?”

    “呃,给你洗澡啊。”

    “那洗干净点,再加点热水,真舒服啊!”

    无语,祖师爷要是看到这一幕非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揍王实仙一顿!煅体术,搞成搓背抹澡了!,这可是煅体术啊!每个门派最重要的核心秘术,可以改善体质,增加潜力,筑基的基础,是与世俗中人有区别的开始啊!

    李老头跑来了,趴在水缸边盯着又睡着了的阿福滋滋赞叹,感慨自己当初就没这好命,只能胡乱练点外家功夫,可惜了自己这副资质,说着眼光不停瞄着房间角落里的那几个大口袋,王实仙当作没看见笑了笑道:“你自己也应该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练内家功法的,特别是本门的先天功,你只能走外家功夫。阿福的资质还可以,以后每个月做一次,是个水磨功夫,主要靠内力推拿,光药泡作用不大的,我爷爷帮我从满月做到十六岁,阿福嘛,起步稍晚,又是个女孩子,年龄再大点,我就不方便了,尽人事而已,以后能走到什么程度还要看她的机缘,我上班去了,东西等下帮我收拾下。”

    “我?”李老爷指了指自己

    “帮我上班,帮我收拾,自己选。”说到底,王实仙对安排自己在ktv里上班这件事,心里还是有点怨气。

    “掌门,慢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