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初到授徒
    “掌门,你今年多大了?”长久沉默后对面的阿福忍不住问道。

    “呃,26了”。

    “怪不得,连胡子都没有!”阿福有点嫌弃的样子。

    “哦,前几天刚刮过。”王掌门解释道。

    又是一阵沉默。

    “掌门,你倒是教啊!”

    “教啥?”

    “武功啊,能打人能杀人那种!”阿福还是略带期待,双手握拳小脸红扑扑的。

    王实仙有点汗颜,老实交待:“武功我会,但没打赢过,更没杀过人。”看到阿福脸色有点难看,“技击控制术、杀人技在很久以前确实是武功的主要内容,工具的匮乏让人类只能更多依靠自身的**”。阿福虽对本派掌门战绩很不满意但看在王实仙最后几句有点玄奥的份上安静下来。

    “武功,诞生于我们人类对捕猎、争斗、战争的需求,是我们对力量,对使用力量的技巧的追求,起始是野蛮的,随着文明的进步,武功开始近于道,掌握武功的祖师爷们开始思考什么是力,力从哪里来,力用到哪里去,打人、控人、杀人,其实在热兵器时代你去买把枪更实在。”毕竟阿福是本派不多弟子之一,王大掌门还算耐心,娓娓道来,但显然这小丫头片子很不领情,叫道:“掌门,我才九岁,您老说这些我听不懂,我只想知道你说的力怎样才能到我身上,要天天扎马步打沙袋吗?”

    “也行。”

    “什么叫也行?掌门,你很像骗子!”小孩子很忧郁。

    “咳咳,有这么掌门说话的吗?扎马步打沙袋是可以强身健体,力量本身是种能量,正常人可通过饮食获得生物能,扎马步打沙袋可以让能量通过强壮躯体合理地释放出来,有力量有技巧的人可以做出常人无法完成的动作。能量来源途径其实有很多,宇宙中充满各种能量粒子,有些元气粒子对某些特殊人体来说是可以贮存的,本派武功基础就是这些元气粒子。”

    阿福翻了翻白眼,满脸的不相信:“祖师爷传下这些?”

    “呃,我自己想的,那再换一种说法,本派内功可吸取日月精华凝结内丹最后羽化成仙,理解了吧?”

    “掌门,我收回刚才那句话,你现在更像个神棍……”。

    王实仙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把阿福抓过来摁腿上一顿打。阿福抹着眼泪走了,王实仙从坐垫站起掸了掸衣服,来到窗前,看着楼下阿福和保镖上了车。摸了摸口袋里之前阿福爷爷给的那张卡片,卡是黑色的,上面一排英文“arican express”,中间印个古罗马士兵头像,头像左边还有“招商银行”几个汉字,凭直觉这张卡也应该价值不菲,心想是否要退回去。

    阿福的曾爷爷是全真派最后的外事长老,早已故去,留下一子,名字叫李清,六十出头的年纪,而李清也早已将自家生意交给儿子,赋闲在家。从严格意义上讲李清其实没有亲身入门拜过祖师,并不算本门真正的弟子,时代原因,或许是其他原因,门派在建国之后特别是大跃进之后就与外事弟子断了联系,王实仙也是凭着阿福曾爷爷早年寄回的一封信的地址才找上门,本来按门规外事弟子有很大部分比例的资产应归门内公产,但双方联系都断了三十多年了,时代也变了,很多事情纠缠不清,懒得理了。

    手机一直没响,看来那边并不想追究他爱抚阿福屁股这件事。第一次授徒显然以失败告终,对九岁的小女孩来讲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可王实仙真的没有授徒经验,更别说对像还是个小女孩,只能想什么说什么,或许是阿福这孩子悟性太差的缘故吧,王实仙想想自己都有点脸红。

    该上班了。金碧辉煌ktv,名字俗,里边老鸨的艺名也毫不逊色,都是些凤、兰啊什么的,通俗易懂,在这种地方一听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与王实仙打交道比较多的就是凤姐和兰姐,她们至少表现得都很和气,并没有因为王实仙是空降下来的保安部副经理而有所区别。

    这家ktv是阿福家的产业,阿福的爷爷已不管俗务,在款待一番后把王实仙打发给他儿子李刚,李刚安排给秘书,秘书察言观色后,王实仙就来到了这里,和保安部徐经理共用一个办公室,很舒服,什么事都不用干,每天下午四点半站队伍前面,看徐经理训完保安后就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喝茶了。

    穿过一条街,就到了金碧辉煌,四层楼,外观金碧辉煌没啥好描述的,下午四点半才上班,王实仙早到了会,推门进去一片昏暗,大堂里只有两个保安趴在桌上补觉。

    办公室在四楼的角落里,王实仙站在办公室门口却没有进去,发觉里边有个人躲在门后,没有发觉有恶意,他摸了摸鼻子还是打开了房门,果然从门边窜出个女人径直扑进他的怀里,是张倩,迎宾部的经理,身体很柔软,嘴唇滚烫,很准确地找到王实仙的嘴,虽然心里有准备王实仙还是禁不住身子一僵,感觉体内血液一**往大脑里汹涌,然后被对方双唇瞬间点燃,这是女人的味道啊!额,王大掌门真的只是下意识地把这幅**猛地往自己身上一靠,狠狠揉了两下,嗯,触感不错!口中惊道“啊,谁?”作出惊吓状后推开,张倩明显有点懵,随着王实仙反手打开灯,露出一张慌张的脸,眼神在明亮地灯光下还有些迷离,半张的双唇愈发显得娇润。

    “是张姐啊,来找徐经理的吧,他可能等会才到。”王实仙说道,心里有点可惜。张倩的脸迅速调整到她以往的高傲状态,轻咳了一声道:“小王啊,今天怎么来这么早?”不等王实仙回话,马上继续说道:“既然徐经理不在,那我下次再来找他谈下工作吧。”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这个傻妞果然和徐经理有一腿。

    十分钟后进来的徐经理好像兴致不高,没有像以往唱着小曲,有几次表现出要和王实仙聊天的意思,晃了半天,终于坐在王实仙面前,轻咳两声后说道:“小王啊,你来这上班也快一个月了吧,感觉怎么样啊?应该熟悉这里的工作了吧,也该加点担子了,年轻人可要多磨练下才能成长啊,我也是周总的老部下了,眼光还是有点的,我很看好你哦!事情总要管起来,我可要批评你下,你以前还是有点懒散啊。”王实仙连连称是。

    上班前的例行训话,徐经理果然宣布了王实仙的分管工作,二楼ktv的安保工作由他负责,由虚化实手下多了十多个小弟,让王实仙哭笑不得,撞破boss的奸情果然还是很有好处的。

    有了实权就是不一样,一散会,身旁立马围上一批人,“啊,美兰姐。”“叫我阿兰就可以了。””雏凤姐。”“讨厌,人家有那么老吗,叫我小凤”。美兰和雏凤是妈咪,各带一批人驻场,和公司没有任何劳动关系,出事了也可以推得很干净,虽然小姐例会不用参加,但妈咪还是要出席每天的开工例会。“哼!”张倩从旁边走过,依然一副冷傲的样子。

    这家ktv的消费价格差不多是同行的两倍,可以自然地把一部分人拦在外边,空间的私密性也很好,里边总会发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三楼是个洗浴休闲中心,你们懂的,四楼是个赌场,可惜工作人员不能参与,不然王实仙真有要下场玩两把的心思。

    接连两个星期阿福都没来烦王实仙,日子过得有点小幸福,每个幸福人生中总会有个胖子,唐友友就很胖,很圆润的感觉,当王实仙看到他时,他正被人骑在肚子上猛揍,嘴里不停喊着:哥我错了,打人不打脸。打他的那个家伙应该很爽,屁股底下的脂肪柔软而富有弹性,随着摆拳发力整个身子就像躺在水床上起伏,更妙的是拳拳入肉一点都不伤手,当被王实仙手下两个保安拉开时还忍不住用脚也踹下。

    事情起因很狗血,就是胖子看到一美女倚在过道里墙上,忍不住过去搭讪,嘴里还不干不净的,然后女的男伴从洗手间里出来,很直接把他按地上一顿摩擦。胖子的表现倒是很光棍,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把头发往后一捋,大叫道老子确实调戏了,被打了,老子认栽!镇住全场,这也引起了王实仙的好感,如果每个客人都如此敢为敢当,世界将多么美好啊,于是诚恳地邀请他到里间整理下身体。

    “贵姓?”胖子洗了把脸后,对着镜子边整理衣物边问道。

    “免贵姓王,你怎么没还手?”王实仙好奇地问道。

    “我怕麻烦!王实仙?好名字!”胖子躺在椅子上看了眼他挂在胸口的工作名牌“你在这当保安头子?”

    “副的。”

    “有前途,不过有点不适合你啊。我叫唐友友,叫我友友就好,刚来上海,交个朋友吧,以后常找你玩。”

    看着唐友友那双不知是肿得还是天生的眯缝眼,王实仙不自觉点了点头:“好啊!那你下次再来。”

    “那我走了,拜拜。”

    王实仙有点无语,看着这个风一样的胖子从身边刮走,按照交朋友的剧本双方是不是应该立刻开展一场热烈的交谈,然后喝两杯?难道自己真的一个人太久,有点寂寞得饥不择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