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往事如烟(二)
    掌柜面色惨白,哪敢再说撤灯的话,赶紧说道:“我立刻安排人换灯。”

    领头的官人,头都不抬,刷刷开了个二十块银元的罚单:“叽歪什么!我现在没看见就是没有!再啰嗦,先罚你三百块!”

    水心眉柳眉竖起,这几个不长眼的官差,打扰自己观灯也就罢了,既然敢在言语中不尊重她与情郎,刚要上前宰了他们,被宋景舟拉住了胳膊,她诧异地回头望去,只见宋景舟施了个眼色,让她稍安勿躁。

    掌柜无奈回店在柜中支出二十个银元,交给官差,一面让伙计将花灯撤下。

    之前水泄不通的围观众人早就散得七七八八了,大家漠不关心地接着寻找下一个好看点的景致。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当张三遇到不公时,没人愿意出头为他说话;当李四遭到欺压时,还是没人主持下正义;于是当轮到自己被人踩在脚下的时候,又会有新的一批围观者迅速散去。

    或许在最初的时候有人站出来过,不过数百年了,那样的人越来越少了!既然有人管,张三、李四也不会有半分感谢,反而埋怨别人多事,给他们带来隐患。

    这时除了宋景舟与水心眉,就剩两位美女依然俏丽在附近。

    官差们收了钱,撇了一眼水心眉,就哄笑着往下一家走去,他们也有自己的生存智慧,上面官老爷要的是钱,他们贪的也是钱,想要女人,怡红院,哦不,现在改叫夜总会了,里边什么样的没有!眼前这位极美的女人,看衣裳气质就不是寻常人家,估计是外省来首都求学的大户小姐,言语中调戏几句,也算不了什么事。

    “站住!”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耳边炸响。

    众官差愣住了,知道遇到了修行者,忙拿下挂在肩上的长枪,手忙脚乱地转身指向身后说话的青年。

    “你想干什么?要造反吗?”领头的色厉内荏地喝道。

    见情势不对,正在收拾花灯的酒店伙计,忙丢下活,避到店中。

    宋景舟眼中已没有了花前月下,有丝悲哀一闪而过,对众官差说道:“谈不上造反,只是各位官爷已经忙完了公务,也该轮到我们算下账了。”

    “年轻人,你是喝多了吧?我们有什么账?大好时辰,耍耍女友,看看花灯不好吗?”官差难得好言相劝道。

    缓缓摇了摇头,宋景舟认真地说道:“第一,你打扰了小爷兴致,需要赔三百块银元;第二,我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士,不是小妞这低俗词所能形容的,用词不当,罚款银元三百!”

    “你这是在敲诈勒索!”官差怒了,手里的枪重新给了他们底气!谅这个修行者也不敢怎么样!

    “呵呵!”水心眉钦慕地看了情郎一眼,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笑道:“跟你们学的,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我们是依法依规办事!你们莫要胡闹!”

    “我说的就是法,我说的就是规!给钱!六百块!”年轻人伸手喝道。

    人群又重新围拢了过来,远远地看着热闹,酒楼二楼的窗口处吃酒的几个帮派人员,见场面搞笑,对官差发出鼓噪声。

    酒店旁边的夜总会楼上的姐儿们更是不闲事大,瞧见宋景舟玉树临风,丢下手中瓜子,扯下腰间的香巾,窝成小团,用力掷过去,娇声喊道:“哥儿,来奴这里,我们给你六百块!”

    官差们,脸有点挂不住了,领头的头大手一挥,道:“把这两个妨碍公务的带走!”

    围观者甚众,宋景舟眼中悲哀之色更浓,道:“既然你们不愿给,那我就自取了。”说着寒针内力提起,身形一动,脚踏奇步,迎着枪口,朝官差们扑去!

    “砰!砰!”枪声乱七八糟地胡乱响起,缕缕淡淡青烟飘起,两道人影已经冲进了官差人群中,举手投足间,将七个官差打翻在地。

    流弹纷飞,刚刚还“哥儿”叫唤的女子发出尖叫声,趴在了地板上。围观的人群再次轰然而散。只有黑帮悍匪还在悠闲地看着热闹,只是心里都打消了要将小白脸身边那俏姐儿绑走的念头。

    “搞定!”水心眉拍了拍手,得意地向情郎邀功。她所修炼的《天魔姹女功》远比宋景舟的《寒针内力》厉害,自然在修为上比宋景舟高了一筹,身法又更精妙,宋景舟不过刚击倒两人,其他五人已经躺了一地。

    宋景舟有些不自然地笑着点了点头,失去了从脚下那位不断惨叫着的官差头领身上夺下钱袋的兴趣。

    “走吧!”宋景舟淡淡地说道。

    水心眉见宋景舟情绪莫名低落,气得又狠狠在众官差每人大腿上踩了一脚,将他们的腿骨全部踩折,娇声怒道:“要你们惹景舟生气!”

    一时间惨叫声响彻整个街头。

    宋景舟没有阻止,当先往外走去,眼中余光看到那气质惊人的师姐妹并没有离开,正饶有兴致地望着他。

    “年轻人,金昌可不是你惹完事,就能随便走的地方!”一道浑厚的声音当先传来,然后街心就多了身着高级制服的人。

    “鹰爪孙?”宋景舟眼睛一缩。身为修行强者为五斗米折腰,为当权者驱驰,自古以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哈哈!叫从龙者会更好听点,为国效力,也是我们修行者的责任。”来人整理着手上的白手套,淡淡地说道。

    街头两端冒出了大队手持枪械执勤的军人。

    白手套一指还在地上惨叫七个财务所的人,有军人上去将他们抬离现场。

    “鄙人鹰扬派谭林!忝为首都警卫部队某部团长。”

    宋景舟与水心眉互视一眼。

    “问花宗宋景舟。”

    “天姹派水心眉。”

    谭林眉毛一耸,问花宗是什么鬼没人会去理会,但魔门的领导者天姹派却是不容小觑,魔功神秘莫测,在江湖上还是留下很多传说。

    “原来是天姹派的!久仰!”各报家门是武林的传统,可以规避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站在旁边的宋景舟脸色隐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