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往事如烟
    宋景舟前行的脚步突然顿住,王实仙从侧面清楚地看到宋景舟原本充满智慧的眼睛迷离了起来。

    多少年了?埋在心底深处记忆都翻了出来,那年的宋景舟不过十九岁,异族王朝的统治刚刚结束,让部分觉醒青年期待的九州政府已经在华夏中部金昌市成立。

    这是九州政府改制的第一个新年。虽然政府的财政极度困难,但还是举行了一些简单的庆祝活动,白天的新式庆祝游行结束后,晚上接着搞起了传统的花灯庙会,让生活如一潭死水的金昌百姓,哦,不,已经改称市民的百姓们也有了些趣味。

    华灯初起,沿着一条青砖条石铺就的大道,两边建筑古老的商铺也依政府令披红挂彩,飞檐下或多或少悬着些应景的灯笼。

    特别是那些官宅大院,还有几座改叫银行的钱庄,层层叠叠的飞檐挂红结彩更是营造出壮观的气势,就连青楼上一长串灯笼也洋溢着飞动轻快的韵味。

    街道上并有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基层官员们骑了马,前呼后拥,在人丛中穿过;妇人则坐了人力车,在这纷纷扰扰熙熙攘攘之间四处张望;偶尔有权贵家子弟驾驶着从国外进口的汽车路过,不时按响洪亮的车喇叭,到处引起关注。有各种不同样式的车挤在街道上。有人在河道中使船,有人用扁担挑着儿女,在佳节出来游逛,年轻男女路旁凭着栏杆悠闲地看水。

    心思灵活的商家与酒楼,借机搞着各种活动,用精巧的花灯,悬赏的灯谜,招揽着生意,就是路边小摊贩的吆喝也很卖力,向路人推销摊上的商品。

    白天看花车游行就已经很兴奋的水心眉,此时依然兴致盎然,不管看到什么花灯,都会拉着身边的情郎凑上去好好研究一番。

    而年轻的宋景舟,剑眉星目,眼眸中始终含着柔情,眉宇间那丝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了的骄傲,流淌在骨子里的桀骜不驯,更是吸引无数少女的眼光,和年轻貌美的水心眉站在一起,任谁都要赞一句:郎才女貌!

    四目相接间,女的甜蜜,男的宠溺,不知羡煞周围多少借机出来寻春的少男少女。

    “景舟,景舟!快看!”青葱似的手指遥遥一指,水心眉叫道:“好漂亮的凤凰灯!我们快去看看!”

    说着,不待宋景舟答应,拉着他离开猜了一半的灯谜。

    宋景舟苦笑不已,刚才还娇声求他猜谜,想要玩具熊奖品的好像就是某人,现在眼看胜利在望了,却又被拉走了。

    在一座高大的酒楼下,一只高大精巧的凤凰花灯正傲然矗立在蓝色祥云底座上,薄若蝉翼的凤体发出绚烂的金光,披霞帔的凤颈上,凤目睥睨!双翅张开欲飞,五彩尾翎,炫人眼目。

    这只凤凰一出场,瞬间将周围的人吸纳过去。

    宋景舟也起了兴致,随着水心眉往凤凰花灯快步走去。忽然,他眼睛一亮,前面迎面走来的人群有两个气质出尘的女子,肤白貌美,宛若天仙一般,显得异常醒目,特别是左边那位个头稍高的女子,在一身湖蓝色华夏式直裾长裙的衬托下,多了丝稚嫩,多了丝娇俏。

    两位女子也注意到了宋景舟的存在,外表人才如此出众的男子也是一道风景,加上他身边有艳色无双的美女相伴,还如此肆无忌惮地盯着她们欣赏。

    湖蓝女子淡然一笑,对师姐道:“这凤凰花灯,好生精致,我们过去看看吧。”

    水心眉发觉了宋景舟的异常,顺着他的眼光,瞧见了两位气质惊人的美女,不禁有些吃醋,轻轻捏了下宋景舟的手臂,气恼道:“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我还不够美吗?”

    自从在上次魔门聚会中,见到了来自问花宗的宋景舟后,水心眉的一缕芳心就寄在他身上。原本与黑白两道诸多青年高手花前月下,说不尽的旖旎风光,俨然是社交界新绽开的一朵光彩无限的交际花——水心眉,就这么轻易地沦陷了!即使她的师尊,也就是现任魔门圣尊极力反对。

    宋景舟笑了笑,道:“心眉,自是世上最漂亮的女子!”

    却在心里补了句,还有气质更好的!宋景舟眼角余光不由追着那抹湖蓝色的身影。

    “算你识相!”水心眉得到情郎的夸赞,笑逐颜开,带着傲然,拉着宋景舟走向凤凰花灯。

    花灯的材质不知是何材料所制,灯光在凤凰体内柔和而不晕,色彩鲜艳而不腻,每一个细节都精巧入微,更难得的是,将凤凰涅槃重生的气质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众人围着滋滋赞叹,酒楼的伙计守在一旁,也面有荣光。

    两位美女就站在对面的人群中,宋景舟趁她们目光移向他时,自然充满魅力地一笑,可惜两女仿若未见,只是欣赏着眼前的花灯。

    突然,人群一阵骚乱,一个管家一样的人在一群壮汉的护卫下走近凤凰灯,腆着肚子,随手扔了枚硬币,指着不远处一栋很罕见的现代楼房的三楼方向,对伙计道:“这个灯不错,我家小姐看上了,买了!”

    领头的伙计脸色变了,又不敢轻易得罪这什么小姐,咽了口唾沫,道:“俺们东家花了大价钱,请人定制,就是为今日能博点彩头,引些客人,还请贵人高抬贵手。”

    “哼!”管家冷哼一声道:“怎么南门张处长家的钱,买不起这盏灯不成?如今政府讲究公平买卖,违者重罚!你们做生意的,却不卖东西,难道是在歧视我们?”

    四周赏灯的人,闻言瞬间散了大半。伙计冷汗下来了,正在他不知所措时,掌柜的从酒楼里快步走出来。

    “刘管家!刘管家!能大驾光临,是我们的荣幸啊!”掌柜的凑过来,偷偷塞了几个银元到管家手里,道:“伙计不懂事,还望海涵,要不先进去喝两杯?我们慢聊?”

    “哼!算了,既然不卖,我们也不能强求。”管家掂了掂手中的银元,说道:“今天有点忙,下次吧。”

    宋景舟眼中射出寒光,水心眉对这一切无感,瞧完新鲜,就想走。

    又来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叫住来正要回店的掌柜,厉声说道:“花灯违制,罚款三百元!”

    “这又不是前朝,有什么违制的?”旁边的宋景舟寒声说道。

    “呦呵9有多管闲事的!”领头的,冲身边的人怪笑道。

    “告诉你!小白脸!老子说他违制就违制!”

    “怎么新年想蹲班房吗?”

    “这小子,身边的小妞不错啊!”

    几个穿制服的七嘴八舌地哄笑道,他们没有注意到对面的男女眼里已有杀气。

    “各位官爷,我这就撤灯,这就撤!”掌柜的赶紧凑上来又塞了十块银元,说道。

    “新年期间,每家每户,必须结灯!如有违反,罚款二十块银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