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恳请北上
    ,精彩小说免费!

    当各方势力在五台市附近对宋景舟的大驾光临翘首以待时,谁也没有意识到,五台山市的市长突然失去了踪影。没人知道市长身处何地,在做什么,如果传出去,这在政治上是非常严重的事故。

    “不好意思!部长先生。市长有点私事要处理,下午就能回来。”

    “会议需要推迟,是的,局长先生。”

    市长办公室的秘书不停地给各方面解释道歉。

    三万公里的高空中,同步卫星上数亿像素的监控镜头,静静地盯着一条通往西山省的高速铁路,镜头被不断拉进,铁轨上不时有高速列车呼啸而过,镜头仿若未见,紧紧地聚焦在三条不断前进的短线上。

    足见点在高架护栏上,人在虚空中滑行十几米,旁边路过的高速列车造成湍急气流吹不动正空中飘行的人影分毫。

    前方是个车站,宋景舟腾空而起,冉冉飞到顶棚之上,几秒后已落在车站的另一端,然后消失在远处,而此时减速的列车缓缓停在车站,人们有的上车,有的下车,脸上洋溢着归家的喜悦,或即将踏上旅途的兴奋,……。一切就像是两个平行世界,各不相扰。

    暴雨停了,仅一小会的功夫,王实仙与叶知秋身上湿透的衣服,就被风吹干了,根本就不用内力来蒸腾。

    虽然熟悉的疲惫感又袭上心头,叶知秋的脸上却多了丝坚毅。

    车站上的地名,让两人知道他们已经进入了西山省,下面要么经五台山入西疆,要么北进大梁市取道铁勒省。

    沿着交通大动脉前行,很容易就会被有心人判断出动向,但宋景舟并不在乎,他自从踏入华夏国土地时就没有隐藏过行踪,无形中的嚣张,仿佛在告诉所有人:我就在这里!……我要去那里!……有事就过来找我吧。

    所以,当发现前方隧道入口内有两位先天高手静侯时,宋景舟并没有什么惊奇,高速前掠的身形也没有任何减速的动向,可就很自然地出现在两人身前三四米远的护栏上,没有任何突兀感,仿佛亘古就立那里。

    王实仙体内任督二脉提供了反向动力,身体戛然而止,停在宋景舟的身后。叶知秋体内气血翻涌,脸上涌出潮红之色,显然巨大的冲力,对他本就处于绷紧状态的经脉造成了影响,忙深吸几口气,抓紧时间调息起来。

    “晚辈郭永生,见过宋先生。”

    郭永生,面对宋景舟,还是一向的雍容,双手作揖,这只是对传奇强者实力上的尊敬。他身后的那名老者却依然直立,看向宋景舟的眼神满是警惕。

    王实仙吃惊地望向对面的男子,他听着名字,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宋景舟嗅了嗅空气,像是闻出了什么,道:“好浓的浩然之气,不错!郭路是你什么人?”

    “曾祖!”郭永生正容说道,不忘对宋景舟身后的王实仙与叶知秋微一颌首,打了个招呼。

    “吾年轻未发轫之时,与你曾祖父有过交情,也曾到其府上做过客,对你曾祖父的为人处事很是敬仰。”宋景舟的脸上露出回忆之色。

    郭家是官宦世家,其族以儒入武,从政及圣,善养浩然之气。在九州国朝时,宋景舟只是魔门问花宗的少宗主,如现在的叶知秋一般游戏江湖,每日修炼之余,吟诗作画。

    如果没有现在的祖地祖灵改变了历史进程,武林将会在那时绽放完最后的光彩后,逐渐走向沉寂。

    可回光返照的武林,却孕育出一大批风华绝代的修行强者,郭路就是其中之一。

    九州国初年,宋景舟与在江湖中历练的郭路相交,两个骄傲的年轻人,因为都对当时政府的不满有了共同语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把臂同游。

    九州国政府的建立是在与华夏最后一个异族王朝媾和的基础上的。几乎是一夜之间,失尽人心的封建王朝分崩离析,各省纷纷独立,不再听从君主的号令。

    一时间,九州大地,分布各地异族纷纷被屠杀,异族王朝只能凭北方数省负隅顽抗。新成立的政府为了减少杀戮,并没有选择彻底的清算,而是与异族王朝签订了和平协议,让他们体面下台,最终保全了剩下的族人。

    在这次翻天覆地的社会变革中,充满了妥协与交易,由于缺少必要的阵痛,社会各方面残留了大量糟粕,很多地方政府只是门口换了个牌子而已。

    大批思想僵化,无能**的旧朝官员充斥在新成立的政府中,不可避免地与当时急需释放的生产力发生矛盾,更糟糕的是,很多革命者取得既得利益,当激情褪去后,反被同化,社会并没有如当政者所设想的那样渐次改革,在获得一定成就后,就再次停滞不前。

    与革命前不余遗力镇压革命者,异族皇帝退位后自杀尽忠的祖父不同,从政后的郭路背叛了新政府,秘密参加了民主党派,为后来华夏国民主政府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不过与已选了不同道路的宋景舟彻底分道扬镳了。

    “先生的所作所为,我郭家不敢苟同。”郭永生沉声说道,非常鲜明地摆明了立场。

    宋景舟淡然地点了点头,眼中难得地有了死哀伤,道:“吾不想杀你。”

    郭永生笑了笑,道:“宋先生,要杀我,不过是举手之劳。”

    “如果是义之所在,晚辈虽弱,但也愿尽萤火之光,与宋先生全力一搏。”郭永生口风一转,毫不示弱地沉声说道。

    “吾还要赶路,不要废话。”宋景舟皱起了眉头,他没有兴趣与郭永生玩文字游戏。

    “前辈这是要往熊国吧?”见宋景舟有些不耐烦,郭永生不为所动,稳稳地说道:“晚辈承蒙市民信任,忝为五台市的市长。”

    王实仙这才想起来,他曾听韦广提过“平北五少”,其中就有这个五台市市长。在他所认识的五少中,无论是老冤家朱云龙,还是少校蒋君山都是飞扬跋扈,性格张扬之人,就是董俊,通过他的合作伙伴董文广也可以看出一二,不料郭永生竟如何气度非凡,难怪这么年轻就是一市之长。

    “晚辈守土有责,为一方安宁,恳请先生北上取道大梁,由铁勒去熊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