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好似许愿舟
    “爷爷,全真仙君出来了没?”一个孩子忍不住关心地问道。

    艾隆·马斯克面带沉重地摇了摇头,道:“他还堵着门呢。”

    “那他岂不是要被带离太一星了吗?”在所有的故事中,男主角都不会死的,虽然爷爷讲故事时声情并茂,可孩子们并不上当。

    “祖灵虽然不能自毁,但可以飞船能量护罩关掉,我们就可以把飞船击落了啊!”另一个孩子叫道。

    “失去方舟号飞船与祖灵的保护,被困在太昊星系的域外天魔,会是人类的恶梦哦。”艾隆·马斯克提醒道。

    “可要是恶人夺了飞船,用主炮轰击咱们太一星怎么办?”

    “才不会呢!我们太一星不是好好嘛,宋景舟他们的家人与族人也都在这里,他们就是再坏也不会让域外天魔如此做的。”一个年龄稍大的孩子分析道。

    “那祖灵要死了吗?”

    “苏未央呢?”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孩两手支腮听得很认真,提醒爷爷道。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询问道。

    艾隆·马斯克神秘一笑道:“这个要先保密。”

    在放下人类方强者后,方舟号飞船没有在大气层中有片刻停留,不断加速摆脱太一星引力的束缚,很快化为小点,消失在无尽高空中……。

    通过各种渠道目睹这一切的人,不仅没有一个心情感到轻松,反而愈发沉重。

    虽然在几乎所有的时间里,太一星人类都没有意识到祖灵的存在,人类发展到如今的高度,好像也与他没有太大干系,可当他突然要远离时,各国领导人就像是失去大人保护的孩子,有些无助。

    特别是飞船内到底发生了?结局又如何?煎熬着每个的心。

    好在最后从飞船出来的几个人虽然形象狼狈,但还是有高层领导能一眼认出那是自己国家武林中的强者,或许从他们那里能了解点内情。

    就这么结束了吗?失去了五名同伴,却还是没能改变什么,停在半空中的人类强者怅然若失,他们各个衣衫褴褛,全身上下到处都有血肉模糊的小坑,这是在通过浓雾时被机械虫所伤,没想到最后却是机械虫为他们赢得了一线生机。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或许下一刻,就会有耀眼的光柱从太空的某一个角落里射来,不断轰在太一星上,直到太一星分崩离析成宇宙的尘埃;也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大批沌阁宇宙战舰蜂拥至太昊星系,摧毁人类的文明;也或许什么也不会有,直到太一星人类循着方舟号飞船的足迹,抵达宇宙深处,重新燃起宇宙种族的战火。

    “请立即表明你们的身份!”

    “请立即表明你们的身份!”四周战斗直升机上雷达锁定了这些飞在半空中的人,机身两侧悬挂的机关炮开始旋转起来,向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发出警告。

    在更远的地方有数十架战机也正向这里扑来,超视距空空导弹随时准备发射。

    “滚!”乔宗堂猛然怒喝道。

    声音压住了周围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虽然没有像宋景舟一喝震晕千军,却也清楚地钻进每个人耳朵了里,敲在每个人的心底,让他们心弦一颤。

    “事已至此,乔某就先行一步了!”乔宗堂向其他几位随意拱了拱手,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有目标离开,是否开火?请指示!”飞行员们搭在发射按钮上的手随时准备按下去。

    “都是傻逼吗?听不懂他在说人话吗?开什么火?收队!”飞行员隐约听到后方指挥所里有人走进来在高声怒骂,忙把手挪开。

    不管接下来会如何,生活总要继续。言复雨本想邀请乔宗堂到雨蒙山商量下后事,特别是关于全真派的,看样子王实仙是很难再回来了,他在东余山留下的基业包括那些孩子,都是属于武林的财富,总要照顾好,可她一想到宋景舟也不在了,心里五味杂陈,也没了心情。

    明重玄面上不动声色,依旧是平日里的那举重若轻的淡然与随和,可她心里清楚,以后……,直到生命结束,她应该都不会再离开雨蒙山了!所有的青春,所有属于她的爱恨情仇,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她的离世划上句号,在世间找不到半点痕迹,即使将来宋景舟还是没有死,再次出现在世间!留给她与宋景舟的后代们,也会是干净的没有负担的未来。

    很快,强者们纷纷告辞。

    看来看去,反是宋景舟的一声充满传奇与精彩,生生死死都影响着无数人的命运,而自己注定是个历史的尘埃。万文生摸出藏在身后的酒葫芦,看到上端多了几个被机械虫撞出来的小孔,用力晃了晃,运掌削去,漏出底部浅浅的一汪美酒,散发着桃林酒特有的清雅酒香,忙一口灌进自己口中,咂吧着嘴唱道:“桃花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歌声中,华夏的四位强者结伴往南飞去,半截酒葫芦散发着丝丝酒意在空中飘然而落,最终落到鹿鼎山水平面急降两百多米的湖面上,好似一艘当年宋景舟他们许愿的小船终于行驶到这里……,只不知这艘许愿舟是谁的,上面载的是谁的梦。

    宋景舟?郭路?言复雨?明重玄?水心眉?还是小元?也不知他们当年在金昌市湖边许下的愿望实现了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