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逃不掉的宿命
    宋景舟终于不耐烦了起来,手一扬,一缕元力凌空击中苏未央的定穴,随手将她制住,同时向离王实仙不远的八俣吕远智打了个眼色。

    八俣吕元智同样中指微弹,一股内力悄无声息地直扑王实仙后背的要穴。

    查理教主与老威廉皱起了眉头,冒屠眼中全是不屑。

    以八俣吕元智强者的身份,对一后辈行偷袭之事,虽然有些不光彩,但也认为是十拿九稳的。不料,王实仙前行的身子倏地横移数寸,竟未卜先知地感应到来袭的内力。

    王实仙霍地转身,面向八俣吕元智,冷笑道:“这位前辈也想要指教下晚辈?”

    八俣吕元智桀桀地笑道:“小娃娃太猖狂,难道还教训不得?”

    说话间,八俣吕元智身子化为一道残影,诡异地出现在王实仙身前,两手瞬间罩向他胸前要害。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么本事了!”王实仙夷然不惧,同样双手迎了上去!

    八俣吕元智的双手极速中在方寸之间幻化出无数虚影,几乎同时拍向王实仙的前胸。

    处在天人合一虚境中的王实仙丝毫不受眼睛、无数劲流所惑,双手就垫在胸前,准确地拦下八俣吕元智攻来的双掌。

    劲气相接间,两股邪异的寒流攻破了王实仙的内力防线,顺着他手部的经脉往全身蔓延。

    身体腾空往后抛飞的王实仙只觉得两支手臂僵直,与这两股寒流接触的内力仿佛被瞬间石化,失去了抵抗了能力。王实仙的大片躯体开始僵化,失去了控制。

    眼看局势无可挽回,就在危机时刻,王实仙识海中的小元神突然动了起来,两股元力自识海直扑而下,压向气势汹汹的邪力。微弱的元力没能阻住八俣吕远智的内力,却神奇地消去它所附带的邪寒之气,周围经脉中属于王实仙的内力立马恢复活力活,蜂拥而上。

    想借力逃生?还是老老实实躺在地上吧!八俣吕元智嘴角挂着讥讽,看着王实仙直直地摔向地面。

    不料,原本在空中还是僵直状态的王实仙,在身体即将落在草地上时,突然腰腹一展,如游鱼一般变成头上脚下,双脚一点地面,人如离弦之箭,斜斜地向远方窜了出去,眨眼间消失在天边。

    “多谢相送!”辽阔的草原中,王实仙的声音一直蜿蜒到远方。

    本以为已经很重视了,没想到重视程度还是不够,毫无防备的八俣吕元智,嘴角那丝讥笑僵住了,……。

    “蠢货!”宋景舟将软倒的苏未央抛给冒屠,消失在原地,自己亲身追了过去。

    夜风习习,夏夜的草原是无比惬意的,入眼是纯净皎洁的夜色,入耳是风摇长草、兽行虫鸣之声,沿着王实仙奔逃方向追出十多里地的宋景舟突然停住了脚步,眉头轻皱。

    没道理的!以他的速度,追出这么远,怎么可能还不见王实仙的身影?

    宋景舟腾空而起,冉冉直上,盘膝虚坐数十米的高空。

    “阵!”宋景舟双手手指全部交错内弯,大量地元力从体内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融入到天地元气之中。

    每一个烙有宋景舟精神印记的元力粒子都仿佛化为亲善大使,招呼着散布在天地间各个角落里的元气,天地元气簇拥在这些元力粒子周围,彼此之间好像是在呼朋唤友。

    随着元力粒子的感知,这方天地间的所有一切都显现在宋景舟的脑海中,这才是全知全觉的真正定义!

    不过一小会,散布到方圆数里的元力重新回到体内,宋景舟睁开了双眼,往回飞去,落在一片看似并无异常的草原上。

    修长的手直插向草地。

    泥土像是怕弄脏这支造型完美的手,拼命地往周边挤去,空出一个空洞,让宋景舟的手探进大地。

    宋景舟的手抓住了想要的东西,往上一提,竟从深深的泥土层中拽出一个人!

    泥土如水,从王实仙的身体上淌开,不留一点痕迹。显然王实仙选择躲进大地前,用了可控制五行元素的“前”字真言,使他的身体与泥土有着无比亲和力,才能毫无痕迹在土层中融进提出。

    被从大地中掏出来王实仙双眼紧闭,生息全无。宋景舟的眼里却露出满意之色,像是在夸赞王实仙的表现。

    最令宋景舟赞赏的是,王实仙竟能决然地封闭了自己的六识,切断了与外界一切联系!要知道如果他找不到王实仙,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王实仙很可能就真的长眠在这边草地中,直到内力耗尽,不知不觉中死去。

    短短的几日中,王实仙就能把“九字真言”活学活用到如此地步,传他此法的宋景舟怎能不满意,要不是非他不可,宋景舟还真有点舍不得这个事实上的衣钵传人,可惜了!宋景舟微微一叹。

    要不是有更精通“九字真言”的宋景舟在,还真让他瞒天过海,成功躲了过去。

    外表随和,其实内心深处极为悍勇,这或许就是王实仙最惑人,也最吸引人的地方吧。王实仙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星空离他好近,宛若他神出手就能摘到那两颗最灿烂的星辰。

    “你个猪头,看什么看!”两颗星辰的主人撇嘴嫌弃道。

    明明是自己正蹲在他身边,盯着他瞧个不停,反而嫌弃别人!王实仙在心中无奈地叹息,他知道自己在如此决绝的情况下,还是没能逃离宋景舟的魔爪。

    “能换个稍微漂亮点的形容词?”提起猪头,王实仙就想到了那张藏在箱底的随笔画。

    “还有个狗头,你要吗?”苏未央没有再寻死觅活,反而恢复了点活力。

    真是奇葩的神经!王实仙苦笑道:“那还不如猪头呢,你怎么也跟来了?”

    苏未央往后倚靠在岩壁上,看了眼在旁边正闭目调息的强者们,道:“可能是圣尊大人,想要我这个小卒跟来当个历史见证者吧。”

    王实仙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估计是宋景舟也不愿把这个疯丫头放在外面,干脆就带在身边了。

    “小师妹,能扶我起来吗?”王实仙身着夏衣平躺在厚厚的积雪上,无法运功御寒,冰寒入骨,加上高空中冷冽刺骨的山风令他极为难受。王实仙丹田附近的经脉被人用特殊的手法封住,刚才说话间他尝试了几次冲击,都没有半点效果,看来是宋景舟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

    苏未央动都没动,嫌弃地说道:“这块岩石太小,我才不要和你挤一起。”

    王实仙沉默了。

    好一会,苏未央用脚把冰冷的雪挑到王实仙的脸上,轻声唤道:“喂,你冻死了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