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神秘的帆布包
    “就是政府敢这么做,也会被推翻!更何况我们只是个黑帮!”党魁保持着清醒的头脑,非常坚定地说道:“我们不是恐怖组织,也没有小姐这般决然,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能在这个国家更好地生活下去!”

    什么事情能做,能做到什么程度,三剋党的老大心里很清楚,这钱根本就没法拿!他伸手一推长桌上的银行卡,卡片无声地滑到苏未央的面前。

    “你是位强大的修行者,如果有什么不满,我们三剋党接着好了!死几个人也比被连根拔起强。”

    现场紧张的气氛起来,甚至有几位三剋党的高手已经跃跃欲试,想要试着黑吃黑,人财两收了。

    在黑帮的世界里,桀骜不驯才是好的品质,能群殴一个这样的美女修行者,也是难得的体验!至于生命?怎么死不是死?

    苏未央看都没看卡片一眼,叹了口气,轻摇嫀首道:“看来我确实是任性了一点。”

    ……。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王实仙几乎都是在打坐中度过,偶尔傍晚的时候,会站在教堂的塔顶上眺望百里外天际边上的鹿鼎山。

    棺材盖滑开,一个被绷带缠绕成木乃伊模样的人从里边坐了起来,守在屋里的叶知秋默默地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长袍,走向棺材。

    绷带自动裂开,带着内侧一层紫黑色的硬壳从宋景舟的身上纷纷脱落,露出大片晶莹如玉的肌肤,又如新月生晕,光辉而不可亵玩。

    随着站起来,配上挺秀高颀的身材,宋景舟站在棺材旁,说不出的飘逸出尘,仿佛责重生的天人一般!令人不可仰视。

    修为到了宋景舟这种程度,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的生灭更替都在掌握之中,这是建立在对生命、对微观世界的掌控之上,与血族天然的不死之身,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也是为什么有极少数,特别是注意外貌的女性修行者能容颜常驻的原因。

    宋景舟抬起修长健美的腿,迈出棺材,从叶知秋的手上拿过长袍,往后一抖,长袍宛若有生命一般,自动套在他身上!

    系上腰带,宋景舟迈步走到门口,双手推开房门,尽情地让阳光沐浴在他的身上。

    宋景舟向感应到他出关后纷纷走过来的诸强者们,冲着他们充满无穷魅力地微微一笑。

    阳光中,宋景舟无疑是清新可人的,整个头部无一根毛发,都是光溜溜的,让人一方面觉得他油光可鉴,另一方面又有点怪异。

    “恭喜宋尊主出关!”八俣吕远智笑道:“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出发了?”

    “让各位久等了,卡玛利拉领主也差不多了,晚上我们再走吧。”宋景舟语气平静。都等了这么多年,确实也不急这一会。

    王实仙视线越过宋景舟看见叶知秋隐在房间的暗影里,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后,不由都在心中苦笑,他们一个只想逍遥江湖,一个想重振门派荣光,没想到都被宋景舟绑在战车之上。

    “知秋,后面的事就不是你能参与的了。你跟着吾,这些时日也算勤恳,待我等出发后,就原路返回吧。”宋景舟忽然对身后的叶知秋说道。

    叶知秋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忙低下头应是,加以掩饰。

    “希望你不要再懈怠,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对于我们这些修行者来说,艺术虽美,但只是点缀,唯有强者才有资格谈其他的!门派不能只继承而不改革。”

    宋景舟宛若未觉,耐性地叮嘱叶知秋,像是在交代后事。

    “问花宗是我的出身之地,我却没有用心将它发展好,教你也不怎么用心,这是吾对不起历代祖师之处。”宋景舟语气中带着自责。

    “好在你也算是传承了问花宗的精髓。”

    叶知秋脸露尴尬之色,他知道宋景舟可不是单纯夸他,多少有点自嘲之意。

    “未来的事,就要靠你了,吾已将宗门传承之物宗主令寄放在他那里,你自去找他讨要就是。”

    “有师尊在,我尚不足以担起宗门重任,还请师尊三思。”叶知秋谦让道。

    “呵呵。”宋景舟笑了,道:“问花宗历代单传,宗主是一个人,门徒也是一个人,有什么重任?你要是不想做了,把那徐子寒教好,再把宗门扔给他就是!”

    叶知秋听了忽然有点感动,终于动情地说道:“只要师父不怪我乱搞,知秋定会竭心尽力光大门楣!”

    再不亲近,也是自己的徒弟!最后还是会想着替他安排好出路,王实仙在旁边听了羡慕之余,又觉得搞笑,这个叶教授,说难听点就是个年纪大也不忘风骚撩妹的浪荡子,要他是光大门楣,指不定带着一窝色狼,以艺术之名,不知能去祸害多少良家女子!

    “你有心就好!”宋景舟有点犹豫,顿了顿说道:“至于圣门,金耀派的孟东辰心思深沉,非善与之辈,要不是碍着心眉,吾早就将他击杀!”

    “现在心眉已去,圣门内已无人能再牵制孟东辰,你就不要掺和了,但如果天姹派传人落难,希望你能多少帮她一把吧,算是替吾……,替吾补偿下她们。”

    听着宋景舟有条不紊地交代自己的后事,其他三位人族强者并没有打扰,他们在出来前,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次行动充满了未知,招惹的可是拥有远超太一星人类科技的祖灵,即使是元神级的宋景舟都没有多大生还的把握,更何况是他们,只能置死地而后生,去博一线希望!

    与华夏道观喜欢建在郊外,甚至深山老林中不同,教堂往往会建在人烟稠密的地方,这座教堂就建在边境小城边的一座矮山脚下,主教貌似很怕冒屠,前几日亲自安排好宋景舟等人住宿后,直到他们离开也不见踪影。

    夕阳已经坠入地平线,山脚下只有叶知秋默默地站在教堂大门口,目送他们。

    傍晚时,爬出棺材的梵卓,依然是那副不愿近人的模样。

    很小的一支队伍,隐隐地分成了三个部分,宋景舟走在最前边,王实仙紧跟在身后,然后是三个人族强者,最后坠着两个血族。

    奇怪的是,宋景舟并没有绕城直接前往鹿鼎山,而是带着众人往小城中心走去。

    夏天的晚上,小城街头到处蹲着些无所事事的汉子,一手烟一手酒,不时相互发出挑衅声音,但没人敢主动招惹这个奇怪的组合,毕竟这几人都是称霸一方的人物,光气度就能慑人心魄!

    一个蹲在酒店门口台阶上的人,却提起身边的帆布包迎了上来,将帆布包递给宋景舟后,也不说话,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街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