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疯狂的女人
    “哈哈,小姐是有几万?还是几十万啊?我们白手党想要钱,自有取钱的地方!估计你那点钱是请不动几个的。”一位三剋党高层调笑道:“不过像小姐这样美貌的女人,却是稀奇!若是小姐肯舍身相陪,就是天大的事,我们哥几个也帮你担下了!”

    苏未央脚步不停,幽幽地叹道:“能不花钱,自然是最好不过的!只是我这身子早已被他人看上,先预定了。”

    三剋党人听着苏未央的叹息,不论这无比美丽的女子说的,是真还是假,他们不由都觉得有些失望,虽然这样出色的女子就算愿意拿身子做交易,也不是他们所能觊觎的,但要是帮内几个老大能玩,自己代入想想也挺过瘾的。

    明显,大厅内的三剋党成员们,已经从初见苏未央的震撼中回过神,又开始想入非非起来,甚至有几个在苏未央前行的路上,直接伸手就想直接调戏一番。

    只是抓向胸部的手,也不知怎么回事,随着女子腰肢轻摆,竟插进了对方的腋下……。

    胳膊还没来得及感受那意外的高耸软绵,脸上还没来得及摆出得逞的邪笑,两个三剋党成员就惊骇地发现,他们的胳膊,好像被那奇美的女子给夹走了……。

    刚才女子擦身而过,这两个三剋党成员鼻中还能嗅着女子**的体香,看到有两只胳膊从前方女子的下腋掉落地上,接着他们又看到了两边兄弟们惊骇的表情,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波从未体会过的剧痛潮水般淹没了他们,身子筛糠似的软倒在地,口中不由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大股的鲜血从断臂处激射出来,有部分化为血雾沾染在苏未央纱衣的两侧,一个美丽的女神瞬间被渲染成了邪恶的魔女。

    各种枪支变戏法似的在三尅党成员的手中冒出来,纷纷指向苏未央。在这一刻的反应速度、反应能力,三剋党成员终于显示出他们的强悍之处。

    “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腋下多出来的两只胳膊是自己的,就掰下来瞧了瞧。”苏未央眼中的悲伤一点都没有被身后的惨声化去,反而更加幽深,道:“可惜不是我的!只是混在我身边,打我主意的坏东西!”

    “这位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办?”苏未央走到会议桌旁,仿佛没有看到头上顶着的数把手枪,满面凄容地向坐在椅子上的三剋党党魁问道。

    党魁皱起了眉头,抄起长桌上的打火机,点燃了手里的雪茄,深吸一口后,吐出大片烟雾,两只胳膊支在会议桌上,他透过烟雾,凝视着苏未央如花娇颜,微指犹在地上惨叫的两人,道:“小姐,我们熊国人不像你们华夏人,非要把简单的事情搞得神神秘秘!我的两个兄弟被你卸了胳膊,那是他们技不如人,活该!”

    “但如果你来找我仅是胡闹,或是后面也技不如人,麻烦不要怨天尤人!痛快地接受命运的安排吧。“党魁冷冷地说道。

    有其他成员上前捡起断臂,将躺在地上的两人抬走,这些人见惯了生死,只想赶紧处理好,回来听听这带刺的玫瑰来见老大有何目的!“刘阳枝师叔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吗?”

    “哼!”党魁冷笑道:“我只是年轻时和他一起玩过女人,谁知道圣门是什么东西?圣女又是什么鬼?”

    苏未央没有动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修长的双指不着痕迹地一捻,卡旋转着平飞到党魁的面门,快到身前时,前飞之势戛然而止,竟平落在他身前的桌面上。

    眼前的卡片不偏不斜,就在他双臂之间,触手可及!党魁面不改色,心里却震惊不已!卡飞得再快,也没什么稀奇,难道能快得过子弹?难得是对力量的操作已臻化境,力量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卡旋转的频率始终一致,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变化,到了位置后,所有的旋转力又全部转化为下坠,无一丝外泄,令人叹为观止!

    “这里有一亿华夏币,密码在卡背面。”苏未央淡淡地说道。

    大厅内所有的三剋党成员都惊呆了,一个亿对于整个三剋党来说并不算太多!把所有固定资产都算上,上百亿也是有的,但平时账上的流动资金顶多也就几千万,对方能一次性拿出一个亿现金甩在别人面前,却是相当震撼了!

    “你想我们做什么?”党魁按灭了烟头,平稳了心情后,沉声说道。

    “除了刚才两位兄弟的医药费,剩下的就作为订金!”苏未央继续加码说道:“事成后还会有另一半。”

    这是笔大生意啊!三剋党的最高层们没有像其他成员那样兴奋,报酬越高,只会说明事情越难做,他们宁愿接几笔千万级的生意。

    “听说三剋党在熊国无所不能。”

    苏未央接下来用内力传音入密,对三剋党的党魁说了一句话。

    一向沉稳的党魁脸色大变!缓缓但坚定地将身前的银行卡推给苏未央,道:“小姐,你搞错了!我们不可能搞得到那件东西!”

    “你走吧,你这不是胡闹,而是疯了!那两位兄弟的医药费我们会自己负责的。”

    “刘师叔虽然平日里行为不谨,但从不大话、撒谎!他说有,自是有的!”苏未央也不气馁,努力启发道。

    “我所拿出的钱,是我圣门多年积累的资产,除了这部分现金,还有几十亿的固定资产,如果党魁想要,我又还在世的话,尽可以找我讨要!”

    “党魁,应该能感受到我的决心!如果你不愿意答应这笔交易的话,麻烦先杀了我!”苏未央偏头,看了看指向自己枪口,努力威胁道:“因为此刻,我的所思所想,只剩毁灭!不是你,就是我,或是别人!”

    三剋党成员们在旁边听得不明所以,心如爪挠,像看哑剧似的紧盯着大厅中间交谈的两人。

    党魁又摸到打火机,重新点燃了雪茄,道:“好吧,我承认我们是有机会!”

    “但问题的关键,是你要用在哪里?用来干什么?你要知道,我们三剋党并非为所欲为,对我们熊国也有着自己的义务与责任。”

    苏未央又传音入密说了几句话。

    党魁腾地站了起来,任由雪茄掉在地上,惊叫道:“你真是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