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我见犹怜
    查理也是一愣,旋即醒悟是王实仙理解错了,高高的鹰钩鼻上堆满笑意,指了指外面的墓地,低声道:“他们是去了另外的世界,不过是地下的世界。”

    王实仙也不禁莞尔,一个言语中小小的误会,反让两人之间暗藏的警惕消退了不少,他感慨地说道:“看来活得有意义确实是比活得久更重要,人类常羡慕血族有无限的生命,可到头来,他们却没有几个能一直活下去。”

    “活了两千年的威廉长老常年在幽月古堡中不出头,在世四五千年的梵卓领主,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那些血族说不定还没这些年纪轻轻就躺在这里的人活得快活。”

    见王实仙东拉西扯,就是不接自己的话题,查理也不急,耐着性子说道:“每个人的生活环境很重要,往往会决定着生命的高度。出淤泥而不染毕竟是极少数,绝大部分还是沉溺在周围的小世界里生生死死。”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教会要将有共同信仰的人聚集在一起,去追寻前往天国的路。”

    王实仙点了点头,道:“所以,像我这样的,只能在武林里晃悠一生了。”

    查理笑了笑,道:“王掌门自谦了,其实以你的天赋,这太一星算是束缚你了!如果你能早点到更广阔的天地内,成就将难以想象。”

    “哈哈……!”王实仙轻笑起来道:“太远了!我这人比较恋家、恋旧,还是等我在太一星活够再说吧。再说,以现在的科技发展速度,就算我一无所成,只要我们活得足够长久,太空旅行也是寻常事。”

    “年轻人中能像王掌门这样能沉得住气的,真不多!”查理赞许完,摇头道:“我是等不了了,总想在有生之年,亲手为自己、为如今的信众搏个光明。”

    “请王掌门不要介意我们这些老年人的心急。”查理真诚地说道:“这个世界太小了,我们也活得太久了。”

    “我介意有意义吗?”王实仙苦笑着摇摇头,道:“话都说到这里了,我想请求教主,多顾惜下尚在太一星生活的信众。”

    宋景舟与他同伴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了,这群疯子就是要打祖灵与飞船的主意,谋划夺下飞船,寻找到通往宇宙核心地带的道路。

    万年过去了,祖灵在太一星播种下生命,终于有生命想着要踏上返途,梦想着要融入那些广阔玄奇的宇宙文明中。

    如祖灵所述为真,只不知那里面临强敌却发生内乱的人类文明是否还存在?或是人类已变成何等模样?还认同自己人类的历史与传承吗?

    “我们教会的宗旨是救世,可不是灭世。”查理解释道。

    “那些吸血鬼不可信!”查理顿了顿,警告道:“主造万物,是不能容忍任何生物能永恒,所以他们虽然身体组织细胞能始终保持正常更新,不会出现老化,但也给他们植入了毁灭的基因。”

    王实仙终于露出倾听的表情。

    “屠尽其他第三代血族的……。”查理还算满意王实仙的态度,说道:“正是梵卓!”

    因为肆意初拥,第二代血族被团灭自有取死之处,可梵卓身为第三代血族的一员,核心领导者,杀光其他十二位第三代血族,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是在他精神受刺激的情况下吗?”王实仙确实有点惊讶,但还是不愿随便把屠杀同族这个大帽子扣在曾救助过自己的梵卓身上。

    查理冷笑道:“你认为一个失去神志的血族能杀得了十二个能力与他相差不大的同族吗?”

    修为不够,需智商补。那些能创立其他十二血族氏族的第三代血族岂是易于之辈?谋划稍有不慎,就会被反噬!更不要说如梵卓如野兽只有本能的状态了。

    王实仙沉默了。

    “不要因为梵卓曾救助过你,就被他所迷惑!”查理沉声说道:“基因就如编好的电脑程序,到了时间点只要满足条件自然就会被触发,这是注定的事。”

    王实仙算是发现了,这些强者并不是如想象中除了修炼对别的事漠不关心,至少他所接触到的,有很多对这个世界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认知。

    说完想讲的,查理教主施施然地离开窗台,他看得出宋景舟对王实仙有着不同寻常的重视,甚至比对他那位弟子更上心。

    威廉像是王实仙的旧识,王实仙又因为梵卓在绝境中救助过他,很容易与两个吸血鬼走近,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王实仙坐在大理石窗台上,看着夕阳慢慢磨过教堂,将余晖撒在一座座墓碑上,使墓碑上的那些人像多了不同的色彩,而愈发生动起来,好像是大家聚在一起互吹狂侃。

    苏未央走进大厅的时候,菜市场般的喧闹声突然停了下来,蹲在地上、椅上、桌上的白手党成员,无论男女全目瞪口呆地痴痴望着她绝世娇颜,烟头掉在地上的声音,入耳可闻,就是老大开会时他们都没有这么安静过。

    如云的秀发上,在耳朵后别着朵小白花,没有易容的苏未央尽情地散发着自己惊人的美丽,腰肢轻摆行进间,脸上少了往日如精灵般的笑意,像是一夜间成熟了不少。

    “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一位清醒过来的白手党高层站起身来问道,根本就没有想她为何能毫无阻拦地来到这里。

    “不,我怎会走错。”苏未央灿然若星的眼眸尽是哀伤,轻移莲步走近那位高层,悲伤地说道:“我很难受,家人又不管,所以千里迢迢赶来求助各位好汉,能来帮帮我。”

    刹那,所有人都生出一股,要将这忧伤的女子,拥入怀里肆意怜爱的冲动。

    像这样美丽的女孩,怎么又人舍得惹她生气?那位问话的高层虽然知道她是个修行者,可保护欲仍旧充斥他的所有心神,还未问情由,忍不住就要拍胸脯答应。

    “咳!咳!”坐在上首的白手党党魁轻咳几声,对手下的表现很不满。

    “我有一些钱,可以作为请你们帮忙的费用。”我见犹怜的苏未央柔声继续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