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阳光总在风雨后
    就像是考试传小抄被老师抓了个现行,王实仙有点尴尬,硬着头皮起身走到窗前,取下笔和纸。

    “你们要去哪里?做什么?”展开纸,上面一行小字。

    王实仙看向宋景舟的元神。

    “回啊!人家找你的,看吾做什么?”宋景舟好整以暇地说道。

    王实仙恨不得掐死这丫的!抄起笔,刷刷写了个占据整张页面的小字:滚。

    宋景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眼中有了丝笑意。王实仙知道他与楼上那几个二货过关了,如果他做的稍有差池,或许自己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楼上的那几位肯定要死翘翘了。

    笔留下了,纸条被重新系上钢丝,看着钢丝被迅速拉上去,王实仙可以想象出伏裕华那张黑脸会有多难看。

    “尊主,晚辈也很想知道我们这次到鹿鼎山做什么?”王实仙找了个话题,很诚恳地问道。

    “当然是去会会祖灵了。”宋景舟随口敷衍,然后淡淡地警告道:“你别自作聪明就行了,你毕竟是知秋的朋友,吾不愿取你性命,但有时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

    看着宋景舟的元神穿过墙壁,王实仙咂咂嘴,现在他的小元神尚不能离体,也不知何时才能成长到如此地步:各种穿墙入室,遨游虚空,视阻碍禁锢如无物。

    后面的时间里,楼上再无动静,伏裕华显然被那个“滚”字镇住了,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非常干脆地连夜滚了。

    清晨,天不过刚亮,三人就似慢实快地出了灵石县城。

    经过一夜的修整,叶知秋重新恢复了活力,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尊主,要不我们搞辆车吧?毕竟几千里路。”王实仙建议道。他跟着梁若思在星条国劫过一辆车后,也算是有了经验,专门盯着豪车就可以了,几乎不会对那些家伙造成影响。

    叶知秋眼睛一亮,随后黯淡了下来。

    宋景舟理都没理王实仙,飘然而行。

    西山省位处华夏国核心地带偏西北的方位,在历史上就是华夏族地狱匈奴族入侵的咽喉要地,过了这里就开始进入华夏国的边疆省份,所以这里的民风一向彪悍,尚武之风浓厚,武林中的圣地之一五台山就坐落西山省内的五台市。

    相比东部人烟稠密的地区,西山省相对地广人稀,特别在市郊,建筑上也以独栋的居民楼为多,一个熟悉的削瘦身形闪身进入了一座大宅院中。

    “哎哟!是卞师侄来啦,让师姑亲热下。”院中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热情地迎了上去,这些日子可把无男不欢的任金奴给憋坏了,就连已经很多年没有亲热过的刘阳枝都没放过。

    卞修武轻巧地避过了任金奴的拥抱,依然是那副不怎么合群的模样,冷冷地说道:“师姑先年轻个三四十岁吧。”

    任金奴啐了一口,对卞修武的背影着恼道:“老娘我驻颜有术,几十年下来,床上功夫一流,也就是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才给了你品尝的机会,搁在外边,你排队都要等个几年!”

    房门口,站着位如精灵一般美丽的女孩,卞修武眼中燃起了火苗,这是舅舅孟冬辰为他准备的修行伴侣,特别是她的红丸正是自己提升修为所需的。

    “未央!”卞修武脸上浮起了笑容,向女孩招呼道。

    苏未央没有易容,露出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一双如梦似幻的大眼扑闪了一下,仿佛没有看到刚才院中发生的事情,娇媚地说道:“卞师兄辛苦了!圣后刚刚还念叨过你呢,快随我一起去拜见她老人家。”

    二楼的房间内,水心眉一袭丝绸长裳,端坐在梳妆台前,孟冬辰站在她身后,帮她梳理着如云秀发。

    卞修武不仅是孟冬辰在荆离派的传人,更是他的亲外甥,所以没有见外,径直和苏未央进了房间。

    水心眉的秀发如丝一般顺滑,与丝绸外衣相得益彰,孟冬辰梳得极为爱惜,然后耐心地将每一根发丝盘在水心眉的头上,。

    舅舅与舅母,夫妻俩几十年如一日的恩爱,让卞修武满眼艳羡,他看了眼身旁的苏未央,不禁心头火热。

    “修武,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消息?”水心眉从镜子里看着两位后辈问道。

    “启禀圣后,国安西山分局得到上局的通知,宋景舟已经横跨苏北省,如今正穿过两河省,往西山方向而来,据分析他们将去祖地。”卞修武答道。

    孟冬辰的手不易察觉地一僵。

    水心眉察觉到丈夫的反应,心里倒是极为平静,雍容的娇颜上没有任何变化,沉声说道:“如此甚好!省得我们再去海连寻他!”..

    上次围杀宋景舟,水心眉和孟冬辰受了些小伤,此时也是刚修养好。

    “圣后,这宋景舟已凝成元神,相信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久留,我们是不是。”孟冬辰终于说出心中的想法。

    水心眉拍了拍丈夫放在自己香肩的手,道:“他要是想离开,早就一鼓作气度过虚神境。宋景舟一向所图甚大,等他自己愿意离开时,估计世界已经变了样。”

    ?听到远处天空中传来隐约的雷声,轰王实仙回首一看,见到有厚厚的乌云从东南方掩至,遮盖了大半个天空,吁出一口气,对身旁的叶知秋道:“看样子有一场雷暴和大雨了!“

    叶知秋抬手擦了擦糊在眼上的汗水,默然不语。

    王实仙有点奇怪问道:“你在想什么?“

    ????叶知秋看了看前边不远处师尊的背影,有丝黯然道:“我已经好久没有作画了。“

    原本灿烂的阳光很快就被乌云遮住,天空陷入了昏暗,犹如夜幕降临。

    ????“咔嚓!轰隆!”一阵电闪雷鸣后,一滴豆大的雨水,落在王实仙后颈处,滑入襟领去,他抬头观天,只见一道道闪电划破了夜空,接着闷雷爆响,粉碎了山野的宁静,奏起了暴风雨的序曲。

    王实仙笑道:“乌云背后,其实阳光一直都在,只是我们暂时看不到罢了,暴风雨越猛烈越不长久,坚持一会就是了。”

    “哗啦“声中,随着一股席卷山野的狂风,大雨倾盘洒下,王实仙与叶知秋瞬间变成了两只落汤鸡,幸好刚熬出来的心灵鸡汤已经进了肚子,倒也不难过,反而有些舒爽。

    ?前面宋景舟的四周形成了个椭圆的雨幕,在狂风暴雨中闲庭信步,更添仙气,仿佛没有任何异物可以冲破他的元力护罩。

    叶知秋任由雨水湿透全身,低声道:“你不怪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