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狠人之间的交锋(求订阅)
    经过一个多月的磨炼,赵胜早就从一名保镖,变成了一名独当一面的边境走私上游的大佬。虽然,理论上赵胜并没有走私,他仅仅是供货,但由于他能供应的商品的种类和数量,远远超过普通的供应商,所以,渐渐的赵胜俨然成为中苏边境的一号人物。

    甚至,黑龙江地区的很多工厂和企业,靠着赵胜的渠道,把商品大量的出口到了苏联。原本,缺乏经济增长力的黑龙江省,倒是有了一些起色。

    再加上,赵胜还有军队的背景,帮军队淘一些廉价的苏联货。这导致上,黑龙江一代,赵胜的影响力飞速的上升。

    虽然林棋撇清了跟赵胜的关系,但是,谁都知道,赵胜曾当过林棋的保镖。这个人不仅人士大财神林棋,而且,还能带活地方经济,东北这些经济增长缓慢的边境地区,谁不欢迎赵胜呢?

    甚至,为了怕赵胜出事,被苏联那些狠角色干掉了,赵胜的公司不到一公里远,就是一处军营,有一个连的边防军常驻。如果吃了亏,一个电话,或是放烟花信号灯之类的手段,几分钟内就可以好找几百号全副武装的角色。

    所以,无论是走私的倒爷,还是苏联那边过来的军人,赵胜都是不怕的!这里是中国,她的合法的中国商人,有祖国作为考上,只要不犯中国的法,就不怕翻船!

    “刘女士,这位是?”赵胜看着眼前这些人高马大的苏联人,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反倒笑眯眯的,并没有把这几个苏联军人放在眼里。

    刘翠芳一行人,一看就知道受到胁迫,这对夫妻两人身上甚至还有包扎的伤口呢!赵胜不看在刘翠芳这个合作伙伴的份上,也得看在老板林棋的份上,出手搭救一二!

    至少这个贪婪的婆娘和傻大个伊万洛夫,不能在他的地盘上出事!

    “这个……你上次不是说想要一批军用物资嘛,他是我丈夫的上司,掌管一个团,我觉得你们两个谈一下会比较好。”刘翠芳非常隐晦的将瓦里希的身份做了解释,而且她相信对方也应该听出来自己的丈夫已经被发现了。

    赵胜很无所谓的点点头,随后便转身走了,刘翠芳见状,连忙拉了一把丈夫,让他带着瓦里希跟着赵胜走。

    瓦里希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从过来就没有受到重视,通过身边的翻译他倒是能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但是那个叫赵胜的,见到自己这个苏联的团长,居然半点尊重的意思都没有,让他感觉很不爽!

    “要是他敢来苏联,不然,我非让他见识一下不尊重长官的后果。”瓦里希咬牙切齿的用俄语说了一句。

    “各位找上门有什么贵干?要什么货,我可以给报价单。要是有好货卖给我,我也可以给出一个报价!”赵胜大刺刺的坐在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让女秘书给倒了几杯琥珀色的黄酒,悠哉游哉的喝了起来。

    短短一个月时间,赵胜已经学会了**,雇佣了一个边境的毛妹,给他当秘书。显然,也是受林总找了个毛妹的刺激。

    赵胜的毛妹,质量虽然不如林总,但也是中俄双语精通,很适合赵胜现在的工作。

    瓦里希原本以为这个看起来挺不错的酒喝起来依然够劲,但是没想到喝到嘴里竟然没有多少酒精味,倒是像糖水,所以瓦里希刚刚喝了一口,就习惯性的吐了出去,以前他在军营里,吃到不合口的饭菜也会这样,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而赵胜就等着瓦里希这样呢,只见赵胜啪的一声把玻璃杯砸在茶几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将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包括见惯了大世面的瓦里希。

    “在我的地盘还想找事?给你敬酒你不喝,要喝罚酒不成?不给主人面子的客人,我们会让他学会如何尊重本地的主人!”赵胜慢吞吞的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又让秘书给倒满了。

    瓦里希见赵胜虽然大声喊叫,但是气势倒是挺沉稳,有想压他一头的意思。他明白这赵胜是故意找茬的,对方一直在等机会和自己正面开战。

    “赵先生,即使这是在中国,我也不怕你,我可是合法的渠道进入中国旅游的苏联干部。如果我出事了,这可是外交大事!”瓦里希胆气顿时缩了几分,换做是在他自己地盘上,他要弄一个人,只要不管灌酒,灌醉了扔到野外,苏联的野外和街头哪年不冻死万把个醉鬼?

    赵胜淡淡一笑,一口又把酒喝光了,不过这次他没有让秘书续酒,黄酒度数虽然不高,但喝多了也不好,这些年跟林总当保镖,赵胜也是赚了几百万的积蓄。而林总给他富贵,让他独当一面,又是获得了千万资产。而且,跟走私商合作太愉快了,他们都是带着现金或是以货易货,不存在什么赊欠。卖给走私商的货物,不赚个50%的毛利润,都不好意说自己在做中俄边境的灰色贸易。所以,现在仅仅是一个月,赵胜就赚了1000万以上。估计,一年保守要赚上亿。

    所以,未来的亿万富商,不仅仅惜命,而且,仅30多岁就开始讲究养生了。比如,黄酒里面加枸杞、野人参。可惜,这些毛子不懂享受,白费了他的上好的药酒!

    “这样吧,生意就应该有谈生意的样子,我这人呢,最讲究义气!我的朋友就跟我自己的家人一样,谁要威胁我朋友,我肯定恨不得搞死他!瓦里希先生,来者不善,一看就是用暴力手段威胁过我的朋友,所以,今天我必须要划出道道,了解这场恩怨!你赢了,今天不给我面子和得罪我朋友的事情一笔勾销。我赢了,你则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略作小惩!”赵胜说着就站起了身,随后向着另外一个屋子走去。

    瓦里希不知道赵胜在搞什么名堂,但是他不去的话就显着好像怕了他似的,所以瓦里希整理了一下便服,随后也跟着走了过去。

    反倒刘翠芳和伊万诺夫两人有些哆哆嗦嗦的,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赵胜是怎么想的,怎么突然要跟瓦里希赌一把?赌什么,如果输了该怎么办?

    而且,如果将瓦里希整的太狠了,他回去后会不会报复?

    进了房间,瓦里希发现赵胜将这里设置成了地下赌场的模样,里面有老虎机和百家乐,只不过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场所,只供赵胜和少数客人娱乐。

    “来吧,你随便挑,说赌哪个就赌哪个,省的说我欺负你。”赵胜拿着被熏好的雪茄,惬意的抽了一口。

    瓦里希看着这些机器,其实他熟的很,毕竟在军营里他们一旦想放松了,也会去苏联开设的地下赌场,在那里,军人很占优势,因为他们时常会赌输了然后不给钱,赌场要是追的太急了,军营里面跑出一队全副武装的大头兵,那些讨债的就怂了!

    不过今天瓦里希却有点不敢玩,因为这里是赵胜的主场。

    “我玩你们中国人最爱玩的骰子。”瓦里希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之后,他决定选一个最简单的,毕竟骰子这东西靠运气的成分居多,而且他自己带了骰子,他不信这样赵胜还能在这上面动什么手脚。

    “好啊,安娜,你去把我们的象牙骰子拿来。”赵胜听了之后也没有惊讶也没有反对,很平常的就让秘书去拿骰子了。

    “不用了,我这有,我不信任你。”瓦里希压根就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开始怕赵胜了,他也不这种情绪是哪里来的。

    瓦里希说完之后就让手下的副官将骰子拿了出来,这是犀牛骨头制作的,如果这要是被林棋看见的话,肯定会骂他们不保护珍稀动物。

    但是在那个时候,大家都是以拥有稀有动物制作的各种东西为荣,因为这是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拿起骰盅,瓦里希闭上了眼睛,随后右手开始有规律的摇晃起来,这是他多年玩骰子的一种独特方法,按照他这个方法可以随心所欲的摇出最大点和最小点,他觉得赵胜和他赌这个就是没有自知之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