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闯鬼村
    有着萧皓提供的疗伤丹药,耶律兜伤势恢复的很快,没用上几天,便是能行动自如了。

    这个时候,萧皓也开始考虑出发的问题了,至于如何安置耶律兜,兄妹三人商议一番后,决定还是问问耶律兜本人的意见。

    “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跟着我去三花大会,要么你自己走。”萧皓直言道。

    撇了撇嘴,耶律兜不悦道:“什么狗屁三花大会,还能比得上本公子生命重要,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江湖儿女是怎么想的。”

    “看来你是不想跟我们走了,那好吧,我们马上各奔东西。”

    萧皓可没心情哄他开心,至于那个域主之子的身份更没当回事,自己本来也没指望在他身上能捞到什么好处。

    “你你你你...你这个家伙为啥总是跟我唱反调,有胆子告诉我,你是哪个家族,或者门派的,信不信我回去后,一道命令灭了你。”

    耶律兜从小霸道惯了,向来都是他骂别人,从来也没有人敢和他犟嘴,这回东域一行,算是憋屈到家了。

    “说话悠着点!”

    话毕,萧皓伸手推了一下大树,只是轻轻一下,看起来平常无奇。

    然而,下一刻,树干内传来“咔嚓”声,随即树皮寸寸龟裂,粗壮的大树断为两截,轰然倒地。

    “我的妈呀,见鬼了!”

    耶律兜哪见过这副恐怖场景,顿时吓得双腿发抖,不敢再招惹萧皓。

    虽然他身边护卫皆是强者,但是他坚信没有一个人能够达到这般实力,按照他所想,这已经超出了人类极限。

    不过,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一点,萧皓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王者级别的存在。

    耶律兜可不傻,能跟随在这样的强者身边,自己的人身安全就有了保障,即便晚回去个一时片刻,也不会影响到大局,倒不如安下心来,与他们一同去参加三花大会,就当是游山玩水了。

    “咳咳,其实我也没玩够,那就一起去吧。”

    耶律兜把话又兜了回来,故作一副很随意的表情。

    “跟着我可以,不过你要无条件听从我的安排,否则,我们还是要分道扬镳。”

    “真啰嗦,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话毕,耶律兜气呼呼的走开了。

    ……

    次日清晨,四人离开了村落。

    为了安全起见,萧皓强迫耶律兜打扮成中年大叔的模样,顺便又找出个根扁担,两边筐里装上了食物,让他一路上挑着,不许拿下来。

    而思绿与方琪同样打扮成小伙模样,紧紧跟随在萧皓身后,有说有笑。

    “天哪,我的脚,我的脚!”

    走出十几里地,耶律兜“噗通”坐在地上,大喊起来。

    转过身来,萧皓眉头紧锁:“脚怎么了?”

    把鞋子脱掉,耶律兜指着脚趾头,呜咽道:“起泡了。”

    闻言,萧皓哑然无语,心想,他大哥要弄死他,或许是对的,这种货色要是当上了北域域主,老百姓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抬头看了眼天色,思绿微笑道:“大哥,不如我们休息一会吧。”

    “好吧。”萧皓无奈道。

    闻言,耶律兜如获大赦,兴奋的躺在草坪上哼哼起了小曲,那副懒散的模样纯粹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所应有的表现。

    “兜兜,你不恨你大哥嘛?”方琪好奇的问道。

    耶律兜双手枕着脑袋,不以为然:“恨有什么用,难不成我还能杀了他嘛。”

    “可是他却要狠心杀你啊。”

    这样的回答,让方琪感到震惊。

    耶律兜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做人不大气,如何能干成大事,我可不想学他那样,小肚鸡肠。”

    闻言,萧皓简直是刮目相看,没想到一向顽劣的兜公子居然能说出这么有内涵的话来,看他的表情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发自肺腑之言。

    “假如给你个机会成为北域域主,你会怎么做?”萧皓饶有兴致的问道。

    这个话题比较新鲜,耶律兜摸着下巴,考虑半晌,若有所思:“最起码我也要天天山珍海味,娶个三五十房老婆,生一堆娃子,没事弹弹琴,吟吟诗,调**,斗个蛐蛐啥的吧。”

    “呃...”

    三人瞠目结舌,再次刮目相看。

    “哈哈,逗你们玩的!”耶律兜乐的直掉眼泪,片刻后,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认真的道:“假如我成为北域域主,先收拾贪官污吏,然后发展经济,除悍匪,灭恶霸,让老百姓安居乐业,过上富足的生活。”

    萧皓与思绿表情还算淡定,而方琪则是目露崇拜,满脸花痴的表情。

    女人就是这样,往往因为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突然间对异性心生好感,显然耶律兜那副认真的模样,打动了方琪。

    “没想到你认真起来也挺有魅力的。”萧皓夸赞道。

    甩了甩头发,耶律兜又恢复到纨绔子弟的状态,咧嘴道:“本公子的魅力岂是你们这些贱民能够窥探与理解的。”

    “嘭”

    “啊...”

    耶律兜双手捂着屁股在半空中秀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紧接着“吧唧”摔进草丛中。

    萧皓拍了拍腿上的灰尘,随即打了个响指,淡淡的道:“出发!”

    在大山中转了两日,四人来到了山脚下,恰巧迎面走来一名采药的老者。

    “老伯,请问一下,附近可有村落,我们想落脚休息一下。”萧皓礼貌的问道。

    “附近没有。”老者回答道。

    “老家伙耍我们是不是,附近没有村落,你是从坟茔地爬出来的啊。”耶律兜抢先质问道。

    “咦,你这个人好不讲道理,你是问路,还是想欺负我老人家。”

    &nb

    sp;   话毕,老者放在竹筐,伸手从里面摸出一把镰刀,怒目而视,显然老者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火爆脾气。

    “你他妈的不会说话就别说话,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萧皓臭骂了一顿,然后扭头看向老者,赔礼道:“老伯,他脑袋有问题,别和他一般见识。”

    “这还差不多。”

    老者随手将镰刀丢进筐里。

    “方才老伯所说附近没有村庄是什么意思?”

    萧皓心中也感到疑惑,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凡山脚下都会有村落才对。

    “哎,你们有所不知,其实往前走不远的确有个村落,只是那里已经成为了禁地,活人根本不能靠近,否则必死无疑。”老者沉声道。

    眨巴几下眼睛,萧皓苦笑道:“抱歉,我听的不是很明白。”

    “哎,年轻人就是太好奇了,实话告诉你吧,那个村落闹鬼,你们要是进去住,肯定会被妖怪吸成干尸的,今天算你们命大,幸好遇见了我,不然的话,追悔莫及。”

    “闹鬼?”

    一听到这个敏感词语,两位姑娘都是花容失色。

    闻言,萧皓爽朗的大笑起来,鬼神一说,他向来不信,如果真有妖魔鬼怪,厉鬼作祟,那么死在他手中的人,岂不是早就找他来索命了。

    “你笑什么?”老者狐疑道。

    “我觉得很新鲜,很刺激。”萧皓笑道。

    “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话毕,老者不再理会他们,背起竹筐进了山。

    “哼,要不是看他岁数大,我一扁担削死他,我也不信有什么妖魔鬼怪,走,我们去参观一下。”

    耶律兜玩心大起,像他这样的纨绔子弟,整天无所事事,满脑袋想的都是怎么能够找到乐子,找到刺激的事,这回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岂会轻易错过。

    “我们还是别去了。”方琪紧张的道。

    “不去的话,又要住在外面,你能受得了,本公子可受不了。”耶律兜道。

    方琪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

    “既然兜兜有这个雅兴,我们就陪你走上一遭。”

    萧皓倒是爽快的答应下来,于是四人奔着**赶去。

    半晌后,一个破旧不堪,村外长满杂草的村落进入眼帘。

    “嘎嘎...”

    几只乌鸦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给这个**披上了恐怖的外衣。

    “刺激,真刺激!”

    耶律兜砸了咂舌,眼中有着兴奋之色。

    “刺激的在村里面呢,你可别再关键时刻,吓尿裤子了。”萧皓讥笑道。

    “哈哈,放心吧,保证不会尿裤子,不过...”顿了下,耶律兜瞅了眼,两位姑娘,坏笑道:“不过,若是有机会亲眼目睹女人尿裤子,也是件很刺激的事情。”

    “嘿嘿,我实在难以置信,域主大人是怎么把你调教出来。”

    男人之间谈到猥琐的话题,都会很兴奋,尤其是两个都很开朗,很外向的男人,萧皓颤抖着肩膀,坏笑着。

    “你俩可真是...”

    方琪想了半天,愣是找不出能够形容的话语,无奈站在一旁,气的直跺脚。

    “啊,什么东西飘过去了。”耶律兜惊呼道。

    这么一喊,方琪犹如兔子般“嗖”的钻进耶律兜怀中,吓得一个劲哆嗦。

    耶律兜舔了舔嘴唇,一双咸猪手肆无忌惮的在方琪身上游走起来,嘴中不停的安慰道:“没事没事,方才是我眼花了,嘎嘎...”

    “你...”

    方琪知道上当了,一怒之下,伸出娇手狠狠掐了把耶律兜腰间。

    “嘶...好疼,好爽哇,哈哈...”

    耶律兜痛并快乐着,表情满是疯狂与刺激。

    站在一旁,思绿掩嘴而笑,或许是羞臊的原因,脑袋扭到一边,然而就是这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意外发现草丛中似乎有几道朦朦胧胧的黑影闪动。

    “啊,鬼,真的有鬼!”

    思绿吓得尖叫起来,原本还在嬉闹的耶律兜闻听此言,一翻白眼,直接昏了过去。

    “嗖...”

    萧皓收起笑容,暴冲而去,手中长枪在半空中划出凌厉无比的耀眼寒光,他自信这一枪横扫出去,鸟它什么妖魔鬼怪都得皮开肉绽,魂飞魄散。

    “啊...”

    草动中发出阵阵惊呼声。

    “尼玛,什么情况?”

    眼看就要击中目标,萧皓猛然发现,草丛中哪有什么妖魔鬼怪,分明就是五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情急之下,身体迅速回转,险而又险的改变了攻击方向。

    “唰...”

    长枪紧贴着五位年轻人身边扫过,所过之处,漫天飞舞着杂草,一道足有半尺深的沟渠顿时乍现而出,空气中飘散着焦烧味道。

    见此情景,五位年轻人扔下兵器,“噗通噗通”全部瘫坐在地上,表情呆傻。

    长枪狠狠戳进地面,萧皓面若寒霜,冰冷的呵斥道:“你们是什么人?”

    片刻后,五人渐渐回过神来,其中一人紧张的道:“我...我们是探险者!”

    “是啊,我们是来寻求刺激的。”

    “别误会,我们是正儿八经的城里人。”

    其余四人纷纷跟着解释道,生怕眼前年轻人一个不高兴,戳死他们几个。

    闻言,原本昏迷不醒的耶律兜猛得睁开眼睛,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五人面前,东瞅瞅,西瞧瞧,当确定是人,不是鬼以后,勃然大怒,抡起脚就是给探险者们一顿暴踢。

    “妈了个蛋的,让你们吓唬本公子,我活活踢死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