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天武神传 第263章 你都啥逼样了
    天际泛白,萧皓始终未见陆铭踪影,不由得心生疑。

    按理说,以陆铭的速度早应该赶过来了才对,为何迟迟未到,莫非真被官方生擒了?随即又否定了,因为这个概率几乎为零。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陆铭不辞而别了,或许他认为跟在自己身边根本是浪费时间,毕竟他是宗门执事,长时间未归,又没有音讯,很容易让宗门误以为他残害同门,一走了之。

    那样的话,陆铭可成了罪人,估计他是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所以才打算返回宗门把事情交待清楚,等候宗主发落。

    “我们走吧。”

    “不等陆前辈了?”

    两位姑娘表情有些复杂。

    耸了耸肩,萧皓无奈道:“我们脚下是无涯城管辖地界,若是在耽搁时间,想走可难了,至于老陆让他随遇而安吧。”话毕,马鞭一挥,扬长而去。

    一路向北而行,三人并未遇到追兵,转眼过去三天,这日,马车正在官道行进,萧皓忽然发现前方一颗大树下趴着一个人,于是勒住缰绳,紧忙跳下来查看。

    掀开车帘,两位姑娘看见萧皓搀扶着一个人,互相看了眼,随即也走了下来。

    “萧公子,他没事吧?”

    眼前是一位昏迷不醒的年轻人,破衣烂衫,头发蓬乱,满脸血渍,胸口有着一道显目的伤口,周边皮肤翻卷,足见伤势极其严重。

    “气息还算稳定,并无生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一时半刻很难醒过来。”

    检查完伤势,萧皓从怀掏出一颗恢复气血的丹药纳入此人口,然后四下瞅了瞅,脸庞有着犯难之色。

    如果不管此人,即便服下了丹药,也有很大可能会死在这里,可是带着他又不是很方便,一时间实在是拿不定主意该如何处理。

    思绿聪颖过人,顿时猜出萧皓所想,稍稍犹豫,淡淡的道:“我见此人眉清目秀,双手无茧,想必也不是普通人,我们既然遇见了他,也算是苍冥冥之刻意安排的,萧公子还是带他吧。”

    “带倒是可以,不过要麻烦你俩细心照料他了。”

    两位姑娘有心想救,萧皓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于是将其搀扶到车厢内,做完一切,三人重新车,继续出发。

    时间飞逝,转眼天黑,萧皓正打算寻找个村庄安顿下来,在这时,忽听车厢内传来方琪的惨叫声,心一惊,伸手迅速掀开车帘,只见那名年轻人面部狰狞的双手死死掐着思绿脖子。

    “妈的咧!”

    怒骂了声,萧皓手指一弹年轻人手腕,顿时年轻人惨叫一声,松开了双手,紧接着被萧皓扯住头发,硬生生从车厢内扔了出去。

    “噗通”

    狠狠摔在地,年轻人挣扎了几下,便是再次陷入昏迷。

    “你没事吧?”萧皓担心的问道。

    一阵剧烈咳嗽过后,思绿渐渐恢复过来,声音沙哑的道:“没事。”

    “他怎么会突然袭击你?”

    “我也不知道,他醒来跟发疯似的,想必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变成这样。”

    回忆起方才一幕,思绿不寒而栗,要不是有萧皓在身边,恐怕方琪根本无法阻止住那名年轻人。

    方琪惊魂未定:“带着他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还是不要管他了。”

    “同时天涯沦落人,弃他而去,等同于杀了他,于心何忍。”

    思绿并没有要放弃的打算。

    “好吧,那你俩小心点,等到他恢复过来,我在想办法安置他。”

    出了这么个小插曲,萧皓算是长了记性,找出根绳子将年轻人双手捆住,然后重新扔进车厢内。

    半晌后,萧皓在一座山脚下,寻到一个村落,于是驾驶着马车缓缓进了村内。

    村里来了外人,自然会引人注目,几名年猎人并肩走来,随即挡在马车前。

    “这位小兄弟是来借宿的吧?”一名魁梧的年猎人,询问道。

    “是的,有劳几位大哥行个方便,给我安排出几个房间。”

    话毕,萧皓随手丢过去几十两碎银。

    见萧皓出手阔气,几名猎人知道非富即贵,随即不敢怠慢,在前面引路,然后将马车停靠在一处草棚。

    “房间很充足,只不过条件差了些,还望小兄弟莫要怪罪。”

    那名猎人看了眼三人,随即目光落在昏迷不醒的年轻人身,微微皱了皱眉,眼有着疑惑之色,继续道:“这位小兄弟似乎是受伤了吧?”

    点了点头,萧皓微笑道:“路遇见了悍匪,虽然我们逃出来了,只不过他挨了一刀,情况有些不妙。”

    “难怪如此,哦,别耽搁时间了,快随我去房间吧。”

    那名猎人顾虑全消,于是带着他们走进一个院落。

    “咚咚...”

    “阿芬,快开门,来客人了。”

    时间不长,一名妇人打开了房门,然后与那名猎人交谈了两句后,随即将萧皓等人请进房。

    将年轻人放在木床,萧皓转身对着那名妇女,微笑道:“大姐,我们一天没吃东西了,麻烦你给准备些好嘛。”

    “嗯,你们稍等。”

    那名妇女转身而去。

    那名猎人凑到木床旁,低头瞅了眼伤口,沉声道:“他的伤口已经感染了,若不及时清洗很难愈合啊。”

    闻言,萧皓丝毫不在意,这可不是心狠,男人受点伤没必要那么娇气,回忆自己曾经受过的伤,那次不是触目惊心,还不是照样生龙活虎的活过来了。

    “清洗伤口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思绿毫无犹豫的道。

    “思绿姐姐,你不怕他...”

    方琪发现失口,紧忙闭嘴巴,不再言语。

    “麻烦大哥打盆温水,准备一条干净的手帕。”

    思绿不为所动,这让萧皓敬佩万分,美丽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善良的心,绝对称得是完美的女人。

    清洗完伤口,三人吃了些东西,然后各自回到房间休息,直到第二天午,房间内传来那名年轻人痛苦的呻吟声。

    “你醒了?”

    站在床边,萧皓注视着年轻人。

    “疼,好疼啊!”

    那名年轻人呲牙咧嘴,冷汗直流。

    “你是个男人,即便是疼也不能喊出来,憋回去。”

    萧皓莫名其妙的升起怒火。

    “你...你是什么人?”

    那名年轻人语气很生硬,似乎对萧皓也没什么好感。

    “是我救了你,应该算是大恩人吧。”

    萧皓面无表情,心有不悦。

    “你去给我倒碗水,我渴了。”年轻人捂着伤口,有气无力的道。

    此话明显带着命令的语气,萧皓本是个刺头,小魔王,眼珠子里岂会容得进沙子,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将年轻人拎了起来。

    “兔崽子,你当老子是什么,连句道谢的话都没有,还敢跟我装大半蒜。”萧皓怒骂道。

    “啊,疼疼疼,救命啊!”

    年轻人疼的五官扭曲,四肢抽搐,眼看要口吐白沫,翻白眼。

    “萧公子,快住手。”

    思绿赶了过来,顿时被眼前场景,惊得魂不附体。

    “这种人应该让他自生自灭。”

    萧皓抖手将他扔在床。

    这些时日的相处,思绿看得出来,萧皓亦正亦邪,于是不敢多说什么,随即走到床边看向那名年轻人,红唇微启:“萧公子是好人,他不会伤害你的,需要什么跟我说是了。”

    “我只想喝点水,至于嘛,不给喝算了,为啥动手打我啊。”年轻人呜咽道。

    “行啊,倒打一耙,你小子我还坏。”

    萧皓气的脸色铁青,明明是这个小兔崽子语气不善,惹来自己发飙,反而弄得自己跟个恶人似的,这回算是遇见高手了。

    闻言,思绿苦笑不得,随即走到桌旁倒了碗水,然后递给那名年轻人喝了起来,那种体贴入微,关心备至的举动着实让萧皓有些羡慕嫉妒恨。

    “多谢,哦,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那名年轻人恢复了一些状态,用着好的目光打量着思绿。

    “我叫思绿,那位公子叫萧皓。”思绿介绍道。

    “思绿,思绿,嗯,好名字!”那名年轻人夸赞道。

    闻言,萧皓犹如吃了苍蝇般,恶心够呛,心想,你都啥逼样了,造得跟个鬼似的,还有心情玩风雅。

    “你怎么称呼啊?”思绿问道。

    “我叫耶律兜,你可以称呼我兜公子。”

    那名年轻人勉强挺了挺胸膛,眼闪烁着得意之色。

    “噗,哈哈...”

    萧皓捧腹大笑,心想,这么个破名至于那么神气嘛,还以为多好听,多儒雅呢,听着别扭无。

    “混蛋,你敢笑话我。”

    耶律兜怒目而视。

    “有何不敢,算你老子站在我面前,我照样如此,哈哈...”

    萧皓笑的眼泪直流,猫着腰蹲在地,使劲掐着大腿根部,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结果却是适得其反,完全无法控制。

    见此情景,思绿瞠目结舌,不知道是自己没有笑点,还是萧公子太敏感,一个名字而已,至于笑成这个程度嘛?

    “笑够了没有,你们没有听过耶律这个万人敬仰的姓嘛?”

    耶律兜顾不疼痛,声嘶底里的咆哮道,那副表情恨不得要吃了萧皓似的。

    “耶律?”美眸眨巴几下,思绿喃喃自语道:“好熟悉的姓氏,似乎北域域主是这个姓氏。”

    “不错,我是北域域主之子,耶律兜!”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