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别把他当人看
    回到将军府以后,王朗独坐桌旁,闷闷不乐的饮酒。

    就在这个时候,王朗打了个哆嗦,猛然间想起了什么,随即起身,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桌案上拿起罪犯肖像端详起来。

    片刻后,王朗倒吸口冷气,举手将肖像摔在地上,大骂道:“吴家简直太猖狂了,竟敢把老子当猴耍,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来人,来人!”

    “将军,有什么指示?”

    副将走了进来。

    “马上调集三营兵马,随我前去吴家缉拿凶手。”王朗吼道。

    闻言,副将满脸懵逼,他们刚从吴家返回来,将军这是又抽哪门子邪风。

    “你还愣着干嘛?”王朗怒问道。

    擦了把冷汗,副将小心翼翼的道:“将军,我没太听懂你的意思。”

    “那个凶手就在吴家,是我亲眼看见的,只是当时懵住了,一下子没认出来。”王朗气急败坏的道。

    “呃,将军确定,没有认错人?”

    副将半信半疑,吴家明知道官方要进府搜查,凶手躲起来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在府内与将军相遇,这事说出去,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他抢走了我那么多钱,即使他化成灰,老子也能认出来。”

    王朗十分肯定在长廊里面遇见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凶手。

    稍稍犹豫,副将沉声道:“就算将军没有认错人,我们翻回头再去搜查,想必他们也所有准备了,还不如让他们放松警惕,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来个突然袭击。”

    闻言,王朗渐渐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副将所言的确有道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自己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只要行动迅速,人赃并获,吴家也算走到了尽头。

    “好吧,你去安排一下,切记,这次行动千万不要保密。”王朗嘱咐道。

    “属下遵命!”

    副将转身离去。

    ……

    房间中

    “事情有些变故,你们乔装打扮一下,最好是女扮男装,今晚我们就出城。”萧皓提醒道。

    两位姑娘面面相窥。

    “萧公子,如果有危险的话,你就独自离去,我俩不想拖累你。”思绿担忧的道。

    方琪附和着点了点头,表情很是认真。

    “能有什么危险,我只是不想血流成河而已。”萧皓淡笑道。

    两位姑娘哑然无语,她们承认萧皓身份不简单,但是并不认为,身份就代表着实力,殊不知无涯城强者如云,凭借他单薄的身体岂能力挽狂澜,杀出重围。

    就在这时,陆铭走了进来,看了眼两位姑娘后,目光移向萧皓,沉声道:“你把我叫来有什么事情嘛?”

    “今晚你去将军府暗杀掉王朗,然后趁机溜出城内,我们在城北五十里集合。”萧皓开门见山的道。

    “呃,怎么又是我?”

    陆铭黑着脸,心中不悦,他又不是下人,被萧皓这样吆五喝六的随意指使,完全丧失了自由与自尊。

    “老陆,我最近发现你脾气挺暴躁啊,动不动就敢跟我耍脸色,用不用我把你干过的龌龊事说出来与大家分享下。”萧皓怒道。

    “打住,我同意了。”

    陆铭就怕提这事,方才那股子不爽劲顿时烟消云散了,他可是太了解这位小祖宗口无遮拦的破嘴了。

    “切记,一旦发现城内大乱,你就把追兵引走,然后往相反的方向逃窜,如果城门关闭,你就直接硬闯吧。”萧皓提醒道。

    “这样太危险了吧?”

    两位姑娘表情凝重,隐隐有着担忧,如果为了她俩,而要牺牲掉一人,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

    “你俩不用担心,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恕罪。”萧皓安慰道,然后看向陆铭,微笑道:“老陆,我说的对不对?”

    “对个屁!”

    陆铭气的咬牙切齿。

    ……

    夜幕下,将军府灯火通明,王朗顶盔掼甲,倒背着双手,徘徊在大厅内,时不时,抬头瞅瞅天色,一副焦急不安的神色。

    这是他上任以来,最棘手的事情,也是避无可避的,原因很简单,他要搞垮吴家,他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在这种状态下,人是会变得很疯狂,导致失去理智。

    “禀将军,三营集合完毕!”

    一名传讯士兵跑了进来。

    “好,很好,告诉副将随时等候命令。”

    “遵命!”

    传讯士兵迅速退下。

    王朗摸了摸腰间披挂的战刀,嘴角掀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喃喃自语:“吴文德,今晚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道身影犹如暗夜苍鹰划过天际,轻轻落在了将军大厅的房檐上。

    手指轻弹,数根银针闪电般刺进门前四名守卫后脖颈内...

    守卫身体微微摇晃,紧接着瘫软倒地,人事不醒。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那道身影顺势跳了下来,身形一闪,瞬间发飙进大厅内。

    王朗眼前一花,还未来得及呼救,一只犹如铁钳的手就已经扼住了咽喉。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王朗大惊失色,以至于小便失禁,尿液顺着裤脚“哗哗”流了下来。

    陆铭皱了皱眉,显然被尿骚味熏得有些头昏脑涨,没有任何交流,右手用力一扭,瞬间掰断了王朗的脖子。

    扔下尸体后,陆铭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直到巡逻士兵发现,这才不疾不徐的跑掉。

    “咚咚...”

    “将军遇害了,抓刺客啊!”

    惊呼声,警鸣声响彻云霄。

    ……

    吴家后门,萧皓三人悄悄溜了出去,直奔城北大门...

    按照时间推算,再过半个时辰,城门便要关闭,他们必须敢在关闭之前逃离出去。

    今晚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格外热闹,副将收到王朗被暗杀的消息后,吓得魂不附体,紧忙带着三营士兵,在城内展开搜查。

    听着城南方向此起彼伏的马蹄声,与连绵不绝的火把,萧皓咧了咧嘴,加快了脚步。

    半晌后,三人来到城门下,此时那里仍有几十名百姓正排队等待着出城。

    “妈的咧,来不及了,跟我走。”

    萧皓不想耽误时间,顾不上男女关系,一手牵着一个,直接插队进去。

    这种做法,自然会引来后面百姓的怒火,不过当他们看见,随风飘来的数十张银票,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蹲在地上哄抢起来。

    时间不长,三人顺利的通过城门逃离出去。

    来到外面以后,萧皓追上一辆马车,不由分说,将富人的护卫以及马夫全部打晕,紧接着三人坐上马车扬长而去。

    “萧公子,你之前是做什么的?”方琪好奇的问道。

    “什么意思?”

    萧皓茫然不解。

    “你方才的样子好凶,而且很不讲道理,有点像...”

    “像什么?”

    “像悍匪。”

    萧皓哑然无语,心想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俩,再说那是我的老本行,说句难听的,我都够温柔了,要是换做吴塔,别说是抢车,说不准都会把那些人肚子踩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与萧公子说笑,也不知道,那位前辈逃没逃出来。”思绿担忧的道。

    “是啊,那位前辈就算全身是铁能打几颗钉,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军队,只怕是凶多吉少了。”方琪言归正传道。

    挥了两下马鞭,萧皓淡笑道:“那你俩干脆就别把他当人看。”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说笑,实则是认真的,一个先天强者连追兵都摆平不了,传出去非得让人笑掉大牙。

    半晌后,马车停靠在了一片密林的边缘,萧皓呼了口气,随即跳了下来。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萧皓微笑道。

    思绿看起来倒没有什么,可是方琪一路颠簸,却显得有些脸色苍白,一双娇手死死捂着肚子,冷汗直流,表情极为痛哭。

    “她不会闹肚子了吧?”

    萧皓心中猜想,于是清咳了咳,尴尬的道:“别憋着了,快去吧。”

    “我憋什么了?”

    方琪忍着疼痛,茫然不解。

    “要拉就快拉,这就不是能憋住的事,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可是我们再逃命,你若不尽快解决,等到追兵赶来,你想拉都没机会了。”

    萧皓本不想说,可是时间仓促啊,只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

    “你...你...你是流氓。”方琪杏眼圆睁,怒道。

    伸了伸舌头,萧皓红着脸,不再言语,心想,哼,我看你能憋到啥时候。

    “思绿姐姐,我...”

    方琪目露求救的目光,看向思绿。

    “我明白!”

    思绿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看向萧皓,轻声道:“萧公子,能不能先离开一下?”

    “呃...”

    萧皓满脸黑线,心中猜想,搞什么,她不会要就地解决吧。

    思绿红着脸,凑到萧皓耳边,悄悄嘀咕了几句。

    闻言,萧皓方才恍然大悟,于是余光下意识的偷瞟了眼方琪下半身,挠了挠头皮,尴尬笑道:“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那你们先忙,我去外边透透气。”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