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这都不算个事
    ,精彩小说免费!

    两人这么一吵,顿时暴露了目标。

    思绿与方琪花容失色的看向两人,心中冒出无数个问号,正人君子,绝世好男人,居然在偷窥。

    “咳咳,那个...你们继续,我啥也没听见,哈哈...”

    萧皓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陆铭也知道自己惹祸了,哪还敢继续逗留,于是脚底抹油“唰”的开溜。

    “萧公子,你紧张什么?”方琪笑问道。

    “没...没有啊。”

    伟岸形象崩塌,萧皓算是尝到了苦果,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没有?那你为什么流汗了?”方琪打趣道。

    “热,真热啊,哈哈...”

    擦了把冷汗,萧皓苦不堪言,这可真是活受罪,没事闲的蛋疼,偷摸乱听什么东西,这下可好,被人家逮个正着。

    “方琪,不要再和萧公子开玩笑了。”

    思绿上前解围,这才化解了尴尬。

    萧皓挠了挠头皮,傻笑了几声,紧接着灰溜溜的跑掉了。

    ……

    小花楼被洗劫的事情轰动了全城,街头巷尾都在纷纷热论。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发生,众所周知,小花楼可是鹤立独行般的存在,这么多年来,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各大势力都要给上几分薄面,这背后自然少不了有人撑腰。

    百姓们只知道表面的一些事情,可是各大势力首脑却是心知肚明,小花楼真正的幕后老板乃是城主麾下得力战将王朗所开办的,这也解释了这么大一块肥肉为什么没有人敢动。

    全城戒严,大批军队设卡在主要的街道上对可疑人员进行盘查,搞得百姓们人心惶惶,足不出户。

    吴家大厅

    “凶手居然是萧公子。”

    吴文德拿着官方下发的通缉令与凶手肖像,整个人呆若木鸡。

    “一旦让王朗知道是吴家窝藏罪犯,这件事情可是有些麻烦了。”大长老表情凝重的道。

    “难怪萧公子随身带着这么钱,然后又大半夜跑到吴家,原来是有意拿我们当做挡箭牌。”

    按照帝国律法,统领级别以上的官员是不可以私底下经商的,毕竟他们手中有着实权,若是为了一己私欲,疯狂敛财,必然搞得当地经济崩塌,百姓苦不堪言,所以吴文德并不在乎王朗。

    而,萧皓这么做,吴文德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就像他们之前分析的那样,萧皓所在的家族遇到了资金困难,这才派他出来捞钱。

    而捞钱最快的手段,就是抢!

    “没想到超级大家族也会做出这种低俗恶劣的事情,真是让老夫另眼相看。”

    大长老唏嘘不已,心中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言重了,我猜测超级大家族并没有示意,或者暗示他该怎么做,而萧公子立功心切,同时也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吴文德打定主意要把宝押在萧皓身上,所以无论长老们说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心甘情愿的去当这个挡箭牌。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长老问道。

    “等,等到玄冥帮彻底覆灭!”吴文德沉声道。

    ……

    萧皓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居然还惊动了官方,现在的自己算是当之无愧的无涯城大红人,估计自己只要抛头露面,瞬间就会被人认出来。

    两位姑娘也是惶恐不安,本以为萧皓是凭借身份地位,才让她俩如获重生,万没料到,这位看上去人畜无害,温文尔雅的公子居然堪比悍匪!

    “萧公子,这件事情想必吴家高层早已经知晓了,我们留在这里恐怕不太安全了,应该尽早离去,方为上策。”

    思绿自幼在官方家庭中成长,自然懂得什么叫人心险恶,利益熏心,天下间,没有绝对的敌人,更没有绝对的朋友,永恒不变的只有利益,虽然这种想法很偏激,但却很实用,往往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不用担心,他若是想走,无涯城还没有人能够拦得住。”

    陆铭丝毫不受影响,更不会放在心上,就凭萧皓那套神鬼莫测的轻功,谁能追得上,抓的住。

    两位姑娘面面相窥,不知陆铭所言是什么意思。

    “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这两天我们就离开无涯城。”

    萧皓没有多说什么,随即转身离去。

    时间不长,萧皓来到大厅中,此时吴文德与长老们正在商议此事,看见萧皓走了进来,顿时全都闭上了嘴巴。

    “明日我就准备行动,你们做好万全准备。”萧皓开门见山道。

    愣了愣,吴文德略显震惊的道:“外面有些变故,不如在等等吧。”

    虽未明言,萧皓也知道所谓变故是什么意思,抿了口茶,侧目看向众人,淡笑道:“对我来说,这都不算个事。”

    这句话充满了霸道与不屑,更彰显了超级大家族的底蕴,洗劫小花楼能怎么样,官方通缉又能怎么样,谁敢动我试试。

    闻言,吴文德拍案而起,激动的道:“既然如此,吴家愿意全力配合萧公子!”

    ……

    转眼到了第二天,吴家眼线传回情报,玄冥帮帮主火锋与几名黑帮势力首脑正在锦悦酒楼内喝酒。

    目送着萧皓离去的背影,吴文德第一次感到有些紧张,有些兴奋,来回渡着步子,双手不断揉搓着,以此来缓解心情。

    包间内,火锋与黑帮首脑们推杯换盏,彼此交谈,话里话外充斥着对玄冥帮的敬畏与支持。

    “只要火帮主一句话,我甘愿充当马前卒,为玄冥帮效犬马之劳。”一名黑帮首脑,奉承道。

    “阿豹,我们是老朋友了,不必那么客气,玄冥帮有吃肉,绝不会让诸位兄弟们喝汤,来,为了大计,为了称霸无涯城,我们干一杯!”

    火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阴厉的老脸堆满微笑。

    玄冥帮大公子火鸽森然笑道:“父亲,据探报那晚小花楼被洗劫,曾有一辆马车出现在后门,然后奔着吴家方向消失掉了,所料不错,此事必然与吴家脱不了关系,假如我们把线索提供给王将军,岂不是坐收渔利。”

    “哦,还有这等事?”

    火锋双眼精芒闪烁,饶有兴致。

    “是啊,父亲,管它有鱼还是没鱼,先打它一网再说,说不准会有什么收获。”火鸽笑道。

    “你有这份城府与心机,为父很是欣慰,哈哈...”

    火锋很满意儿子的表现,玄冥帮走的本就是不寻常路线,没有些手段,怎么会让人臣服。

    “玄冥帮后继有人,真是可喜可贺!”

    “是啊,火公子年轻有为,又与我们极其投缘,这都是出自火帮主用心栽培,我可不是说大话,不信走着瞧,用不了两年,玄冥帮必然成为无涯城当之无愧的龙头!”

    “来,我们提前恭祝火帮主梦想成真。”

    又是一番恭维,场中气氛推向了**。

    “吱嘎”

    房门推开,一位身材黑色斗袍的神秘人走了进来。

    “什么人?”

    众人扭头看去,怒目而视。

    神秘人低着头没有说话,而是伸出一根手指做了“嘘”的手势。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满头雾水,这可是黑帮首脑聚会,毫不夸张的说,在座的诸位,随便一人都是城内风云人物,普通人见到他们躲还来不及呢,怎么还有人敢在这里撒野。

    “哼,装神弄鬼!”

    那名叫阿豹的黑帮首脑是个暴脾气,见此情景,顿时火冒三丈,酒杯一摔,顺手抄起大刀,便欲大打出手。

    “唰”

    “噗...”

    一道寒光从斗袍内爆闪而出,不偏不倚的刺进阿豹咽喉,明晃晃的枪尖从后脖颈贯穿而出,瞬间鲜血飙升而出。

    神秘人单手持枪,将阿豹定格在原地。

    阿豹面露绝望,方才还好端端的,眨眼间自己就要快死去了,他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噗通”

    长枪一收,阿豹仰面倒地,瞬间失去生机。

    “朋友,这是什么意思,进来就杀人,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中了吧。”

    火锋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摸向腰间软剑。

    “回答正确!”

    神秘人掀开了斗帽,一张冷峻的脸庞露了出来,紧接着嘴角掀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居然是你!”

    眼前这位年轻人不就是当日在小花楼让自己难堪的家伙嘛,火锋有些惊讶,自己没去找他麻烦,他却是主动送上门来了,不过看他方才出手,也绝非善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