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小暴力手段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交谈中,萧皓方才知晓,眼前这位叫思绿的姑娘居然是云海城城主的女儿。

    四个月前,域主大人突然罢免了云海城城主思虎烈的官职,并且以贪污行贿,残害百姓的罪名将其打入死牢。

    一番严刑拷打,刑讯逼供,思虎烈悲愤交加,断然选择了自尽。

    没有口供,画押,官方无法定罪,无奈只好草草了事,就这样思家满门逃过了一劫。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思家百十余口在搬迁的途中,又遇到悍匪的血腥洗劫,一番屠戮后,思绿在管家掩护下终于幸存下来。

    几经周折,手无缚鸡之力的思绿晕倒在无涯城地界,当再次转醒时,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深陷狼窝。

    这种遭遇的确值得怜悯与同情,萧皓安慰了几句后,思绿姑娘这才止住眼泪。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萧皓微笑道。

    “公子眼中有神,平静无波,与那些坏人截然不同,所以我断定公子是个好人。”

    思绿可是个才女,琴棋书画,天文星象,样样精通,偶尔也会跟着父亲学习类似于帝王心术的法门,识人断人,极为精准。

    今日傍晚,观其天象,紫薇星正在向自己的本命星靠近,她就推算出,必有贵人前来解救,殊不知,一见面,愕然发现是一位看似单薄的年轻公子。

    不过,这位公子能走进房间,足以证明,他绝非凡人,不是身份尊贵,地位显赫,就是背景极其强大。

    “思绿姑娘,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萧皓对她颇有好感,那种感觉并非男女之间爱慕,而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再次重逢,欣喜之余,敞开心扉。

    思绿黯然神伤,低头不语,羊入虎穴,谈何今后打算。

    见状,萧皓知道自己失口了,紧忙补充道:“一城之主的女儿岂会在此受辱,放心吧,今晚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真的嘛?”

    思绿瞪大美眸,声音激动。

    萧皓打趣道:“当然,你若是执意留在这里,我也爱莫能助。”

    思绿破涕为笑,激动不已,只要能逃离此地,今后让她做牛做马,为奴为婢都可以,总好过被那些男人们蹂躏践踏。

    “可是老鸨会同意你带我走嘛?”

    思绿担心的问道,她可是知道小花楼的规矩,想要赎身极为困难,不然的话,那些有钱有势的男人早把这里貌美如花的女人全都买走了,何必隔三差五总往小花楼跑。

    耸了耸肩,萧皓笑而不语,他可没有卖弄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正常走是绝对行不通的,唯有来点小暴力手段,方能让老鸨知难而退。

    另外,自己的三百万银票可不能白白扔在这里,也是时候收回来了,顺便再多赚点零花钱。

    思绿收拾好包袱,然后走到桌子旁,一口吹灭蜡烛,轻声道:“咱俩一会从三楼跳下去逃生,公子要有个心理准备,一旦被抓,你就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就可以了,我保证绝不会连累公子。”

    “呃...”

    萧皓满脸懵逼。

    打开窗户,思绿悄悄窥探起下方巡逻守夜的打手,表情凝重:“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巡逻人员都是每隔半个时辰交接岗位,在这期间我们完全有机会避开他们的视线,逃之夭夭,只是这么高跳下去,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摔伤,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公子,公子...”

    回头望去,思绿惊讶发现屋内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萧皓早已消失不见。

    ……

    半晌后,一辆马车停靠在了小花楼的后门,陆铭收起马鞭,气呼呼的闭目养神。

    大半夜不睡觉,被萧皓揪起来充当马夫,想想就让他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好赖不济也是先天强者,就不能尊重一下自己嘛,每次都是这样被呼来唤去的,真是要命。

    时间不长,后门有了响动,几名小花楼打手捧着金属箱子走了出来,然后将箱子一个个摆放在车厢内。

    陆铭狐疑,搞不懂他们这是干什么,不过有点可以确定,这些都是萧皓刻意安排的。

    “就送到这里吧,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公子慢走!”

    萧皓带着两名貌美女子走了出来,随即后门缓缓关上。

    瞪了眼陆铭,萧皓不悦的道:“愣着干嘛,下来啊,怎么一点眼力价都没有。”

    “哦”

    陆铭跳下马车,懵逼的站在地上。

    掀开车帘往里面瞅了眼,萧皓嘿嘿笑了笑,随即扭头看向两名女子,道:“抱歉,车厢内没有空间了,若不嫌弃,我们三个并肩坐在外面吧?”

    两名女子目露胆怯的点了点头。

    从陆铭手中抢过马鞭,萧皓与两名女子坐上了马车。

    “我呢,我坐哪啊?”

    见萧皓准备离去,陆铭紧忙询问道。

    “你腿脚比马快,先去吴家打个招呼,告诉他们,我一会登门拜访。”顿了顿,萧皓咧嘴继续道:“切记,别丢了我的脸面,滚吧!”话毕,马鞭一挥,扬长而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哪个吴家啊?”

    陆铭欲哭无泪,这小祖宗到底在耍什么幺蛾子呢。

    离开小花楼后,坐在马车上的思绿好奇的问道:“公子,小花楼的人为什么都对你毕恭毕敬的,而且临走之时,还有送给你这么多礼物?”

    “咳咳,私交甚好。”

    萧皓没好意思告诉她们,方才自己洗劫了小花楼。

    “多谢公子搭救,小女子感激不尽,今后我愿追随于你,为奴为婢。”

    说话的女子正是在小花楼点的那名女子,名字叫方琪。

    临行前,萧皓不忍心看着她受罪,于是心中一软,顺便将她也带上了,这样的话,一来可以与思绿作伴,二来也可以避免一些闲言碎语。

    “不必那么客气,举手之劳而已。”萧皓尴尬的笑道。

    “方才我听公子说,要去吴家,莫非是第一大族的吴家嘛?”方琪好奇的问道。

    点了点头,萧皓表示不置可否。

    一路无话,思绿与方琪各揣心事,她们有很多疑惑,可是见萧皓并不想回答的样子,于是谁也没敢继续追问。

    城东,吴家府邸。

    一道身影形同鬼魅般闪进府内,一番找寻后,来到家主吴文德房门外。

    床榻上,吴文德正在熟睡,忽然察觉有人轻轻推搡了一下,睡眼惺忪的睁开双眼,只见黑暗中朦朦胧胧有着一道黑影站在床前看着自己。

    “谁?”

    吴文德刚欲反抗,那道身影以更加迅捷的速度,伸手扼住他的咽喉。

    “穿好衣服起来谈话,你若不抬举,后果自负。”

    陆铭松开了手,走到桌子旁点燃蜡烛。

    吴文德见多识广,阅历丰富,方才一个交手间就被对方制服,他就知道来者不善,定了定神,并没有呼救,而是照做披上衣服,走到桌子旁。

    “朋友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吴文德在心中猜测着来人身份。

    “想与你认识一下。”陆铭沉声道。

    闻言,吴文德满头雾水,大半夜以这种方式相识,似乎也太那个了吧。

    “我喜欢结交朋友,更欣赏朋友这样的强者,请坐!”

    见对方没有恶意,吴文德放下心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必,过一会,有位更重要的人物要上门拜访,你准备下带着族人出门相迎吧。”

    话毕,陆铭身形一闪,瞬间消失不见。

    吴文德看向微微摇晃的两扇窗户,眉头紧锁,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哪个重要人物又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