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一定是外地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石化在原地。

    寂静无声!

    那道声音虽不是很大,但却清晰的传进每个人耳朵里,从一百万直接飙升到二百万,众人都在怀疑角落中那个人是不是在拿生命开玩笑。

    外地人,一定是外地人!

    众人猜测着,然后用着怜悯与同情的目光投向那道萧瑟的背影。

    这时,几名玄冥帮强者从外围走向角落中,看其架势,就知道要大打出手教训一下这个狂妄无知的家伙。

    抿了口茶,萧皓不为所动,淡淡的道:“请问老鸨,我在小花楼竞价也会受到人身威胁嘛?”

    老鸨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雏鸟,愣头青,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叫苦不迭,心想,小祖宗喂,你咋就不擦亮眼睛看看,自己在和谁竞价呢,难道你是闲命太长了嘛。

    “火帮主息怒,年轻人不懂事,你就当个屁把他放出去就得了。”

    老鸨不是心善,而是不想影响到小花楼的名誉,如果竞价宾客在这里出事,那以后再举办花会,谁还敢站出来竞价。

    “住手!”

    火锋喝止住了手下,然后脸色阴沉似水的看向萧皓,沉声道:“年轻气盛,酒后失态,开开玩笑,情有可原,老夫不想与你计较,滚吧!”

    放下茶杯,萧皓眸子不起一丝波澜,淡笑道:“谁再和你开玩笑,你若是高不过二百万,那么就走吧,请不要打扰我的雅兴。”

    此话一出,众人如遭雷击,身体乱颤,满脸惊恐,这是什么情况?

    有人竟敢在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挑衅玄冥帮帮主,这胆子也忒肥了吧!

    众人看了又看,怎么也看不出来,眼前这位风度翩翩的英俊少年是个傻缺,可是他的话却是愚蠢至极。

    被狠狠打了脸,火锋老脸变得有些扭曲,但是竞价有竞价的规矩,自己又不好发飙,只好强压怒火,冰冷的道:“我出二百三十万。”

    无缘无故多出了一百三十万,以玄冥帮财力也是有些吃不消,火锋打定主意,事后必然将要这个不长眼睛的家族子弟,以及他所在的家族,一同覆灭掉,一解心头之恨。

    “三百万!”

    萧皓笑容如沐春风。

    “你...”

    “你什么你,你若是能高过这个价格,我立即放弃。”

    火锋气的险些吐血,人家把底线都说出来了,自己要是接着,就是个傻缺,自己要是不接,就是认怂,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

    眼角微微抽搐,火锋杀心大起,微眯着双眼在心中记下了萧皓模样,随即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老鸨被吓得“噗通”晕倒在高台上。

    宾客们报以同情,这下小花楼算是把篓子捅到天上去了,同时得罪两大巨头,今后的生意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闹剧散去,老鸨哭丧着脸,在前方引路,带着萧皓上了三楼。

    “三百万都能买下三座小花楼了,公子到底图个什么劲?”

    收了银子以后,老鸨没有一丝喜悦,反而对萧皓充满了怨恨。

    用折扇捂着口鼻,萧皓沉声道:“有钱任性!”

    停下脚步,老鸨微怒道:“你就不怕明天横尸街头嘛。”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啥逼样,别啰嗦了,赶快带路。”

    话毕,萧皓照着老鸨丰满臀部踢了脚。

    时间不长,两人来到叁贰柒门口,只见之前那个竞价得手的肥头大耳富商收中攥着金钗,在门外左右徘徊着。

    “九爷,我不是让你过两天再来嘛,你怎么偷着跑上来了。”老鸨惊讶的问道。

    “我不是心急嘛。”

    九爷表情很是尴尬,心中却是在想,去你奶奶的,过两天说不准小花楼就得倒闭了,我那一万两雪花白银岂不是白花了。

    “可是...你也看见这位公子花了三百万,按照规矩,今晚阿渴姑娘是要陪他的。”老鸨解释道。

    闻言,九爷凑到萧皓近前,嘿嘿笑道:“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采花高手,若是不介意,咱俩一起进去,你干你的,我忙我的,放心,我插完就走,绝不打扰你的好事。”

    话音刚落,老鸨感觉眼前一花,耳中带风,当回过神来的时候,九爷早已不知所踪,而萧皓仿佛没事人似的依旧站在背后。

    “人呢,什么情况,闹鬼了嘛?”

    “嗯,没错,我看见九爷双脚不沾地的飘了出去。”

    这么一吓唬,老鸨“妈呀”一声,撒腿往楼下逃窜,显然这些年做了太多的亏心事,以至于谈鬼色变。

    萧皓咧了咧嘴,随即推门而入,走进房间中。

    视线内,一位身穿水蓝长裙的女子背对着自己,安静的站在窗户旁遥望着银月,乌黑的长发披于肩后,轻轻的随风飘散,纤细的腰肢被裙带勾勒的曲线诱人。

    月光挥洒下,女子宛如天仙下凡,神圣,高贵,不可侵犯,虽然仅仅只是一个背影,未曾看见容貌,但母庸置疑,那种气质,那种淡定,那种赋予孤独的神伤,绝对是个倾城倾国的绝世美女。

    萧皓站在原地,心脏狂跳不止,因为那道背影像极了青柯。

    “阿柯。”

    萧皓轻声呼唤道。

    女子没有回复,罔若未闻。

    这一举动让萧皓更加认定了她就是青柯,之所以没有反应,肯定还是在生气。

    “我每天都在承受着煎熬,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你,直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般地步,你能告诉我嘛?”

    当萧皓说出这些心里话时,感觉自己整颗心都快碎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你不觉得这种方式很老套嘛?”

    阿渴姑娘淡淡的道,声音与青柯一模一样。

    “老套?”萧皓苦笑了声,表情郑重,认真的道:“你我都以生米煮成熟饭,我需要欺骗你嘛,你若不信,我立即发誓,若有半句假话,就遭雷劈!”

    阿渴姑娘微微侧过脸颊,缓缓转身看向萧皓,语气平静的道:“公子认错人了吧?”

    四目相对,萧皓先是一愣,这才发现眼前之人并非青柯,而是一位貌美的陌生女人,顿时目瞪口呆,脑袋“嗡嗡”作响。

    “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的痴情男人,那位姑娘真幸福。”

    阿渴微启红唇,美眸中涌现羡慕之意。

    “咳咳,对不起,我误以为你是我的女人。”萧皓大失所望,紧忙解释道。

    “请问公子如何称呼?”

    阿渴姑娘露出久违的笑容,或许她认为眼前公子并非坏人。

    “在下萧皓,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思绿,阿渴是小花楼老鸨给我起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