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一百万买初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厅之中,人满为患,三教九流的人物互相寒暄着,时不时,火热目光从婀娜多姿的姑娘们身上扫过。

    中央高台,摆满五颜六色的鲜花,下人们将一盏盏灯笼挂在了两侧,顿时高台大放异彩,绚丽夺目。

    走下楼梯后,萧皓寻到一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目光投向高台处。

    随着老鸨登台,场中喧哗噶然而止,所有男人们都等待着激动人心的时刻。

    “我代表小花楼感谢诸位宾客的捧场。”话毕,老鸨深深鞠了一个躬,然后笑呵呵继续道:“在座的诸位,绝大部分都是老朋友,花会流程,我就不必再说了,为了节省时间,我宣布花会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瞬间掀起一阵骚动。

    一名女仆端着方盘走上高台。

    掀开红布,老鸨从方盘中拿出一根金钗,举起手晃了晃,笑道:“这是阿渴姑娘心爱之物,那位宾客出价最高,便有机会为她佩戴上,听好了,我是说有机会,并不是绝对,一切还要看姑娘是否愿意。”

    “**一刻值千金,快说多少银子吧,我们都快等不及了。”

    人群中有人迫不及待的喊道。

    “起价五千两白银!”老鸨爽快的道。

    “五千五百两。”

    “五千八百两。”

    “六千两。”

    “六千五百两。”

    叫价声此起彼伏,始终未曾断过。

    金钗本身不值钱,但男人要的是面子,为了彰显身份与地位都是不甘落后。

    男人天生征服欲极强,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认为是好的,老鸨就是看穿了这点,所以吊足众人胃口,顺便获取丰厚利润。

    萧皓闭目养神,不发一语。

    半晌后,那根金钗以一万两银子被一名肥头大耳的富商获得。

    “恭喜九爷,贺喜九爷。”

    “哈哈,没什么可恭喜的,说实话,我也没指望美人能同意让我碰一下,只要能一睹芳颜,我就足矣了。”

    “九爷,真是大气,佩服!”

    “一掷万金,男人之楷模,豪迈,洒脱。”

    众人七嘴八舌的笑谈着。

    手指有节奏的轻敲着桌面,萧皓眼皮都未曾动一下,依旧闭目养神。

    一个小**过后,重头戏方才开始。

    老鸨从放盘中取出一块刻着“叁贰柒”的木牌,兴高采烈:“诸位宾客,这是阿渴姑娘房间的门牌号,也是今晚的重头戏,竞价高者便可留在姑娘房间中,共度良宵。”

    此话一出,场中气氛瞬间点燃,那些城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眼中涌上一抹火热。

    “起价五万两,上不封顶!”

    随着报出起价,前三排的贵宾终于开始竞价,时间不长,价格便是抬高到十五万两,加价都是一万起,足见挥金如土的气势。

    “十九万。”

    一名满脸横肉,身着阔气的富商直接加价三万,顿时引起场中一片哗然。

    “二十万。”

    一名年轻公子不屑的冷哼声,再次加价。

    “二十三万。”

    阔气富商不甘示弱。

    “二十四万。”

    那名公子紧跟其后。

    “三十万!”

    突然,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把目光全部投了过去,只见第一排中间座位上端坐着一名灰袍老者,满脸褶皱,满头银发,老态龙钟。

    “居然是火老再竞价!”

    “不愧是玄冥帮帮主,真霸气。”

    随着玄冥帮帮主火锋竞价,场中气氛瞬间坠入冰窟,所有人连口大气都不敢喘,更不敢触霉头的去竞价。

    火锋的凶名就是金字招牌,城内百姓无人无知,无人不晓,十几年前,城内第二大家族就是葬送在他的手中,足见此人心狠手辣,不可一世。

    本以为阿渴初夜落入火锋手中,没料到,就在这时,一位英俊的公子,举手道:“四十万。”

    “居然是吴大公子!”

    “天哪,这回有热闹看了。”

    人群再次骚动起来,刚才那位敢揭逆鳞的英俊公子,不是旁人,正是本城第一大家族未来接班人,吴家吴遵!

    而,最让众人唏嘘不已的是,吴家与玄冥帮乃是死对头,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一场较量显然要争个高低。

    火锋扭头看向吴遵,似笑非笑:“吴大公子也有雅兴,真是难得啊。”

    “苗条淑女君子好逑,我也是被场中气氛所感染,一时忍俊不住凑个热闹,火帮主莫怪。”

    吴遵灿然一笑,慢条斯理,尽显大家族的风范。

    点了点头,火锋收回目光,阴沉着老脸:“五十万。”

    “六十万。”

    吴遵不遑多让。

    “七十万。”

    火锋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怒火,现在已经不是女人的问题,而是上升到颜面的问题,自己若是输了,岂不是成为全城百姓的笑柄。

    皱了皱眉,吴遵也开始变得不太自然,每次加价都在十万,即便是第一大家族财力雄厚也架不住这么个挥霍,毕竟家族还有个让他忌惮的长老会,自己的未来可还在他们手中掌握着。

    “吴大公子怎么了,若是现银没带够,老夫可以帮你垫上。”

    火锋话语中带着讽刺意味。

    这么一激,吴遵脸颊微红,手中折扇一合,高高举起,喊道:“八十万。”

    “一百万!”

    火锋面带不屑,心中打定主意要趁此机会好好羞辱一下死对头。

    公子终究是公子,权利有限,财力也有限,面对一帮之主的挑衅,最终败下阵来。

    “哼,我们走!”

    颜面扫地,吴遵气的咬牙切齿,于是带着手下快步离开了小花楼。

    见此情景,老鸨有些不知所措,两家都是城内巨头,任何一家都得罪不起,然而两家仇恨却因竞价再次被点燃,小花楼岂不是成了罪魁祸首,到时候搞不好就得被卷入其中。

    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火锋转身看向众人,浑浊的双眼爆闪出凌厉至极的精芒,顿时吓得众人纷纷低下头,不敢与其对视。

    众人惊慌失措的表情,让火锋很是满意,收回目光后,直径走上高台。

    看了眼老鸨,火锋笑问道:“可以宣布竞价结束了吧?”

    “当...当然可以。”

    一百万别说可以买到少女初夜,即使把人买走都足够了,这可是小花楼成立以来,举办数次花会中竞价最高的一次。

    “我宣布...”

    “我出二百万!”

    老鸨话没说完,角落中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