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力求完美
    陆执事灰头土脸离开了房间。

    他本以为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然而,萧皓却是乘胜追击,反正也露馅了,也就没有必要装下去了,于是打算拿陆执事积累作战经验。

    与同级别对手切磋是可遇不可求的,萧皓心痒难耐,第二天就把陆执事约到了后山。

    上次两人交手,当时萧皓是在气头上,出手就是斗转星移的看家本领,强大的控战武技完虐陆执事也再常理之中。

    而这次则不然,萧皓需要的是总结经验,用枪法配合幻雷藏影决,摸索出一套更加适合自己的武技。

    天下武技无快不破!

    只有克服了自身困难,那么自己就多了一张保命的底牌。

    “嘭”

    “啊...”

    一个闪避没有把控住,陆执事趁机闪到了身后,一记鞭腿将萧皓踢飞出去。

    陆执事面露关心,实则心中暗爽。

    揉了揉屁股,萧皓忍着疼痛,再次发起进攻,结果又被一次次揍趴下。

    陆执事满脸懵逼,虽说上次他喝多了,但意识还算清醒,今天的萧皓怎么变得这么弱?

    并且,所施展的武技,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招式很犀利,脚下却是乱做一团。

    最诡异的是,竟然有好几次,把自己差点给绊倒,难不成这小祖宗又想扮猪吃老虎,耍什么花样?

    “停!”

    陆执事跳出战圈。

    萧皓弯着腰,不断喘着粗气:“为什么要停?”

    “你所施展的武技有问题。”陆执事道。

    “哪里有问题?”萧皓反问道。

    “你的移动速度很快,枪法也很犀利,可是结合在一起,我就是感觉特别别扭,但又感觉似曾相识。”

    陆执事眨巴几下眼睛,一时间又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萧皓咧嘴笑道:“嘿嘿,你是不是感觉,我有点像欧阳修的打法?”

    眼睛一亮,陆执事恍然大悟:“对对对,有点类似的感觉。”

    “没错,我就是在模仿他,我想摸索出一套堪比刺客的武技。”

    这本来就是一种天方夜谭的尝试,萧皓也没必要隐瞒实情,倒不如敞开心扉,互相探讨,没准会有些意外收获。

    “呃,原来你是将两种武技结合在一起了,难怪毫无章法可言。”陆执事瞠目结舌的道。

    “武道是人创造的,武技更是变化万千,他们能够做到,为何我们不能做到。”萧皓固执己见的道。

    “话虽如此,可创造出武技的人,都是武道大能者,说句难听的,岂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攀比的。”

    陆执事觉得他有些好高骛远,虽然年纪轻轻踏入先天境界,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万中无一。

    但,这并不代表今后在武道上,他就会大放异彩,毕竟进入先天境界只是刚刚跨入武道的门槛。

    “你所说的,我并不认同,身为武者练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将来怎么会站在武道巅峰,就算失败了,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收获,一种领悟。”萧皓认真的道。

    陆执事没有说话,认真体会着这番话,隐约间,似乎对武道有了些领悟。

    “数日来,我不断尝试着改进,从初始掌控不好,到略有小成,每一次都在进步,虽然不明显,但绝对有收获,这就说明,我根本没有原地踏步。”萧皓微笑道。

    “受教了。”

    陆执事表情郑重,态度谦虚

    虽然,直到现在他依旧不认为萧皓会成功,但是那种锲而不舍,积极上进的精神却是值得受人尊敬。

    接下来的日子中,两人早出晚归,天天都在山上修炼。

    随着修炼难度增加,萧皓也对自己要求越来越严格,每一次切磋,他都会让陆执事全力出手,而他则是在这种逆境状态下,力求完美。

    按照他所说,吃一堑长一智,只有尝到了苦头,才会长记性,知道哪个细节需要改进。

    这种训练的方式也确实收到了奇效,从毫无还手之力,渐渐有了招架之势,最让萧皓欣喜的时,脚下移动在方圆之间也越来越灵活。

    陆执事对那种灵活的移动速度更是震惊万分,他有几次打到兴起时,几乎是拼劲了全力,但依旧无法捕捉到对方的身影。

    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打法实在是另他头疼不已,四面八方无数道残影仿佛无数个分身,根本分不清哪个才是本尊。

    转眼过去了半个月。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出发了。”萧皓微笑道。

    “呃,以我们的速度赶往万幽谷用不上一个月,为何这么早就出发?”

    陆执事茫然不解。

    “就当是出去散散心吧。”

    萧皓也是颇为无奈,岳父只给了三个月时间,若是找不到青柯,以岳父的脾气必然会采取行动,到时候风华城免不了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

    陆执事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

    第二天清晨,萧皓两人离开了风华城。

    一路之上,逢城便进,可是人海茫茫,想要找寻一人,谈何容易,搞得萧皓一筹莫展。

    这日,两人来到无涯城,然后走进一间酒楼中落座。

    透过窗户看着下方川流不息的人群,萧皓魂游天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四名身穿华贵长袍的公子,大摇大摆走了进来,随即坐在距离萧皓不远的地方。

    “听说了嘛,最近小花楼来了个新鲜货,长得颇有几分姿色,搞得城内达官显贵纷纷跑去那边,一睹芳颜,嘿嘿...”

    “哦,什么样女子竟有如此魅力,这可是不多见啊?”

    “冯兄,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要说那位女子有魅力,倒不如说小花楼有手段,众所周知,小花楼的姑娘都是出自名门贵族,要不是家道中落,谁会甘愿投身红尘,小花楼就是了解有钱人的喜好,对症下药,一击即中。”

    “照你这么说,那位女子还是个...”

    “嘘,小点声,有失大雅,嘿嘿...”

    四名公子饶有兴致的谈论着风华雪月的话题,纨绔子弟的本性暴露无疑。

    陆执事放下酒杯,面露不悦,自言自语:“伤风败俗!”

    “我也觉得是这样。”

    萧皓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陆执事。

    言外之意,在明显不过,顿时陆执事羞臊的满脸通红,不再言语。

    两人的谈话,四位公子并未听见,依旧兴高采烈的说笑着,不过当一人说出那名女子叫“阿渴”的时候,萧皓身体一僵,脸色阴沉似水。

    起身走到四人近前,萧皓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刚才说她叫阿柯,对不对?”

    四名公子同时扭头看向萧皓,其中一名公子不悦道:“我们认识你嘛,你有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