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心情不好,露馅了
    满脸带伤的回到家族中,萧皓将自己反锁在房间中,一个人闷闷不乐,半晌后,伸手摘下子母玉,稍稍犹豫了下,随即用心神喊道:“你们这群家伙玩失踪,我不怨恨,但是你们能不能告诉我,青柯去哪了?”

    子母玉依旧没有动静。

    一拳砸在桌子上,萧皓举手便欲摔碎子母玉,就在这个时候,子母玉那边传来兰夜简短的声音:“我们在凤舞山庄里面没有看见她。”

    “没有是什么意思?”

    那晚,青柯的确就在凤舞山庄里面,一句话没看见代表着什么,难不成人间蒸发了。

    “没有看见,就是没有看见了。”

    夜极的声音响起。

    兄弟们的话,萧皓自然是相信,只不过,这么大个活人能去哪里,如果说是宏烈的手下将青柯秘密转移走了,那么擎天宗不可能收不到消息。

    但如果青柯是独自逃走,那么她最有可能回到寂静岭,然而岳父的到来足以说明,青柯根本没有回到寂静岭。

    到底是什么情况?

    萧皓百思不得其解。

    良久后,萧皓对着子母玉,沉声道:“这边的烂摊子已经处理完了,你们是时候该回家了。”

    “呃...老大,你摆平了擎天宗?”

    夜极不可思议的追问道。

    萧皓揉着肿胀的两腮,咧嘴道:“算是吧,至少你们现在不用东躲西藏了。”

    子母玉再次陷入寂静。

    “你们啥意思,又开始装死嘛,难道还让老子求着你们回来啊。”

    萧皓有些恼火,实在搞不懂四位大少,又再搞什么名堂。

    “老大对不起,我们暂时还不能回去。”

    兰夜声音再次响起。

    “为什么?”萧皓怒问道。

    “等时机成熟时,你自然就知道了。”

    话毕,四位大少再次失去了联系。

    “咚咚...”

    “萧长老,萧长老...”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砸门声,紧接着响起管事惊慌失措的声音。

    萧皓起身打开房门,皱着眉头,不悦的问道:“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

    “陆前辈耍酒疯,正在殴打族人呢。”管事紧张的回答道。

    闻言,萧皓瞠目结舌,心想老陆又抽了哪门子邪风,喝点猫尿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动手打人,殊不知,这是东界家族,又不是擎天宗。

    想到这里,萧皓阴沉着脸,赶去了前院。

    “一群杂碎,就凭你们也敢跟我吆五喝六的,真当我没脾气是嘛。”

    陆执事犹如丢垃圾般,直接将一名家族强者扔飞出去,随即转身一巴掌呼飞两人。

    “陆前辈,你不要误会啊,我们只是见你喝多了,关心的询问一下,并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一名强者解释道。

    “放屁,我用得着你们来关心。”

    话毕,陆执事欺身而上,转瞬间出现在那名强者面前,伸手便欲暴打此人。

    “嗖...”

    一道残影掠来,瞬间挡在那名惊慌失措的强者身前,陆执事眼前一花,本能的收手,后退两步。

    “老陆,你这是要发春的节奏嘛?”

    萧皓面若冷霜,眼中带怒。

    “这些该死的下人不懂规矩,我帮你管教下他们难道不可以嘛。”

    陆执事满嘴酒气,双眼布满血丝,显然是独自一人喝了不少闷酒,直到萧皓出现在面前,依旧说着疯癫的酒话。

    扫了眼被打得狼狈万分的众族人,萧皓面无表情的道:“你们因为什么事情惹怒了陆执事?”

    一名族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哭丧着脸,无辜道:“也没说啥啊,我见陆前辈喝多了,于是上前问他需不需要女仆照顾一下,那料到,他就急眼了,一巴掌就抽掉我两颗门牙,然后他见人就打。”

    “妈的咧,活该打你,溜须拍马屁也不看看时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怜悯的看了眼陆执事,萧皓深表同情,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一点都不假,他内心早已对异性产生了反感与恐惧,突然间被人揭了伤疤,他若不发飙才怪呢。

    那名族人捂着脸颊,不敢反驳。

    “大家都散了吧。”话毕,转身看向陆执事,萧皓继续道:“老陆,回到房间好好睡一觉,起来之后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一群贱人,都是给脸不要脸,我若不是心善,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你们这些臭垃圾。”

    萧皓的劝慰不但没有起到效果,反而助长了陆执事的怒火,肆无忌惮的骂骂咧咧起来。

    “乖,听话,赶紧回去睡觉。”

    萧皓选择了隐忍,不想跟一个酒疯子见识。

    “呸,你以为你是谁,给我滚远点!”

    陆执事摇晃着身体,依旧不依不饶。

    萧皓心情本来就不爽,现在又当着族人面前被陆执事给臭骂一顿,顿时收起了笑容,咬牙切齿的道:“王八蛋,是时候该给你醒醒酒了。”话毕,一把揪住陆执事胸襟,脚下施展起“幻雷藏影决”,“嗖”的一声,两人同时消失在原地。

    半晌后,陆执事翻墙而入,悄悄溜了回来,一连三日,都未曾离开过房间半步。

    “他居然是先天强者,这怎么可能?”

    陆执事倒背着双手,来回在房间中渡着步子,回忆起三日前被萧皓暴揍时的情景,他就感到不寒而栗。

    那天,虽说自己喝多了,但也不至于连十个回合也招架不住啊,他到底施展的是什么武技,怎么比自己所学武技还要厉害上许多。

    陆执事真的是蒙圈了,明明萧皓很厉害,为什么始终要装作弱不禁风的样子,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行,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陆执事喃喃自语。

    大不会,陆执事来到萧皓房间,开门见山的问道:“你的实力明明高过那名凶手,为什么却要装作打不过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我低调。”

    萧皓不以为然。

    “晕,这也算是个理由。”陆执事气呼呼的道。

    “老陆,你没发现我是个斯文人嘛,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我承认自己是先天境界,但我不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这就是我隐藏实力的原因。”

    萧皓裂开嘴巴胡诌八扯起来,实则那天一时冲动,自己也是懊悔不已,这种扮猪吃老虎,很容易引起陆执事猜疑,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把谎话给圆上。

    陆执事半信半疑:“我怎么总感觉你在骗我,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于我,又或者说,是在利用我。”

    这话可是把萧皓吓得不轻,看来世上就没有傻子一说,一旦人开窍了,啥事都能猜出来。

    不过,萧皓也不是吃素的主,明明心虚,却依旧摆出心胸坦荡荡,得理不饶人的表情,质问道:“凶手坠崖而死,是不是你亲眼所见?”

    “不错。”

    “羞辱族中女子,是不是你干的?”

    “呃,算...算是吧。”

    “放你奶奶的罗圈屁,龌龊的事都是你干出来的,你还敢怀疑老子,你有什么资格,老子只不过隐藏实力,怎么了,有问题嘛。”

    擦了脸上的唾沫,陆执事脸色铁青,哑口无言。

    “妈的咧,是你们上门找我的,又不是我主动找你们的,老子想低调做人,有错嘛?”顿了顿,萧皓继续骂道:“你还好意思舔个脸说利用你,你除了脑袋上顶个先天强者的光环,一无是处,愿意留下来,就给老子消停点,不愿意留下来,卷铺盖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