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桥目将军
    ,精彩小说免费!

    夜色如墨

    一艘货船停靠在了星耀城的码头,时间不长,一行东日人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为首之人是位中年男子,头扎马尾辫,两鬓光秃,脸庞冷峻,双目如电,身袭软甲武士服,一把战刀斜挎腰间,霸气十足。

    刚刚登上码头,空间中便是荡漾起一阵涟漪,紧接着欧阳修凭空出现。

    “一别十年,故友重逢,却是以这种方式相见,桥目将军,别来无恙。”

    欧阳修露出久违的笑容,目光中闪烁着激动,回忆当年,自己被人追杀,情急之下漂洋过海跑到东日帝国,若不是遇到泉养桥目,这条老命或许早已埋葬他乡。

    “修老,你我是老朋友,就不用那么客气了,这次若不是情况紧急,我也不会踏上大罗帝国的土地,不过,既然来了,少不了还要麻烦你。”

    泉养桥目用着流利的大罗帝国语言交谈着,语气中充满了对欧阳修的赏识与尊重。

    欧阳修拍了拍手,随即黑暗中闪出十几名强者,手中皆是拎着一个金属箱子。

    “这里是八百多颗心脏,勉强算是完成了六分之一,剩下的给我一些时间,到时候如数奉上。”

    一阵阴冷的秋风掠过,围绕在十几个金属箱子周围久久不散,形成无数个气旋,似是哀鸣,似是幽怨...

    泉养桥目挥了下手,手下们面目表情的将金属箱子拎到了船舱内,一场罪恶的交易,在充斥着怨恨的夜幕下,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修老,我想知道泉养宫南是被谁所杀?”泉养桥目问道。

    “萧皓!”

    欧阳修脸色变得阴冷起来。

    泉养桥目不动声色:“此人是什么来历,为何我们接二连三栽在他的手中?”

    这个问题让欧阳修痛恨不已,沉声道:“是我们的情报有误,萧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边有两位先天强者,所料不错的话,宫南君应该是栽在了他俩手中。”

    闻言,泉养桥目脸庞微微有些动容,先天强者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按照他们的计划,这场战斗中,本应该出现先天强者才对,但眼下事情发生了变故,有些事情就不得不重新考虑。

    “这么说,东界家族已经成为了风华城第一大家族,而且还是超级大家族。”泉养桥目面色凝重的道。

    欧阳修没有逃避话题,郑重的点了点头,沉声道:“照这么发展下去,我们扎根在风华城的计划似乎要化为泡影了,现在四大家族以东界家族马首是瞻,并且宇文城主也是有意倾向他们,现在的风华城可以说是上下齐心,根本无法撼动。”

    “哦,我记得修老与宇文慕天似乎有些渊源,难道他连这点情面都不讲了嘛?”泉养桥目好奇的问道。

    “哼,宇文慕天就是条狡猾的狐狸,心中只有永恒不变的利益,这件事情也怪我操之过急,不然他也不会倒戈相向。”

    欧阳修的确是高估了自己,疏忽了宇文慕天的想法,他本以为靠着交情与许下的承诺,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住宇文慕天,殊不知,却被洪荒三老的傲慢与威胁让宇文慕天产生了反感,更看清了事实。

    这是一个失误,致命的失误,当初他若是亲自出面,自信事情绝不会走到今天这般地步。

    事已至此,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地,欧阳修也曾想过暗杀掉宇文慕天,可是那样的后果,必然会引来官方调查,到时候因小失大,实在是划不来。

    “这一次,我们绝不能在栽跟头了,不然的话,你我都无法向上面交待,就让我们联起手,重整旗鼓,一同扫平障碍吧。”

    泉养桥目嘴角掀起一抹危险的弧度,眼中闪烁着嗜血般的精芒。

    “你有这句话,老夫就放心了。”

    欧阳修冷笑起来,泉养桥目绝对是最大的助力,十年之前,泉养桥目就是先天二重境界,一别十年,就算是龟速修炼,想必最少也是三重境界了。

    这样的一个强者,基本上可以横扫东域江湖,再加上自己的配合,即使东界家族有两名先天强者坐镇,胜算依旧牢牢攥在他们手中。

    半晌后,货船缓缓离开了码头,泉养桥目带着八名东日强者奔着星耀城方向走去。

    ……

    五辆豪华马车停在了城主府大门前,五位家主齐聚于此,不过东界家族到场的却是副家主龙驹。

    看着气派庄严的城主府,龙驹感慨万千,从精铁卫将军转变成东界家族副家主,这其中过程当真是耐人寻味。

    大厅中。

    宇文慕天看着下方落座的五位家主,表情凝重的道:“今日我把诸位请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

    五人面面相窥,隐隐能猜到情况不太妙。

    举起一封书信,宇文慕天沉声道:“诸位可还记得东日人残害孩童,盗取心脏的事情?”

    众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手中是域主亲笔书信,上面写的很清楚,包括风华城在内一共四座城池先后遭到类似事件,足以说明,这件事情已经不单单是针对一个家族,一座城池那么简单了,而是上升到危害整个东域。”

    宇文慕天目光中闪烁着火苗,那是一种同仇敌忾的愤怒,更是对这种丧心病狂的做法感到愤慨。

    短短半年内,将近七百多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而这样的后果,岂不是相当于刨人祖坟,断人子孙,葬送整个东域的未来。

    “他们到底要谋划什么?”雷风厉怒道。

    这样的消息无疑是给众人再次敲响警钟,身为东域子民,他们有责任,也有义务来保卫家园,东日人如此兴风作浪,他们是绝对容忍不了的。

    “不管他们在谋划什么,域主有令,让我们四城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绳之以法。”宇文慕天沉声道。

    众人皆是点头,莫敢不从,然而龙驹却是陷入沉思,片刻后,目光复杂的看向宇文慕天,恭敬的问道:“请问城主,域主大人可知晓凶手是东日人?”

    身体一僵,宇文慕天半晌没有说话,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后,开口道:“你是我的老部下,我的为人,你应该清楚。”

    此话没有言明,但是龙驹已经知晓了答案,显然宇文慕天并没有把实情上报给域主,这非常符合他谨慎的性格。

    不在其职,不谋其政。

    身为高官,立足官场不败,必须要学会谨言慎行,东日人并非大罗子民,一旦此事张扬出去,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很有可能引来两国交兵。

    那么这个责任谁来承担,是东日人,还是宇文慕天,当然以宇文慕天的城府绝对不会去当出头鸟,虽然他也痛恨东日人,但他更加知道官场上的险恶,所以他只会做个幕后推手,让其他城主去说,去做。

    这是个天大的功劳,又或许是个天大的祸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