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被骂的狗血淋头
    场中气氛压抑无比!

    众人所有的目光全部投向萧敬枫,等待着最后的抉择,时间流逝,萧敬枫始终沉默不语,表情十分凝重,而越是这样,就越让两位执事紧张万分。

    上万张嘴怎么个堵法,成为了最烫手的问题,总不能两位执事丧心病狂般的杀人灭口吧,就算有能力将东界家族斩草除根,那么接下来就要面对更加头疼的问题,世人的嘴又如何堵,到时候九幽宗不但成为淫宗,搞不好还会被扣上魔宗的帽子。

    想到这里,陆执事恨不得抽死自己,好端端的,自己没事闲的蛋疼跑到外面溜达做什么,真是无妄之灾啊!

    过了好半天,萧敬枫深深吸了口气,脸庞涌上一抹苦涩,沉声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有损九幽宗的名誉,更不能让陆执事苦痛自责,我以家主身份,下令...”

    说到这里,萧敬枫噶然而止,手中茶杯“嘭”的捏成齑粉,声音沙哑的继续道:“下令将那名族中女子秘密处死!”

    “家主万万不可,那名女子可是刘长老的亲生女儿,你这么做,等到刘长老回来,该如何解释啊?”左坤长老反对道。

    “不必多言,我意已决!”萧敬枫阴沉着脸,斩钉截铁的道。

    话音刚落,众高层面露愤恨之色的恶狠狠看向陆执事,拳头攒得“咯咯”作响。

    一双双目光犹如一把把刀子插进心窝,陆执事羞愧的低下了脑袋,心中除了感激东界家主以外,更多的是自责。

    孙执事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想这回算是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了,东界家主力排众议,誓死保护九幽宗与陆执事名声,这份容忍与气量,就连自己都自叹不如,着实另人佩服至极。

    就在这时,萧皓从外面走进大厅中,神色凝重。

    “家主,我反对!”萧皓沉声道。

    “你敢违背我的命令?”

    萧敬枫拍案而起,怒目而视。

    “小娇是无辜的,她何罪之有,为什么要成为牺牲品,别说我不服,我想在座的诸位长老都会不服。”

    萧皓正义凛然,义正言辞。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引起的,现在居然有脸跟我谈服不服,简直岂有此理!”萧敬枫怒吼道。

    场中鸦雀无声!

    深吸口气,萧皓挺起胸膛,郑重的道:“既然此事因我而起,那我就以死赎罪,但是...”停顿了下,伸手指向陆执事,继续道:“他有损家族名誉,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实,此事必须公布于众,还小娇姑娘一个公道,这样的话,我的死才有价值。”

    闻言,陆执事险些气晕过去,心想这小子脑袋是不是有毛病,没事添什么乱,你的小命才值几个臭钱,还他奶奶的,公布于众,这跟扒了我的皮,有什么区别。

    “萧长老,此事是我不对,可是...”

    “别逼逼!”

    陆执事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皓骂了回去,顿时搞得陆执事瞠目结舌,他可是先天强者,从来没有人敢这样骂他,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脑残给喷了。

    “我最痛恨你这样的人,你毁了一个花季少女的一生,她是那么的无辜,那么的凄惨,到最后还要为你去死,凭什么,难道就凭你是高高在上的宗门执事,先天强者嘛,天理何在!”

    萧皓涂抹横飞喷了陆执事满脸口水,那副状态恨不得要吃了他似的。

    “我...”

    “我什么我,你就是个老杂碎,臭不要脸的狗东西。”

    “你...”

    “你什么你,怎么样,怎么样,还想杀人灭口嘛,来啊,动手啊!”

    陆执事被喷的哑口无言,这回他算是彻底栽在这小子手中了,骂又骂不了,打又打不了,只能干挺着,谁让自己稀里糊涂的做了错事。

    “混账,你竟敢对两位前辈出言不逊,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来人,把萧长老拖出去砍了。”萧敬枫勃然大怒道。

    “哈哈,砍得好,砍得好,今天老子不死,都瞧不起你们,我的死一定会唤醒在座的诸位长老,但凡有良知的人都会为我昭雪鸣冤的,我要让九幽宗遗臭万年。”

    萧皓状若疯狂,丝毫不畏惧,大有一种为维护正义而献身的精神。

    “给我拖下去,拖下去!”

    随着命令下达,大厅外走进四名家族强者,不由分说,七手八脚将萧皓捆绑起来。

    见此情景,孙执事紧忙拦住众人,然后看向萧敬枫,抱拳道:“东界家主还请息怒,你若是杀了萧长老,九幽宗恐怕是彻底名誉扫地了。”

    萧皓的那番话可是字字诛心,孙执事可不敢把事情搞大,萧皓一死,人心必乱,到时候必然有人把事情来龙去脉给传出去,那样的话,宗门非得一巴掌拍死他俩。

    “可我若不杀他,两位前辈岂不是颜面无存,不行,不行,必须得杀,大不了,东界家族土崩瓦解,我也绝不会让他羞辱前辈的。”

    萧敬枫摆出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孙执事冷汗直流,心想东界家族的人怎么都这么固执啊,你他妈的,这是帮我们吧,分明就是把我俩往火坑里面推啊。

    好不容易说服了萧敬枫,孙执事还没等喘口气,萧皓那边又开始起刺,叫喧起来,骂完他俩,又骂萧敬枫,完全就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搞得孙执事真有种跪下来求他的冲动。

    见火候差不多了,许术轻摇着羽扇,站了出来,沉声道:“大家听我一言,这件事情暂时先放一放,只要保密工作做的好,一时间消息还不会走漏出去,眼下当务之急是缉拿凶手,我们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拖延下去,一旦凶手跑掉了,可是追悔莫及啊。”

    “对对对,大长老所言极是。”孙执事急忙跟着附和道。

    话题转移,场中紧张的气氛方才渐渐好转。

    “缉拿凶手,我责无旁贷,但是我有言在先,一码归一码,陆执事侮辱族中女子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话毕,萧皓气冲冲的转身离去。

    众人面面相窥,谁也不敢出声,用着同情的目光看向两位执事,全都是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

    众人散去后,许术将两位执事叫到一旁,躬身施礼道:“两位前辈,方才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大长老就不要再继续羞臊我俩了,实不相瞒,我俩现在是如坐针啊,萧长老不依不饶,实在是...哎!”陆执事苦涩的道。

    “萧长老性格耿直,先前又受到过感情方面的刺激,脑子难免有些转不过来弯,我相信只要你俩真诚以待,他必然会深受感动,守口如瓶的,时间长了,这件事情自然而然也就过去了。”

    “大长老所言极是,放心吧,我俩会想尽一切办法打动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