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培养大白痴计划
    九幽宗两位执事与南宫傲具体谈了些什么,萧皓不得而知,但猜也能猜个**不离十,无非就是想动用南宫家族庞大的情报网去找到线索。

    不过,萧皓的压力已经减少了很多,假如今天来的不是两位执事,而是宏烈的父亲,估计局面就没有这么乐观了。

    目前的情况,说白了就是一种软监禁,在没有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他们绝对也不会让萧皓擅自离开。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三天,直到第四天,两位执事将萧皓叫到大厅中。

    偷着瞟了眼,见两位执事脸色不太好,萧皓心中紧了紧,就预感到情况不太好,随即不动声色:“前辈唤我何事?”

    “啪...”

    举手摔碎茶杯,陆执事目露凶光,冰冷道:“好大的胆子,你竟敢戏耍我们。”

    见状,萧皓后退几步,故作紧张万分:“小子绝对不敢有戏耍前辈之心,天地可鉴啊。”

    他就知道这两个老鬼早晚会反应过来,虽然不知道哪点让他们起疑,但看情况,应该是找到了些重要线索,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线索只是线索,并不是证据确凿,不然的话,他俩早就对自己出手了。

    “你的妻子叫什么?”陆执事质问道。

    “慕青柯。”萧皓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话音未落,孙执事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揪住萧皓胸襟,横眉立目:“一派胡言,那是宏烈的未婚妻子,怎么会是你的妻子?”

    闻言,萧皓心中松了口气,还以为他俩找到什么线索了呢,搞了半天是因为此事,幸好自己早有准备。

    “没错,这件事情是我故意隐瞒的,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你们了解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嘛?”萧皓用力拍了拍胸膛,继续道:“那是心痛的感觉!”

    “我承认宏烈公子是青柯的未婚夫,但那是指腹为婚的,他俩根本没有一丁点感情基础,这完全就是长辈之间的一场交易,而我们却成为了受害者。”

    “那一夜,月光之下,小溪河畔,牵手而伴,四目相对,情义浓浓...”

    “够了,够了,我没兴趣关心你的私生活,我想知道,青柯去哪里了?”

    孙执事直接打断了让人肉麻的自我陶醉,转而切入正题。

    “我也不知道啊,当初我是独自一人跑出来,对了,一定是那个凶神恶煞见青柯貌美,所以将她俘获走了,前辈,求你们快救救青柯,我不能失去她啊。”

    萧皓仿佛精神失常般紧紧抓着孙执事的双手,不停摇晃着,声泪俱下。

    孙执事满脸黑线,问了半天,狗屁都没问出来,这下可好,还要替他去救人。

    “算了,算了,快让他出去吧。”

    陆执事也是头疼欲裂,有种踩在棉絮上的感觉,本以为捋出些头绪,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被撵出来以后,萧皓吐了口痰,然后在心里哼哼着小曲,回到了房间。

    “他们没找出什么重要线索吧?”吴塔问道。

    “只问了些鸡毛蒜皮的事。”萧皓回答道。

    “哎,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吴塔无奈道。

    萧皓也清楚这样拖下去不是个办法,这些宗门之人整天无所事事,想在外面住上多久都行,可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办,总不能一直耗下去。

    另外,他也担心时间长久了,再把宏烈父亲给盼来,到时候更加不好收场了。

    “你想办法联系上家族暗线,让他们回去散播谣言,就说有人在风华城内发现了青柯身影。”萧皓沉声道。

    “你要干嘛?”

    吴塔茫然不解。

    “当然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啊。”

    萧皓准备将两位执事引到风华城,只要到了自己地盘上,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

    十天后,南宫家族的眼线传回来消息,南宫傲大喜,急忙将

    消息转告给了两位执事。

    闻听此言,两位执事也是非常高兴,这就证明一点,凶手已经带着青柯离开了星耀城,只要他们行动速度,完全有把握在风华城内生擒凶手。

    两人也不拖沓,于是带着萧皓与吴塔火速赶往风华城,目送着四人离去的背影,南宫傲激动万分,这些日子,可是让他如坐针毡,谢天谢地,今天终于送走了这些瘟神。

    一路之上,萧皓表现的极为恭敬,就连两位执事放个屁,他都要嘘寒问暖一番,问问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吃坏了东西?还是因为宏烈之死,上火了,拉不出屎来,把屁给憋出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两位执事还能忍受,到最后干脆吊在萧皓躲得远远的,生怕让他抓到机会,喋喋不休,没完没了。

    “我就纳闷了,那个叫青柯的姑娘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家伙。”

    “我也觉得是这样,虽然宏烈性格放荡不羁,但也比这种货色强上数倍啊。”

    “哎,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几日后,两位执事好不容易熬到了风华城地界。

    萧皓借故非要先回到盘龙岭总部打个招呼,然后再接着启程,两位执事虽心有不悦,但是到了这里,毕竟还要指望着他们收集线索,于是只好勉强同意。

    回到了老巢,萧皓简直是如鱼得水,为了将两位执事培养成大白痴,密谋了一系列计划,这第一项就是恭维!

    两位执事被安排到最豪华的房间中休息,一番洗漱后,他们就准备去找萧皓,哪料到,刚刚打开房门,就见几十名青春靓丽的侍女守在门口。

    “两位大人休息的可好?”

    为首的侍女并没有因为两人身份特殊,而感到敬畏,相反面带微笑,内含着风情万种。

    “还可以。”

    两位执事不问世事多年,哪见过这种阵势,在男人面前,他们可以摆出高高在上的模样,可是眼前都是些貌美女人,不由得感觉浑身不自在。

    为首侍女掩嘴轻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两人,片刻后,眉头微蹙,未启红唇:“看样子两位大人出来有些时日了吧,休息虽好,可是衣服却散发着淡淡的汗臭味道,这与你们高贵的身份实在是有些不配”

    两人轻轻嗅了嗅,发现身上的确汗臭难闻,顿时满脸涨红,当初下山的十分仓促,一时间忘记带上换洗衣物,现在被一群女子如此询问,实在是太丢人了。

    为首侍女转身看向其他侍女,提醒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把准备的衣服给两位大人换上。”

    “是”

    几十名侍女蜂拥而上,就欲脱下两位执事的长袍,见状两位执事吓得大惊失色,连忙摇手制止,怎料侍女们根本不听劝阻,一双双娇手搭在他们身上,搞得两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妈呀”一声,闪进房间中。

    “呜呜...”

    几十名侍女全部跪在门口,呜咽起来。

    “呃,你们这是怎么了?”

    透过门缝,陆执事茫然不解。

    “两位大人,所有不知,家族有家族的规矩,你们俩人是贵宾中的贵宾,家主再三嘱咐,一定要用最高规格的礼遇来招待,你们不让我们来服侍,家主必定会责罚我们,轻则仗刑,重则驱逐家族,呜呜...”为首侍女边哭,边解释道。

    闻言,两位执事急得抓耳挠腮,心想大家族都这么任性嘛,不按照他们流程来,就要责罚这些无辜的侍女,这简直是胡闹,不可理喻啊。

    “陆兄,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现在被她们堵在房间中,这可咋办啊?”孙执事苦涩的道。

    “这些姑娘也怪可怜的,等见到东界家主,我一定要替她们讨还个公道。”

    陆执事脑袋乱哄哄的,所说非所答。

    “你说的都是以后的事情,我问你现在该怎么办,咱俩总不能大开杀戒冲出去吧。”

    孙执事是个急性子,说话明显有些火药味。

    “哎,入乡随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