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霸占人妻,引以为戒
    两位执事老脸一红,他们都是深居简出的人,虽谈不上有多正义,却也明辨是非,宏烈曾经也在宗门生活过,所以他们或多或少也算了解些,当初宏烈离开宗门,似乎就是为了哪个女子,足见此子之心,极不安分。

    所以当萧皓把这件事情讲出来,他俩自然是确信无疑,随即感到羞耻万分,若是因为江湖恩怨,他俩站出来主持公道,绝对是无可厚非的,但要是因为抢人家媳妇,而要怪罪于眼前这位年轻人,反倒是显得倚强凌弱,以大欺小。

    “咳咳,先别哭哭啼啼的了,我想知道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执事追问道。

    闻言,萧皓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附体似的,全身剧烈颤抖,脸色惨白,战战兢兢:“在我妻子苦苦哀求下,宏烈公子没有计较,于是下令将我逐出去,就在这时,黑暗中杀出来一个凶神恶煞,指着宏烈公子的鼻子大骂起来,说什么,你搞了老婆,我今天非宰了你诸如此类的话,当时我迷迷糊糊,听的不是很清楚。”

    两位执事脸色惨绿,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宗门不幸啊,宏烈这个小子简直和他父亲一个德行,色胆包天,搞什么女人不好,偏偏喜欢人妻,看样子这回是搞到了哪名强者的妻子,所以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你可亲眼看见是那个人杀死了宏烈?”

    “没有,我趁着他们交手的时候,连滚带爬的逃走了,这点南宫家主可以为我作证。”

    萧皓又把包袱抛给了南宫傲。

    闻言,南宫傲眼皮跳了跳,心想真是晦气,南宫家族招谁惹谁了,好端端的,摊上这么个破事,明明知道,萧皓所说的话,有很多水分,但却不敢揭穿,只能帮着他开脱罪名,不然的话,自己就要背负帮凶的罪名。

    “是这样的,当时萧长老找到我时,满身是伤,并且祈求我将他送走,那个时候,宏烈公子的确还活着。”南宫傲沉声道。

    “哦,这么说来,凶手确实是另有其人了,以我判断,十有**就是那个凶神恶煞。”

    话毕,陆执事目光落在吴塔身上。

    本来还在暗中偷笑的吴塔,见陆执事看向自己,紧忙收敛起笑容,故作憨厚呆傻:“天地良心,我可没有老婆啊。”

    冷哼一声,陆执事将目光移走,心想你要是能找到老婆才怪呢,看你也只是想做个参照物而已,估计那个凶手肯定比你长得好看。

    这时,孙执事冲着陆铭使了个眼神,那意思是说,这事有些复杂啊,要是找不到凶手,咱俩回去实在无法向宗主交代,依我看不如,找个替罪羊得了。

    陆执事心领神会,随即也丢了个眼神过去,那意思是说,抓个替罪羊倒是可以,但如果被宏执事发现了,跑到宗主那里去告状,咱俩可是要吃不完兜着走啊。

    两人用眼神交流,萧皓就猜出了个大概,心中大骂,妈的咧,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杂碎,想拿老子当替罪羊,门都没有。

    想到这里,萧皓声泪俱下:“虽然宏烈公子不是被我所杀,但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临来之前,我已经把此事告知了家主,到时候家族会实事求是在家族粘贴公告,引以为戒。”

    两位执事同时收回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啥叫实事求是,那意思就是说,宏烈抢走了他的妻子,然后宏烈被别人杀了,找不到凶手以后,宗门为了泄愤让他以死谢罪。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九幽宗还不得遗臭万年,成为了淫邪之宗!

    “胡诌八扯,什么引以为戒,你把九幽宗当做什么了。”陆执事不假思索的怒道。

    “可是我不死,两位前辈又如何向宗门交代,不行,不行,我必须得死。”

    萧皓再次耍起了无赖那套伎俩,其实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两人虽然实力很高,但是常年累月不问世事,脑袋早就不太灵光了,再加上他们做什么事,都要以宗门声望摆在前面,这就让自己有了可乘之机。

    见此情景,南宫傲与南宫寒大跌眼镜,这还是那个东界家族的萧长老嘛,怎么越看越像个市井无赖啊,人家不让你死,偷着乐就得了,居然还要一心求死,然后再顺便恶心下九幽宗,呸,这也太不要脸了。

    “记住了,九幽宗不会冤枉别人的,更不会任由凶手逍遥法外,至于你要承担什么责任,暂且不追究,但是你有义务帮我找到凶手,这样的话,也算是你将功补过的一种表现。”

    陆执事实在是不想再听萧皓涛涛不绝的倾诉着苦水,毕竟抢夺人妻太不光彩了,于是干脆口头承诺免其死罪。

    “真...真的嘛?”

    萧皓如获重生,激动万分。

    “这还有假,你是唯一看见过凶手模样的人,你若死了,岂不是成了替罪羔羊。”

    陆执事很满意萧皓的态度,卑微,恭敬,永远都不会招人反感的。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晚辈必然竭尽全力帮助你们追查凶手的。”

    “好了,你先退下吧,我们还有事要与南宫家主商议,你留在房间里随时等候差遣。”

    “遵命,晚辈告退!”

    萧皓与吴塔退出了大厅,一溜烟回到了房间中。

    “妈了个巴子的,你小子真能演戏,那眼泪怎么说流就能流下来,还有就是那个沙哑的声音,装得真他妈的像,哇哈哈...”

    刚刚进屋,吴塔就忍受不住,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洗了把脸,萧皓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撇嘴道:“有时候不能全靠武力来解决问题,玩脑力耍计谋同样也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点了点头,吴塔竖起大拇指,笑道:“有道理,有道理,其实方才他俩有很多问题要想问你,而你偏偏一直再说,夺妻之恨的事情,顿时搞得他们方寸大乱,打断了所有思路,到最后不得不跟着你的节奏走,哇哈哈...”

    “这两个老鬼也只是一时被蒙骗住,若是反应过来,还是会看出我们破绽的。”

    萧皓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呃,那怎么办,我方才偷着观察了一下,他俩身上隐隐散发出来气息,明显就是先天强者,虽说我们不惧怕,但也要小心应对,一旦撕破了脸,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大战。”吴塔咧嘴道。

    沉吟半晌,萧皓抬起脑袋露出一个微笑:“那就把这场戏继续演下去,直到把他俩培养成大白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