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偷天换日
    既然确定了是四位大少暗杀了宏烈,同时也就证明了,青柯没有任何危险,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出事以后,她回到了寂静岭。

    另外,从南宫家族忌惮的程度来看,九幽宗很强大,至少不是东界家族能够招惹的,所以萧皓考虑来,考虑去,决定还是先下手为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放手一搏。

    当然,这个所谓的主动出击,并不是要与九幽宗为敌,而是瞒天过海,偷天换日,给九幽宗派来的人制造麻烦,让他们查不到真凶是谁,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保全住四位大少。

    想到这里,萧皓重新振作了一下精神,随即从胡同中走了出来,然后再次回到南宫家族。

    而这一次,他准备要留下来等候九幽宗的人,其实这是一种心理战术,所谓做贼心虚,你越是躲着不见,就越说明有问题,相反若是故作正气凛然,心胸坦荡,此事未必不能摆平,当然代价也是要付出的,但只要把代价降到最低就算是胜利。

    对于萧皓能留在南宫家族等待着处理此事,南宫傲与南宫寒非常欢迎,这样以来,他们倒是减轻了很大压力,至于九幽宗不会把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

    就这样,萧皓留在南宫家族待了将近半个月,依旧没有九幽宗到来的消息。

    这段时间,萧皓可没有闲着,自从晋级到先天一重境界后,为了尽快提升实力,基本上足不出门,不分昼夜的修炼功法,丹田里储存的罡气也越来越多,就这样顺利成章的再次晋级到先天二重境界。

    “在吗?”

    子母玉传来吴塔的声音。

    收功,萧皓拿起子母玉,通过心神回答道:“可算等到你回话了,找到青柯了嘛?”

    “她根本没有回到寂静岭。”

    “什么?”

    萧皓震惊万分,如果青柯没有回到寂静岭,那她会跑到哪里去。

    “妈了个巴子的,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既然都已经分手了,你何必又要犯贱的去找她。”

    “闭上你的臭嘴!”

    萧皓确实很担心,可是让他更加所担忧的是,青柯是唯一幸存下来的目击者,所以九幽宗绝对会抓住这个线索不放的。

    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出卖兄弟,还是让心爱的女人守口如瓶,视死如归,这两点,萧皓一个都不会去选择,所以他只有把青柯暂时藏起来,然后在见机行事。

    “好了,我不啰嗦了,为了你的破事,我和慕段峰闹了个半红脸,要不是老子前几天晋级到先天境界,估计都下不了山。”

    “你的晋级到先天境界了!”

    “嗯,很轻松就晋级到了,哇哈哈...”

    闻言,萧皓激动不已,不愧是大造化体质,这种修炼方式也太妖孽了,完全就是吃饭,睡觉,放屁都能自然吸收天地元力。

    吴塔成为先天强者,对他来说,可是个不小的助力,说句难听的,就算与九幽宗翻脸了,自己也有足够的筹码与他们周旋。

    “你现在马上赶到南宫家族与我汇合。”萧皓兴奋的道。

    “知道了。”

    话毕,吴塔中断了联系。

    转眼到了第二天,吴塔独自一人赶到南宫家族,兄弟两人见面自然都十分高兴,于是萧皓把这次遇到的头疼问题毫无保留的讲了出来。

    闻言,吴塔表情十分凝重,虽说他五大三粗,看起来头脑简单,实则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得罪宗门意味着什么,他也很清楚。

    “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情?”吴塔担忧的问道。

    “我也没想好,先见到九幽宗的人再说吧。”萧皓无奈的道。

    摸了摸下巴,吴塔若有所思:“别的我到不担心,我只担心那个龟儿子的父亲会亲自赶过来,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

    “不错,我也担心此事,可是这件事情已经无路可退,我不挡下来,他们搞不好就会顺藤摸瓜查找到线索,那样的话,就会把四大家族同时都牵扯进来,这件事情引我而起,所以我不希望连累大家。”

    “不管怎样,老子还是那句话,谁敢搞你,我就干谁!”

    话虽短,但是绝对有份量,萧皓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就是兄弟情义,鸟你什么垃圾势力,狗屁宗门,有兄弟在,我们就敢戳你一个窟窿,这是一种信念,一种兄弟之间才能体会到的信念!

    三日后,兄弟两人正在谈话之际,大管家过来传讯,九幽宗的人已经来到南宫家族,闻听此言,萧皓深吸口气,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随即带着吴塔赶向大厅。

    大厅中

    家主南宫傲坐在首位上,大长老以及另外三位长老坐在下方右侧,对面则是坐着两位神色阴厉的黑袍中年男人。

    场中气氛略显压抑。

    时间不长,萧皓与吴塔缓步走进大厅内,目不斜视的站在中央位置,抱拳沉声道:“萧皓,吴塔,见过南宫家主。”

    “来得正好,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前辈乃是九幽宗的执事,陆铭,陆执事,孙玖,孙执事。”

    南宫傲向来处事不惊,可是今日夹在中间,不由得心中有些紧张,这就是在绝对实力压迫下,而产生的另外一种心境。

    萧皓看向九幽宗两人,故作惶恐不安的道:“两位前辈,我可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冤枉,冤枉啊!”

    两位执事无动于衷,脸庞充满了不屑,显然萧皓有这番举动,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人人都敬畏宗门。

    “我还没有问话,谈何冤枉,莫不是做贼心虚。”

    陆执事捋了捋黑须,双目如电的打量着萧皓。

    “前辈,小子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开罪九幽宗,我深知难逃其咎,所以一直留在南宫家族之中恭迎前辈,顺便把此事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讲清楚。”

    萧皓表现的情真意切,诚惶诚恐,这让两位执事有些半信半疑,毕竟宏烈是宏执事的私生子,就算再技不如人,也不应该死在这种无名鼠辈的手中。

    “我问你,当晚你去找宏烈所谓何事?”陆执事询问道。

    “我...”

    “我什么我,快说!”

    见萧皓神色慌张,孙执事拍案而起,怒目而视。

    深吸口气,萧皓昂起胸膛,目露坚定:“我是去找自己的妻子。”

    “这是什么意思?”

    两位执事茫然不解。

    “两位前辈有所不知,宏烈公子霸占了我的妻子,活生生拆散我俩,我深知斗不过他,可我也是男人,也有感情,在这种思妻心切的情况下,我无法控制自己,所以抱着必死之心,偷偷跑到凤舞山庄去见妻子,怎料...”

    说到这里,萧皓痛苦的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呜咽起来,片刻后,声音沙哑的继续道:“怎料刚刚潜入到凤舞山庄就被宏烈公子的手下发现,于是他们当着我妻子面前,狠狠羞辱于我,并且将我打得遍体鳞伤,前辈,你看!”

    话毕,萧皓一把撕开长袍,顿时上半身裸露出来,一道道伤疤清晰可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