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移情别恋了
    四位大少轮番炮轰,震的众人头晕目眩,不过没有人会去质疑,因为眼前的紫晶玉髓,足以证明他们绝对有这个实力。

    一个小小见面礼就送天价宝物,恐怕整个东域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更何况他们许诺的事情,所有加在一起,恐怕不止千万之数。

    穆段峰也是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并不是瞧不起萧皓,而是一时冲动发泄发泄,哪料到,一句气话竟然搞得这么大。

    不过,他也从这点看出萧皓是非常爱青柯的,顿时心中怒火渐渐散去。

    “你既然想接青柯回去,为什么要拖延这么长时间才来?”穆段峰声音缓和的问道。

    “一言难尽。”

    萧皓简单说了下风华城情况...

    “难怪如此,不过,你已经来晚一步了,青柯并不在寂静岭。”穆段峰沉声道。

    “她去哪里了?”萧皓担心道。

    穆段峰似乎有着难言之隐,沉吟半晌后,缓缓说道:“她去星耀城散心去了。”

    皱了皱眉,萧皓狐疑道:“莫非穆家在城内有亲戚?”

    “谈不上是亲戚,不过住在城内的人,你也认识。”

    “我也认识?岳父大人可否明言,那人是谁?”

    萧皓回忆了下,自己似乎并不认识星耀城的朋友,如果说有些关联的,那就是之前合作过的南宫家族,但那些事情都是许术负责的,自己从来也没有和南宫家族的人打过交道,总不至于南宫家族见他们发达了,想要大献殷勤,那也太荒唐了吧。

    “他是青柯的未婚夫,宏烈!”

    穆段峰本不想说出来,可是到了这个节骨眼,有些事情藏也藏不住的,倒不如直言不讳。

    闻言,萧皓脑袋“轰”的一声,青柯去找宏烈是什么意思?重归于好?旧情复燃?那自己又算什么?

    “老大,你...你没事吧?”雷洛担忧的问道。

    此时此刻,四位大少脸色都是很难看,别说老大,就算是普通人也无法接受心爱之人的移情别恋,青柯可以任性,但绝对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更何况老大不是普通人。

    “她去多久了?”萧皓表情麻木的问道。

    “半个多月了。”穆段峰回答道。

    萧皓无力的闭上了双眼,苦涩一笑,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碎感觉涌上心头,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

    “如果你心中还有她,去就找她吧,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想再干涉了。”穆段峰沉声道。

    场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在静静的注视着萧皓。

    良久后,萧皓缓缓睁开了眸子,用着最后一丝力气:“不必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话毕,转身离去。

    “等等。”穆段峰站了起来,深吸口气,眼中有着一丝失望,沉声道:“我尊重你的选择,把紫晶玉髓拿走吧。”话毕,命人将紫晶玉髓送到萧皓面前。

    萧皓麻木的站在原地,头也未回,背对着众人,苦涩道:“心爱之人都留不住,我留它又有何用,夜极,麻烦你,替我把它砸碎了。”

    “哦”

    &n

    bsp;  夜极没敢言语,快步走到近前,伸手拿起紫晶玉髓毫不犹豫的摔向地面。

    “哗啦...”

    随着紫晶玉髓破碎,四位大少面带寒霜的跟随在萧皓身后离开了寂静岭。

    ……

    萧皓回到盘龙岭以后,便是把自己锁在了房间中,不吃不喝,一连数日。

    众人有心想要劝说,可情伤是最难治愈的,说多了,反而会让萧皓更加伤心,无奈只好轮流守在门外,等待着他慢慢走出阴影当中。

    看着紧闭的房门,花莫染担忧道:“已经第九天了,在这样下去,他身体肯定承受不住的,不行,我必须要进去看看他。”话毕,便欲敲门。

    轻轻拉住花莫染,兰夜沉声道:“老大的性格向来固执,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又实在是太大了,劝也无用,还是在等等吧。”

    花莫染轻咬着银牙,感同身受,她不理解青柯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报复萧皓,如果这是真爱,又怎么忍心让心爱的人伤心欲绝。

    “萧皓,我想告诉你,世间不是没有真爱,只是你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错爱的人,为了一个不值得去爱的人折磨自己,根本不值得...”

    “闭嘴,给我滚开!”

    花莫染话没说完,房间内就传出萧皓愤怒到极点的咆哮声。

    花莫染紧紧攥着娇手,不为所动:“如果你骂出来舒服一些,那就继续骂吧,你可知道,天底下除了你会伤心以外,还会有人会感同身受的和你一起伤心,如果你肯走出来接受现实,我发誓,你会获得更加完美的爱情。”

    四位大少没有想到在花莫染娇弱的身体内居然隐藏着犹如火山爆发般的情感,他们听的出来,花莫染正在表白,虽然很含蓄,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房间内完全进入死寂中,没有任何回复。

    十天,十一天,十二天...

    直到半个月后,四位大少破门而入,此时此刻,萧皓早已经颓废到不成样子,披头散发,面黄肌瘦,双眼塌陷,乌黑的眸子也变得黯淡无光。

    萧皓坐在椅子上,单手扶着桌面,低垂着脑袋,冰冷的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还是想来看我笑话的?”

    “你该清醒清醒了。”兰夜沉声道。

    “滚,都滚出去!”萧皓骂道。

    “我们不是来劝你的,而是来通知你的,就在昨晚吴塔离开了盘龙岭,临走时留下了一封书信,上面写的很清楚,他要替你去宰了那个叫宏烈的混蛋,顺便帮你除去心魔,杀掉青柯。”

    话毕,兰夜将书信用力摔在桌子上。

    萧皓身体一僵,缓缓抬起头,随即颤抖的打开书信,当看见“杀掉青柯”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如遭雷击。

    吴塔是个极重兄弟情义的人,他认为那对狗男女害了自己兄弟,那么就是不可饶恕的,即便宏烈与青柯早有婚约,有道理可讲,更算不上是偷情,但是对不起,他只认兄弟,不认道理。

    萧皓知道吴塔来了脾气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于是“嘭”的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向着外面跑去。

    “但愿时间能赶得及,不然星耀城就要出大事了。”兰夜苦涩的喃喃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