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岳父的礼物
    当兄弟五人赶到东城门的时候,这里早已经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想要凑到近前除非从百姓们脑袋上飞过去,否则即便你是强者也休息挤进去,空前盛世,比年关还要热闹数倍。

    “打死它!”

    “扒皮抽筋,阉了它!”

    “草泥马,东日狗!”

    百姓们状若疯狂,声嘶底里,纷纷把手中的石头,鸡蛋,菜叶投掷向吊在半空中的原野次郎。

    夜极兴致高涨,弯腰捡起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放在手中掂了几下,便欲过过手瘾。

    见状,萧皓吓了一跳,紧忙拉住夜极,怒道:“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打他啊。”夜极道。

    “妈的咧,你是后天十重境界,一石头扔过去,还不得把他脑袋砸个稀巴烂啊。”

    萧皓比谁都希望原野次郎能尽快死去,可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宇文慕天这么做,摆明了就是在钓鱼,自己岂会看不出来。

    夜极伸了伸舌头,不在言语。

    “老大,你估计会有效果么?”

    兰夜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于是掐头去尾的抛出一句话。

    稍稍思索,萧皓冷笑道:“他已经是一个废人,根本没有任何价值了,救人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点了点头,兰夜狐疑道:“那宇文城主这么做,岂不是多此一举了。”

    “哼,跟那条老狐狸打交道,得学会往更深一层去想,你以为宇文城主是想守株待兔嘛,你错了,他是想把敌人引到我们身上来,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就是这个道理。”

    随着接触的事情越来越多,萧皓谨慎之心也越来越提高,宇文慕天能成为一城之主,靠的可不是单单的才华与机遇,必然还有着过人之处,心中所想的事情,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想到的。

    兰夜恍然大悟,看向萧皓的目光中有着敬佩之色。

    就在两兄弟交谈的时候,在另外一边的人群中挤进一名身披宽大斗袍的怪人。

    那人微微抬起头,斗帽下露出一双阴厉的目光注视着**全身的原野次郎,情不自禁的握紧双拳,紧缩的眉心间涌现愤怒的火焰。

    半晌后,那人深吸口气,抬起手轻轻抖了一下,瞬间从指间射出一根银针,闪电般袭向原野次郎的喉咙部位...

    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动作,百姓们依旧沉寂在激愤当中,当银针入喉的刹那间,原本处于半昏迷的原野次郎身体微微一颤,随即缓缓抬起头看向人群中,当目光落在斗袍人离去的背影时,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紧接着嘴角溢出黑血,脑袋无力的垂了下去。

    ……

    数日来,城中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家族也进入到稳定发展中,萧皓终于有了空闲时间,于是便萌生去找青柯。

    萧敬枫知道萧皓心中很是牵挂青柯,所以并没有阻拦,只是有一件事情让他看出些不太寻常的意味,那就是花莫染。

    这段时间以来,他就发现花莫染总是独自坐在花园中发呆,可是一见到萧皓,她就变得非常开心,这种两个极端情绪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足以说明,她对萧皓产生了爱慕之意。

    “一份感情来之不易,希望你好好珍惜,不要在伤了青柯姑娘的

    心,否则悔之晚矣。”萧敬枫意味深长的道。

    点了点头,萧皓苦笑道:“女人的心思,有时候真是捉摸不透,不过,我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是认真的,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把青柯接回来的。”

    “嗯,那就好,对了,去见准岳父总不能两手空空的,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厚礼。”

    话毕,萧敬枫拍了拍手,时间不长,一名族人端着一个盖着红布的方盘走进大厅中,随后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这是什么?”

    萧皓好奇万分。

    萧敬枫笑了笑,随即伸手掀开红布,顿时一块六棱形的玉石呈现在方盘内,玉石表面晶莹剔透,内部流光浮动,隐约可见中心位置有一个天然形成的紫金体,足有拇指般大小。

    萧皓凑到近前,好奇的拿了起来,刚刚入手就有一丝凉意顺着指尖涌进体内,顿时全身舒爽无比,精神雀跃,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真切切的感觉。

    “看出是什么了嘛?”抿了口茶,萧敬枫笑问道。

    萧皓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虽然他不知道是啥,但肯定绝对是个好东西。

    “这是紫晶玉髓,十座矿山都未必能找到一块,天地所孕,万金难买的宝物。”萧敬枫笑道。

    “紫晶玉髓,就是传说中能吸纳天地元力,辅助修炼的那个紫晶玉髓?”

    萧皓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别的不说,光是能辅助修炼这种功能,就会让所有武者为之疯狂,虽然紫晶玉髓达不到辅助一日千里的效果,但只要辅助提高那么一点点,也会比其他人修炼速度要快上不少,最吸引人的就是它比那些辅助丹药还要安全,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把它当做见面礼,我想你的准岳父应该不会在为难你了。”萧敬枫笑道。

    “这...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吧。”

    萧皓很是不好意思,这块紫晶玉髓若是拿到外面出售,少说也得值个百八十万两。

    “东西就是东西,在值钱也换不来感情,我累了,你滚吧!”

    话毕,萧敬枫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自从他修为散尽以后,身体比普通人还要虚弱许多,要不是每天有着天材地的供应,身体早就虚弱的站不起来。

    萧皓对着萧敬枫深深鞠了一躬,眼中雾气蒙蒙,一路走来,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萧敬枫,这位长辈的风度与大气,让自己由心感到敬佩。

    “您放心,等我把老婆接回来以后,您的婚事包在我身上了,先给您透露个口风,花莫染十有**会同意嫁给您的,嘿嘿...”

    “咳咳咳咳咳咳,滚,滚,滚!”

    萧皓捧着紫晶玉髓,头也不回的溜了出去,留下萧敬枫坐在椅子上又好气,又好笑。

    ……

    “我也去!”

    “我也去!”

    “我也去!”

    “我...我...我也去!”

    四位大少要陪着萧皓去寂静岭到很正常,可是,当花莫染也吵着要跟着去时,萧皓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花姑娘,花小姐,花麻麻,我是去接老婆,不是去游山玩水的,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