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变态杀人魔
    一路上,两人没有言语,各怀心事,抛开偷窥的事情先不提,萧皓最担心的就是花莫染的安危,毕竟城内不太安全,一旦让敌人知道花莫染的身份,并且被俘获走,用来要挟东界家族,到时候可就变成大麻烦了,以花布吉溺爱女儿的程度,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然而,花莫染脑海中却是在回忆着,第一次与萧皓见面时的尴尬场景,或许那个时候,她心中还很记恨这个偷窥狂,可是随着住进东界家族以后,她发现萧皓有很多优秀的地方,也非常受人爱戴,如果萧皓真是那么卑鄙下流,岂会有那么多人尊敬他,光从这点,就能说明,萧皓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

    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都会对美好的事物产生**,萧皓在她眼里就像隔着一层面纱,很神秘,很朦胧,让她有一种强烈想要揭开面纱的冲动,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她就是想要多了解他,这就是花莫染要来风华城的真正目的。

    “我先把你送到城内总部安顿下来,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萧皓淡淡的道。

    “嗯”

    花莫染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心中七上八下,片刻后,垂首轻声问道:“我听说青柯姐姐离开了家族,不知道,是不是与我有关系?”

    说完这句话,花莫染感觉自己有些眩晕,一颗心紧张的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上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是她就是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萧皓尴尬的挠了挠头:“没...没关系,估计是她想家了,所以回去看看。”

    联想到青柯负气而走,萧皓心中特别难受,要不是公事缠身,此时此刻恨不得肋生双翅立刻飞到她的身边,虽然青柯脾气不好,总使性子,但自己就是喜欢,就是疼爱。

    花莫染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于是没有继续追问,静静的跟随在萧皓身边。

    ……

    转眼到了第二天,四大家主派人将银票与大量现银送了过来,萧皓开口只借了八百万,怎料四位家主却是凑了个整数,送来了一千万。

    有了充足的银子,许术紧忙张罗起开工,上千人动工修建府邸的速度可是非常惊人的,仅仅半个多月时间,就已经基本建造完毕,剩下的就是府邸内部装修。

    走在青石小路,欣赏着花园中的奇花异草,假山池水,花莫染开心的翩翩起舞,那绚烂多彩的长裙摇摆间,宛如雨后彩虹如梦如幻。

    这时,萧皓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或许是眼前的场景太过吸引人,情不自禁驻足多看了几眼,花莫染不经意间察觉到后,一时紧张,突然间把脚扭伤,惊呼一声,身体失去平衡...

    见状,萧皓迅速冲了过去,右手一把揽住纤细的腰肢,花莫染也本能的伸出双手怀抱在萧皓脖子上,近在咫尺,四目相对...

    萧皓从花莫染迷离的眼神中似乎读懂了什么,曾几何时,青柯就是用这种眼神深情的看着自己,如出一辙,令人陶醉。

    一想到青柯,萧皓瞬间回过神来,顺势将花莫染扶起来,然后退到一旁,尴尬的道:“你没事吧?”

    “还...还好。”

    花莫染低着头,内心紧张的要命。

    “咳咳,那个...什么...咳咳...其实...咳咳...”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花莫染抬起头,茫然不解。

    “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婚约在身?”萧皓鼓起勇气问道。

    花莫染愣了下,随即满脸绯红,一个男人问自己有没有婚约是什么意思,莫非他想和自己告白,这也太突然了吧,太任性了吧。

    花莫染红着脸,轻声道:“没有。”

    “太好了,这我就放心了。”

    萧皓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满脸喜色。

    花莫染感觉脸颊发烫,脑袋阵阵眩晕。

    “其实有些话,我本来不应该说,也不适合我说,可是我在不说,就怕没有机会了,你父亲的脾气,你是了解的,所以我和你说更容易沟通,即使你拒绝了,我也不会介意的,哈哈...”

    闻言,花莫染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不过还是轻咬着银牙,用力点了点头,等待着激动人心的一刻。

    “萧长老。”

    一名家族强者飞快的赶了过来。

    萧皓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问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昨天夜里,城内同时死了十几名三四岁的孩童。”那名强者回答道。

    皱了皱眉,萧皓震惊道:“莫非城内闹瘟疫了?”

    “不是瘟疫,而是有人故意杀死那些孩童的,最令人发指的是,凶手取走了孩童们的心脏,现场简直是惨不忍睹。”

    话音刚落,花莫染就觉得五脏六腑犹如翻江倒海,顿时干呕连连。

    见状,萧皓命令丫鬟搀扶着花莫染回房休息,自己则是将那名强者拉到一旁,沉声道:“凶手可曾抓到?”

    摇了摇头,那名强者回答道:“目前还没有抓到,不过官方已经封锁了全城,正在缉拿凶手。”

    萧皓百思不得其解,凶手取走那些孩童心脏能有什么用,还是凶手之前受到过什么刺激,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来发泄心中情绪,不管出于哪点,这种丧心病狂的手段肯定会给百姓们带来不小的恐惧。

    “传我命令,让执法堂队员在外面多留意下,如果发现可疑之人,立即汇报官方,配合抓人。”

    “是”

    转眼到了第二天,萧皓刚刚起床,族人来报,昨晚又死去了七名孩童,手法如出一辙,心脏都是被凶手残忍的取走了。

    这件事情本来就不归家族插手,可是凶手的残忍手段搞得全城百姓人心惶惶,以至于大量的物资停留在城外进不来,有些正在建造的商铺与产业被迫停止了下来,着实让萧皓苦恼无比。

    “妈的咧,要是让老子抓到,非把你点了天灯。”

    现在这种情况下,萧皓也不能再无动于衷,于是带领着执法堂成员分散到各处查找线索。

    起初,萧皓单纯的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变态杀人案,可是一连十几天,天天都传来孩童死讯,不但凶手没有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即使官方与五大家族联合行动,仍然未找到凶手的线索。

    萧皓蹲在地上,检查着一具孩童的尸体,眉头紧锁:“凶手肯定是江湖强者,如果是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这么干净利落。”

    “没错,刀口整齐,并且是一刀剜心,你看,内部边缘部位丝毫没有受损,足以说明,凶手用刀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庞虎将军补充道。

    洗了把手,萧皓重新落座,陷入沉思,片刻后,开口说道:“庞将军不觉得我们似乎遗漏些重要线索嘛?”

    “什么意思?”

    庞虎将军茫然不解。

    “这些无辜的孩童分散在不同区域,但是都在一个晚上同时死去,这就说明,凶手绝对不止一个。”

    萧皓瞬间抓住了重点,表情极为凝重,这可不是件好事情,如果凶手都是强者,并且有意想要躲开官方与五大家族视线,那么追查起来,当真是难如登天。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

    庞虎将军惊出一身冷汗,就连嘴唇都瑟瑟发抖,城主可是下了死命令,三日之内,必须将凶手绳之以法,现在突然间冒出一群凶手,这不是要了自己的小命嘛。

    “庞将军,假设你是凶手,你觉得藏在哪里更加安全?”

    萧皓猜不出凶手的作案动机,但是却可以尝试着推断凶手藏身之处,虽然不一定有效果,但最起码也可以把搜寻的范围缩短。

    风华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盲目寻找犹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耽误一天时间,就会有更多的孩童惨遭毒手。

    庞虎将军眉头紧锁,来回渡着步子,半晌后,止住脚步,转身看向萧皓,不确定的道:“假如我是凶手,就会藏在离城主府很近的地方,所谓灯下黑。”

    “不谋而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