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谁不能得罪
    展风的许诺,对于典狱长来说可是有着极大诱惑,他本来想把龙驹与萧皓的事情说出来,但是思前想后,觉得还是不说为妙,反正天塌下来有展风顶着,自己只不过是个鞍前马后的,又何必趟进去。

    另外,这件事情只要做的隐蔽些,还是很容易蒙混过关的,再说大黑山累死,病死的囚犯时常发生,根本算不上新鲜事,抱着这样的想法,典狱长开始做起了升官发财的美梦。

    ……

    矿洞中

    “皓哥,你可真了不起,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一鸣惊人,照这样下去,以后我们甲字九号矿洞就是福利最好的了。”矿头敬佩道。

    斜撇了眼,萧皓咧嘴道:“你还是打消利用我去赌斗的念头吧,那也太掉价了。”

    “哎,此言差矣,在这里还要什么身份,要什么脸,只要我们有充足的食物,就可以更好的生存下去,这样才有机会离开大黑山,我说的绝对是硬道理。”矿头笑道。

    萧皓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辩解什么,反正自己也没打算待长,犯不上逞口舌之快,想到这里,转身看了眼洞口守卫情况。

    两日后,萧皓暗中发现守卫渐渐放松了警惕,于是趁着众人熟睡时,悄无声息的溜出洞外。

    轻车熟路来到丙字十三号矿洞外,只见典狱长跟守卫交头接耳的嘀咕着什么,萧皓皱了皱眉,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竖耳倾听。

    “明日趁他们收工之前,你把迷药投进食物当中搅拌均匀即可,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管,也不要问,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是”

    “你很聪明,跟着我好好干,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典狱长从怀中掏出一包迷药和十几两银子递了过去,随即看了眼洞内,意味深长的喃喃自语:“龙驹,你可别恨我,要怪就怪,红颜祸水吧!”话毕,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闻言,萧皓眼中闪烁着怒火,自己本不想把事情搞大,可是他们却步步紧逼,要不是自己来的快,义父必然被他们除掉,想到这里,取消了越狱行动,身形一闪,跟了上去。

    典狱长下山后,回到了住所,因为身份关系,他并没有和士兵,衙役住在军营当中,而是别出心裁的修建了一个四合大院,虽然条件不如城内,但是在这艰苦条件下也称得上是极为舒适的。

    酒菜准备完毕,典狱长哼哼着小曲,一边饮酒,一边盘算着明天除掉龙驹的事情,就在这时,后窗户猛然打开,顿时掀起一阵冷风。

    典狱长刚欲回头查看,突然感觉后脖颈被一只手掐住,顿时打了个哆嗦,紧张的问道:“什么人?”

    “自己看。”

    萧皓手腕一扭,直接把典狱长转到自己面前。

    四目相对,典狱长感觉眼前年轻人有些眼熟,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不过当他看清那一身囚服时,瞬间猜到了什么。

    “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典狱长震惊万分,另外他也猜到这个年轻人十有**就是萧皓,因为大黑山囚犯当中根本没有实力太强的,更何况这么年轻,除了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萧皓,还会有何人具备这个条件,虽然这样,但他也万万没料到,萧皓实力能达到这么高的境界。

    想到这里,他又联想到萧皓与龙驹有着密切的联系,顿时心中叫苦不迭。

    “我若想走,没人能拦得住,我这么说,你认不认可?”萧皓冷笑道。

    点了点头,典狱长奉承道:“绝对认可,山上防守如此森严,你都能如履平地的走下来,在下,五体投地,敬佩万分。”

    “知道就好。”

    萧皓松开了手,潇洒的坐在椅子上,抓起一个鸡腿啃了起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萧兄弟,深夜跑下来找我,想必是有事情吧?”

    典狱长可不敢乱喊,萧皓能放开他,那么就有能力眨眼间弄死他,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哼,没想到你这头白猪也挺聪明的,这么快就认出我的身份了。”萧皓讥笑道。

    “萧兄弟赌斗的事情已经传遍大黑山,我也略有耳闻,如此年龄,如此实力,绝对是东域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稍稍拍了小马屁,将气氛缓和下来,典狱长眼睛一转,继续道:“恕我直言,萧兄弟有这份能力,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为何要留下来受苦啊?”

    闻言,萧皓张嘴将碎肉吐在典狱长脸上,咧嘴骂道:“少他奶奶的套近乎,你还没资格问老子,想活下去,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要是敢偷奸耍滑,我保证让你看不见日出。”

    擦了把脸,典狱长满脸堆笑:“不敢耍滑。”

    “你给守卫的是什么东西?”

    “迷...迷药。”

    萧皓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起身走到典狱长身后,伸手轻轻搭在他的双肩上,沉声道:“把你的计划全盘说出来。”

    典狱长精神接近崩溃边缘,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以为这是个天衣无缝的计划,然而...

    恍惚间,典狱长脑袋灵光一闪,想起展统领之前说过的话,龙驹身后似乎有着强大背景,如此推断下来,那么萧皓根本就不是囚犯,而是有人特意安排他过来救龙驹的,那个人会是谁呢,刑部活阎王魏大人。

    想到这里,典狱长觉得可能性非常大,论身份地位,展统领远远不及魏大人,那么自己若是真杀了龙驹,岂不成了替罪羔羊。

    “我说出来可以,但你不能杀我。”

    典狱长也在官场混迹多年,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心里还是清楚的很,魏大人声名远播,学生遍布大罗帝国,就凭这点,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摸老虎屁股。

    “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表现了。”

    萧皓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典狱长的肩头。

    典狱长咬了咬牙,不再犹豫,于是将展统领委托自己的事情讲了出来,他计划是用迷药晕倒矿洞里面的囚犯,然后派人用毒针打入龙驹心脏,伪装成突发疾病死亡,到时候把尸体烧掉销毁罪证,即便有人来调查,也不惧怕。

    听完,萧皓心中无比激动,没想到义母居然安然无恙,不知道义父得知这个消息后,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恭喜你,可以继续活下了,不过有件事情,还得需要你帮忙。”

    “什么忙?”

    “将计就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