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很爽是不是
    萧皓扫了眼四周,便发现不下十几伙人,同时进行着赌斗。

    当然他也没兴趣欣赏,穿过人群向着义父所在的方向凑了过去。

    片刻后,父子俩相遇,互相使了个眼神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边缘地带。

    “义父,你的伤没事吧?”萧皓关心的问道。

    “无碍,对了,说说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吧。”

    龙驹早已没有了往日雄风,披散着头发,两鬓平添了几许斑白,整个人仿佛瞬间老了十几岁。

    “当初若不是我,也不会连累义父义母受到株连,现在风华城基本已经平定,我不忍你们继续在这里受苦,所以马不停蹄的赶来了。”顿了顿,萧皓继续道:“义父,我听说展统领同意放人,你为何不出去?”

    闻言,龙驹眼中闪烁着滔天怒火,随即又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苦涩道:“出去与不出去,还有何意义,我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倒不如在这里赎罪。”

    “难道义母...”

    萧皓不敢把话在继续说下去。

    龙驹堂堂铁血硬汉,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眼泪滑落下来,声音嘶哑:“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展统领贪图美色,将你义母占为己有了,我只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眼睁睁看着她离我而去,你知道吗,她已经怀上了我的骨肉,我的骨肉。”话毕,痛苦的抱着脑袋,蹲坐在地上。

    “王八蛋!”

    萧皓终于明白了一切,顿时怒火冲天,身体不断颤抖着,这件事情,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试问那个男人能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

    “不把展风千刀万剐,我誓不为人。”

    展统领彻底揭了萧皓的逆鳞,这是血海深仇,更是尊严问题,如果展统领认为自己手握实权,任意妄为,目空一切,那么这回算是掉进了岩浆之中。

    “胳膊拧不过大腿的,你还是走吧,不要白白葬送了性命。”龙驹劝道。

    萧皓将龙驹搀扶起来,郑重的道:“义父,不管怎样,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就算死了,也要拉着展风一起上路,因为我们是男人!”

    闻言,龙驹似乎受到了很大鼓舞,郑重的点了点头,没错,自己在这里赎罪能换来什么,只会亲者痛,仇者乐,莫不如拼上这把老骨头与仇人功归于尽。

    “龙驹,你个臭狗熊混账东西,没看见我们赌输了嘛,还不赶快过来帮忙,他奶奶的,活该你媳妇被抢走,孬种窝囊废。”

    丙字十三号矿头眼见赌输了三场,顿时火爆脾气涌了上来,直接将怒火发泄到龙驹身上,言语恶毒至极。

    龙驹刚欲反驳,却被萧皓伸手拦了下来,紧接着推开人群,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

    萧皓看着近在咫尺的矿头,冰冷的道:“骂的很爽是不是?”

    “你说啥?”

    那名矿头摸不着头脑。

    “啥尼玛。”

    萧皓出手如电,双指直接将那名矿头锁骨掰断。

    “咔嚓”

    “啊...”

    矿头躺在地上,惨叫连连。

    “今天要不把你屎打出来,我算你拉的干净。”

    萧皓没有收手,迅速将矿头揪起来,反手一指戳在尾骨上,顿时矿头神经受损,大小便失禁顺着裤脚流了下来。

    这一指并没有废了矿头,但是半个月内也休想活动,这已经是萧皓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眨眼间都能捏碎全身骨头。

    犹如丢垃圾般扔了出去,萧皓扭了扭脖子,走进场中看着方才获胜一方,淡淡的道:“这场赌局,我来替龙驹出战,为了节省时间,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石化在原地。

    “小兄弟,我们打不过你,这些食物都拿走吧。”

    对方之人没有傻子,萧皓方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远远超过他们,一群人打一个人,只会让他们更加出丑,倒不如爽快的认输,毕竟赌斗也只是个娱乐,犯不上自讨苦吃。

    震慑住众人后,萧皓转身走到龙驹面前,低声道:“义父,这几天我们就离开这里,你准备下。”话毕,潇洒离去。

    这件事情只是个小插曲,不过却在囚犯们当中炸开了锅,甲字九号一位年轻人单挑丙字七号所有人,就凭这点,绝对够狠,够霸道。

    萧皓也承认自己有些冲动,但是在那种情况下,那口恶气实在是难以咽下去,从始至终,他都坚信,人都是犯贱的,没有吓怕的,只有打怕的,打到他们心惊胆战,痛不欲生,才会记住教训。

    “什么,有人替龙驹出头?”

    典狱长皱了皱眉,龙驹可是丙字十三号矿洞的,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似乎与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有着联系。

    “你暗中调查一下,那个叫萧皓的年轻人与龙驹是什么关系,切记,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倒要看看他们背地里打着什么鬼主意。”

    “是。”

    就在这时,展统领骑着高头大马,在士兵簇拥下缓缓走了过来。

    “展统领,您怎么亲自来视察了。”

    典狱长堆起笑容,毕恭毕敬的迎了上去。

    展统领骑在战马上,摇晃着肥头大耳,撇着嘴巴,用着官腔:“我听说最近大黑山很不太平,所以特意赶来看看,没想到典狱长也在这里,那本统领就放心了。”

    “要不是飞虎营在此镇守,这些囚犯早就暴动了,我只是尽些绵薄之力,愧不敢当,日后我还要仰仗着大人多多提拔。”

    典狱长拍马屁可是颇为精通,一双绿豆大的眼睛始终不离展统领脸庞,观察着每一个微妙的变化。

    “你呀,永远都是那么谦虚,哈哈...”

    展统领翻身下马,简单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话锋一转:“最近可有好货色?”

    “有倒是有,不过比夏月姿色稍稍逊色点,不知道统领大人有没有兴趣。”

    典狱长嘿嘿笑了笑,心想展风不愧是色中饿鬼,这才多长时间,就玩腻了绝世佳人。

    不过,展风特殊癖好也的确奇葩,城内美女佳人遍地都是,可他却没感觉,偏偏痴迷于女囚犯,尤其是有家室的,仿佛只有征服那种女人才会产生成就感。

    “哎,别提了,那个夏月身怀又孕,誓死不从,非要等到孩子生下来以后,才答应和我同塌而眠,真是让我抓心挠肺啊。”

    展风倒是想霸王硬上弓,可那样的结果,夏月必然会自尽,思前想后,倒不如等孩子出生以后,用孩子来要挟夏月,让她心甘情愿成为自己的发泄工具。

    “统领大人的意思,下官明白了,晚上我就把新鲜货送到府上供其慢慢享用,以解燃眉之急,嘿嘿...”

    “那就有劳典狱长了,哈哈...”

    展风忽然又想起什么,顿了顿,继续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想麻烦一下你。”

    “统领大人,尽管吩咐就是了,下官必定竭尽全力。”

    典狱长哪能错过表现的机会,只要伺候舒服了统领大人,那么他的仕途将会一帆风顺。

    展风意味深长:“前段时间,刑部魏大人找过我,话里话外,似乎想要无罪释放龙驹,看来龙驹背景有些不简单啊。”

    “统领大人是怕龙驹出去以后,东山再起,对你不利,所以想...”

    典狱长做了个铲草除根的手势。

    “知我者,非你莫属,这件事情做的干净利落些,事后我必定厚报于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