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调查嫌疑犯
    深夜,众人全部收工回到了休息区,萧皓趁着大家入睡以后,悄悄溜出了自己所在的甲字九号矿洞,虽然洞外有守卫,有大批巡逻士兵,但是对于萧皓来说,完全就是形同虚设。

    夜幕掩护下,萧皓化作一道黑色闪电,按照矿头提供的大概位置,极速掠去...

    时间不长,便是找到丙字十三号矿洞,萧皓矿洞后脚步变得缓慢下来,或许是马上要见到义父义母的缘故,顿时心脏剧烈跳动起来,那是一份愧疚,一份自责。

    走进休息区后,见囚犯们呼呼大睡,萧皓眉头紧锁,他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这里面太黑了,而且囚犯都是满脸漆黑,想要找到义父可是有着不小的难度,总不能堂而皇之的点燃蜡烛,喊着义父的名字吧,那样的话,休息区非得炸锅。

    “妈的咧,这可咋办?”

    萧皓硬着头皮,从左往后,挨个人寻找起来。

    然而,这个过程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死猪似的,任由摆布,一个不小心,就会将人惊醒,萧皓找人心切,脑袋一热,也顾不上许多,谁醒就敲晕谁。

    这么做,速度果然是提快了不少,不过最终还是被人发现了,一道浑厚的呵斥声响起,紧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影犹如下山猛虎般扑向萧皓...

    “义父。”

    萧皓惊喜万分,他敢肯定那道声音就是义父发出来的,如此亲切,如此熟悉。

    龙驹身体一僵,难以置信的凑到近前,声音颤抖:“你是皓儿?”

    “嗯,是我。”

    萧皓激动的抱住义父,热泪盈眶。

    “哎,你怎么也被抓紧来了?”

    “我是来救义父出去的。”

    “这可是大黑山,你呀,太莽撞了。”

    就在父子俩交谈之际,守卫终于察觉到动静,于是举着火把,向休息区快速走来。

    “不好,他们发现了,你快躲起来。”龙驹焦急道。

    萧皓心想他奶奶的,好不容易找到义父,话还没说几句就被发现了,也真是够倒霉的了,于是叹了口气,急忙道:“义父,你先回去躺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话毕,身形一闪,眨眼间将走进来的两名守卫给打晕,随即迅速离去。

    第二天清晨,大黑山响起了号角声,大批士兵赶到了矿洞,然后连打带踢的将所有囚犯聚集到后山空旷地带。

    这种状况从未发生过,囚犯们都是茫然不解,不大一会,典狱长便是出现在场中,倒背着双手,双目如电扫视着众人,最后用着公鸭嗓子:“昨天深夜,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有人竟然闯进丙字十三号矿洞,是谁,自己站出来。”

    场中一片哗然...

    “我在说一次,是谁,自己站出来交待清楚意欲何为,或许我会网开一面,既往不咎,相反要是让我把你揪出来,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典狱长沉声道。

    萧皓站在人群中,饶有兴致的看着白胖的典狱长就像看一头猪似的,看样子这家伙准是花银子托关系买来的官职,就这智商跟猪也没啥两样。

    折腾了半天,典狱长也没查出什么,最关键的是,他事前已经盘问过各个矿洞守卫,并未发现有人离开过,这就变得奇怪了,难道是士兵看见哪个女囚犯漂亮,深夜色胆包天的去偷腥,这种状况之前也发生过,不过砍了几人后,早已经没有人敢去触霉头,总不至于死灰复燃了吧。

    想到这里,典狱长命令丙字十三号女囚犯全部站出来,逐一过目后,发现全部都是残花败柳,不是老掉牙的,就是丑到一定境界的,但凡是个正常男人都下不去手啊,真是百思不得解。

    既然不是因为女人作祟,那就是与男囚犯有关,肯定是密谋越狱,这可是跟自己紧密相连,如果犯人跑了,自己也要跟着遭殃的。

    “来人,将丙字十三号男犯,每人杖责五十。”典狱长命令道。

    这一下,丙字十三号男犯都跟着吃了锅烙,被士兵摁在地上痛打起来,龙驹也未能幸免,偷着用余光扫了眼萧皓,示意让他不要冲动。

    萧皓紧紧攥着双拳,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每一仗落在义父臀部,都会让他多一分想要弄死典狱长的冲动。

    事情告一段落后,囚犯们各自回到矿洞继续工作,萧皓心中盘算着如何能与义父再次取得联系,毕竟有了这次事件后,各个矿洞都会加强守卫,想要在见面已经是难上加难,而自己又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

    这时,矿头走了过来,一边干活,一边偷着问道:“昨晚是你吧?”

    萧皓点了点头,表示不置可否。

    萧皓的坦诚让矿头很高兴,这件事情即使他不问也能猜出来,天底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刚刚打听完丙字十三号矿洞,到晚上就出事了。

    “真没想到,你小子还是深藏不露的强者。”

    矿头很纳闷,萧皓能瞒过守卫跑出去,又能神不知鬼不觉跑回来,就凭这个能力,怎么会被抓到。

    萧皓不想再这个问题上谈论,于是话锋一转:“大哥,还有什么办法能够与那边的人取得联系?”

    “有,只不过有些难度。”

    “什么难度?”

    “每隔半个月,我们集体可以休假半天,当然官方这么做主要为了缓解囚犯们的压力,这个期间,我们可以在山上指定范围内自由活动,但是绝大部分囚犯都是选择了聚众赌博,赌吃的,赌喝的。”

    在这之前,矿头轻描淡写也讲过这件事情,只是当时萧皓并没在意,现在这么一提醒,顿时眼睛一亮,急忙问道:“距离下次放假,还有几天?”

    “三天。”矿头回答道。

    点了点头,萧皓只好耐住性子等待着三天以后。

    ……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第三天,囚犯们收工后,全都换上了新囚服,兴致勃勃的走出矿洞散心。

    长时间在矿洞工作,终日不见阳光,导致囚犯们脸色灰白的,双眼塌陷,再加上有限的食物,一个个都是瘦骨嶙峋,看起来极为的不健康。

    不大一会,五千多名囚犯渐渐出现在半山腰上,有的躺在岩石上晒太阳,有的聚在一起倾诉衷肠,然而真正的重头戏便是赌斗。

    “张彪,上次你赢了赌斗,这次还敢不敢应战?”

    乙子二号囚犯当中走出一位长相凶恶的男人,目光中充满了挑衅意味的看向对面一伙囚犯。

    “有食物送上门来,我求之不得。”

    那名叫张彪的男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接受了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