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大黑山皓哥
    为了安全起见,萧皓并没有让魏子瑜将自己身份泄露出去,就这样,到了第二天,魏子瑜在刑部堂而皇之的给萧皓扣上了一个罪名,然后拿着手续交于刑狱。

    典狱长看完手续后,心中很是纳闷,按理说犯人到了他的手中,具体安排到什么地方做苦役都是由刑狱说的算。

    这回可倒好,魏子瑜居然破天荒的直接下令将这个少年押送到大黑山做苦役,看来这个少年的长辈必然是得罪过魏阎王,所以趁机来狠狠报复。

    “呸,什么两袖清风,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自私自利,假君子,真小人。”

    典狱长自言自语,满脸的鄙视。

    ……

    大黑山

    萧皓站在山脚下,举目望去,只见这座大山怪石嶙峋,一片灰沉沉的,毫无盎然绿意,准确的说,这里的所有植物都被人为的毁掉了,乍一看,宛如一位病入膏肓的老者。

    这就是东域闻风丧胆的服刑之地,整座山布满了岗哨,守卫森严,随处可见大批的巡逻士兵,时不时有人会抬着囚犯的尸体从山上走下来,犹如丢垃圾般扔到马车上,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这里没有人权可讲,死了就死了,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与怜悯,一入黑山,生死由天,名不虚传!

    “小子,你在这里要待上三年,想活着离开,就养好自己身体,如果病死,累死,也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一名衙役按照惯例,都要对新送来的囚犯进行提示,另外也要做出警告,不要想着越狱,那样的后果,会被五马分尸。

    萧皓哪有心情和他扯皮,一双眸子始终落在半山腰上,因为那里人头涌动,全是进进出出的囚犯,他知道义父义母就在其中。

    “不识抬举的东西!”

    那名衙役见萧皓没理睬他,顿时勃然大怒,抡起大脚狠狠踢了过去...

    “嘭”

    这一脚绝对是那名衙役憋足了劲踢出来的,那预料踢在萧皓屁股上犹如踢到了一块岩石,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噗通”摔倒在地,捂着脚翻滚起来。

    萧皓咧了咧嘴,笑骂道:“妈的咧,你是第一个敢踢老子屁股的人,疼死你,活该!”

    闹剧结束后,萧皓如愿以偿的来到半山腰,这是一座大矿区,矿洞密密麻麻少说也有几十个,矿头也就是从囚犯中推选出来的大哥,从衙役手中接过萧皓后,带着他走进其中一个幽深的矿洞内。

    半晌后,矿洞拐角处出现一片空地,此时里面蹲坐着数百人,每个人表情各异,不过眼神却是如出一辙的淡漠。

    “从今往后,你就要与这里的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自我介绍一下吧。”

    矿头是个看起来极为精明的中年人,也很有组织能力,仅凭这点,就不难猜出此人之前,也是身份地位颇高的。

    大黑山与其他服苦役的矿山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里面的囚犯都是出自官方,所以当萧皓扫过每个人表情时,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有着一股特有的气质,即使大家穿的都很脏,很落魄,也无法掩盖住那种气质。

    “大家好,我叫浩哥,以后多多关照。”

    或许是因为能马上见到义父义母,萧皓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顿时玩心大起,戏耍起众人来。

    “呃,这就是你的名字?”矿头惊讶的问道。

    点了点头,萧皓故作认真的道:“大家没犯事之前都是有身份的,我的家境自不必说,家里长辈肯定要给我起个响亮的名字,以彰显我的与众不同。”

    闻言,众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脑中回忆着东域那个为高权重的大官姓皓,或许是巧合,还真让他们想起来一个东域边防总督皓飞龙,不过皓总督在五年前就早已被革职查办了,并且犯得是通敌卖国之罪,满门抄斩,这怎么突然间,又冒出来一位皓家子弟,莫非当年少年逃过了死劫。

    想到这里,众人都是哀叹不已,少年这命也是够苦的了,逃跑了好几年,还是被抓了回来,看样子就算不被斩首,以后也要在大黑山待上一辈子了。

    相比之下,众人反倒是产生了扭曲心理,觉得自己都是幸运的,最起码他们还有希望活着离开这里,而少年却...

    萧皓哪知道众人乱七八糟的想法,抓着矿头不放询问起矿洞的具体情况,或许是矿头比较敬畏皓总督的缘故,耐着性子,和颜悦色的讲了起来...

    听完,萧皓这才了解个大概,原来这里的囚犯人数足有五千左右,矿洞共计三十二个,每个矿洞都会推选出一位矿头负责监管,矿洞里面设置了休息区,储存粮食的区域,虽然条件艰苦了些,但好在能够维持基本的生存。

    负责看押监管囚犯们的是展统领麾下第二,三营士兵,共计两千多人,二营负责山下警戒任务,三营负责山上巡逻,另外还有典狱长调派来的两百多名衙役负责监督囚犯劳动。

    这是表面上的,另外还有背地里鲜为人知的事情,比如囚犯们私底下因为食物,药品,水源,女人...发生争斗,当然这些事情,官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长时间在这里的人,心理都是极为扭曲,枯燥乏味的生活会让他们把这些争斗当做一件乐趣。

    “我想打听两个人。”

    “打听谁?”

    “龙驹,夏月夫妇。”

    思索了一会,矿头没有任何印象,于是又问了一遍众人,大家都是摇了摇头。

    “浩哥,这事不奇怪,矿山不是坊市,监管的很严,不是一个矿洞苦役,根本不许说话,如果你有心想要找他俩,我可以帮你去问问其他矿头。”矿头安慰道。

    “那就麻烦大哥了。”

    萧皓深表感谢,要不是身无分文,此时此刻真想拿万金重谢于他。

    午休时间结束,矿头分给了萧皓一把锄头,一个大筐,然后跟在众人身后去里面学习采矿。

    一连几天下去,萧皓哪还有半点形象,活脱脱一个黑鬼转世,满脸漆黑,衣衫破烂不堪,有的时候,动作稍稍慢点,就会被鞭子狠狠抽上几下。

    萧皓也算够狠,隐忍着没有发飙,只是偷着用内力将皮鞭顶了回去,不过这些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其中奥妙,这就是武者与普通人的差别。

    这日,矿头见衙役出去休息,偷偷跑到萧皓面前,趴在耳边:“有消息了,你要找的那个叫龙驹的人,在丙字十三号矿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