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我是爱你的
    萧皓离开风华城以后,四位大少开始进行闭关修炼,虽说他们还没达到进入先天境界的要求,但是提升实力也同样尤为重要。

    一路上,萧皓三人漫不经心的走着,心情很是惬意,历经坎坷能得到这样的成果实为不易,遥望着恢宏的风华城,在看一看,城外青山绿水,那是一份无与伦比的享受。

    萧敬枫进入祠堂的那一刻起,整个人就似乎想通了什么,或许是放下了十几年来的恩恩怨怨,心境得以解脱,脸庞也渐渐多了些许笑容,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由心而发。

    这时,萧皓忽然想起来什么,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递给了吴塔。

    “这是什么?”

    吴塔茫然不解。

    “当然是好东西了,七品武技《金刚决》。”

    这是萧皓剩下的最后一个武技,也是特意为吴塔准备的,他除了收获十三枚极品子母玉以外,功法与武技全部赠送给了兄弟们。

    这并非是大度,而是萧皓手中的功法与武技,已经远远超过了七品,所以留在自己身上,反而成了鸡肋,倒不如让兄弟们紧随其后的追上自己,要知道,这个江湖并不是一个人的,与兄弟们并肩作战,笑看天下,那样才算得上是完美的。

    闻言,吴塔迫不及待的打开卷轴端详起来,渐渐地,一双虎眼变得火热起来,这是一套拳法,一套霸道无比的拳法,如果能踏入先天境界,在配合上罡气施展,一拳打爆一名后天巅峰强者的脑袋,简直是轻而易举。

    “妈了个巴子的,没想到老子竟然也能有机会修炼这么强大的武技,够爽,哇哈哈...”

    吴塔激动的恨不得抱着萧皓狠狠亲上一口。

    斜撇了眼,萧皓咧嘴道:“武技虽好,不过,你的双斧看样子是要被淘汰了。”

    “哎,这双斧头是师傅送给我的,虽说不是什么好兵器,但是用起来很顺手,现在要是弃之不用,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吴塔性情倒是直爽,也没说以物思人,怀念恩师之类的感动话,直接了当,开门见山。

    “金刚决里面记载的内容,我之前看过,这套拳法异常刚猛,威力极大,但是配合双斧使用也未尝不可,只不过,你的双斧材质一半,而且斧柄过长,一旦对敌时,很容易折掉,那种突发的情况,搞不好就会让你瞬间葬送性命。”

    萧皓知道吴塔对双斧很有依赖性,即使睡觉都要枕着睡,现在若不提醒他,很有可能就像自己所言那样,将那套拳法融入到双斧中与敌作战。

    这句话的确被萧皓言中了,闻听此言,吴塔顿时哑口无言。

    “对了,我们回去以后,该如何对外公布盘龙岭金盆洗手,又如何改头换面?”

    萧敬枫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金盆洗手那就是要退出绿林道,这样以来,就会被绿林人士所鄙视,毕竟这属于变相投靠官方,认为是软骨头的一种表现,传出去势必会影响到盘龙岭的声望。

    另外,上万名兄弟又会怎么样想,他们大部分人都被官方迫害过,心中就早恨之入骨,搞不好就会有人带头退出盘龙岭,这是个弊端,所以不能不事前考虑清楚。

    深吸口气,萧皓无奈的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这一步是必然要走的,总之为了大家好,我们问心无愧就行了。”

    萧皓脑袋也混浆浆的,拿不准利弊能否失衡,也只能把这件大事交给许二愣子来处理,在怎么说,哪条老狐狸也是满肚子坏水,聪明绝顶。

    “哎,你倒是说的轻松。”

    萧敬枫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问心无愧就能解决问题,这个天下哪还来的纷争,但转念一想,毕竟这个天下早晚属于年轻人的,倒不如让萧皓多经历一些事情,也好打磨他的脾气和秉性。

    ……

    盘龙岭

    萧皓三人平安返回来以后,众兄弟自然是十分高兴,大摆宴席,一番豪饮,直到天黑。

    萧皓昏昏沉沉的回到了房间,刚刚推开房门,就见青柯双手托着香腮坐在椅子上独自发呆。

    今天的青柯打扮的格外迷人,一袭连衣红裙,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就连精致的五官也擦上了淡淡脂粉,红唇微启间吐着芬芳,整个人看起来粉雕玉琢,妩媚动人。

    “咳咳,这么晚不睡觉,怎么跑到我的房间来了?”

    萧皓忽然记起药王庄的那场艳遇,顿时做贼心虚的不敢直视青柯,一个劲的咳嗽连掩饰心中的紧张。

    见状,青柯急忙走到近前,轻轻搀扶住萧皓,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嘛?”

    “没不舒服,我很健康啊,哈哈...”

    萧皓拨开娇手,装作若无其事,不过他越这样,反倒是引起了青柯怀疑,于是笑脸一收,冷冰冰的道:“为什么不敢看我,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呃,这怎么可能呢,我是爱你的。”

    萧皓撒谎绝对不会脸红,怎么说也是从偷鸡摸狗混过来的,要说害怕,也是让幽兰帮那些女魔头给吓出来的。

    “真爱我?”青柯半信半疑的问道。

    萧皓借着酒劲,高高举起拳头,故作认真的道:“用不用我发个毒誓。”

    “不用那么麻烦,你要是真爱我的话,就亲我一下。”

    话毕,青柯闭上了眼睛,微微仰起脑袋,羞涩的等待着深情一吻。

    如此**之夜,如此靓丽佳人,如此妩媚勾人。

    萧皓欲火渐渐燃烧,呼吸变得极为粗重,或许是酒精的作用,眼神逐渐迷离,在这种状态下,终于情不自禁的伸手揽住那纤细的腰肢,低头深深吻在红唇上...

    褪去了红裙,那如雪的肌肤,含苞待放的酥胸,神秘的花丛,少女的清香,让萧皓为之疯狂,一双手肆无忌惮的游走于全身。

    床榻上,两人翻雨覆雨,娇喘连连,时不时萧皓从喉咙中发出享受的呻吟声...

    这一夜,萧皓就像撒了缰的野马,一次又一次释放着激情,青柯俏脸绯红一片,紧紧闭着美眸,一双娇手死死抓着床单,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狂风暴雨...

    直到清晨,两人方才精疲力尽的抱在一起,双双进入梦乡。

    当青柯醒来时,已经是午后,见萧皓还在沉睡,不忍心打扰,于是小心翼翼下了床,可是没走几步,顿时下面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脸色一白,咬着牙,缓缓坐在椅子上,然后用着怨恨的目光看向萧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