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成魔的蜕变
    命运就是这样,当萧皓认为自己可以摆脱命运束缚的时候,上苍又和他开了个小玩笑,冲击督脉终止了。

    与其说是上苍作弄,不如说是体内气血融合后恢复了正常,暂时不具备冲击督脉的条件,所以留下了一个半成品。

    一连尝试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萧皓哭笑不得的只好接受这个现实,鸿蒙决里面可是记载着打通任督二脉是一气呵成的,估计自己属于古往今来,第一个半只脚踏入先天,半只脚还在后天的怪胎。

    虽然不知道这种状况会不会影响到以后修炼,但是小命总算是保住了,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感受到任脉里面川流不息的气血,一股崭新的强大力量诞生在体内,萧皓自信已经彻底站在后天境界的巅峰,即便自己同时与数位巅峰强者交手,也有一战之力。

    或许是打通任脉的关系,萧皓明显能感觉到天地之间流动的元力,这种感应并不是在修炼过程中发现的,而是随意间就能够轻易捕捉到。

    “妈的咧,就差那么一点点,老子就能够修炼罡气了,哎...”

    整整修炼了一夜,萧皓困意早已散尽,叹了口气,随即走出房间。

    见萧敬枫气色又恢复了许多,萧皓松了口气,然后附在吴塔耳边低语了几句。

    四位大少都是聪明人,今天是萧皓与萧剑见面的日子,萧皓会有这种表现,很显然是不想带着他们过去,于是面面相窥,眼中有着埋怨之意。

    “老大,我们都是兄弟,有话直说就是了,何必鬼鬼祟祟的。”

    雷络性情耿直,藏不住心里话。

    萧皓咧嘴笑了笑:“既然都被你们看出来了,我也就不隐瞒了,今日我只带着吴塔过去,至于你们几个留在家中。”

    “啥意思,认为我们几个是累赘?”雷络质问道。

    摇了摇头,萧皓微笑道:“红人馆诡计多端,如果我们全部出去,就怕他们会派强者偷袭兰家,到时候得不偿失。”

    闻言,四位大少方才释然,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别的倒还好说,一旦挟持走萧敬枫,那么四大家族瞬间就会被牵制住,到时候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优势也将不复存在。

    “萧公子。”

    这时,幽月姑娘走到近前。

    “有事嘛?”萧皓好奇的问道。

    “这个时候,我本不应该告辞离去,可是我在不回到帮派,师傅必定认为我是叛徒,我...”

    “我理解,临走前提醒你一句,功法与武技的事情最好不要说出去,因为你还不具备保命的实力。”

    萧皓没有把话明挑,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帮派人心叵测,心狠手辣,即便是师徒关系也会因为利益而产生分裂,若想保全自己,那么就要守住秘密。

    “多谢提醒,我会守口如瓶的。”幽月姑娘郑重的道。

    稍稍犹豫,萧皓扭头看向脸色极为郁闷的夜极,淡淡的道:“你把幽月姑娘送出城外吧。”

    “我走了,兰家怎么办?”夜极无精打采的道。

    “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滚吧!”

    萧皓也懒得废话,于是带着吴塔,离开了兰家。

    半晌后,两人来到红人馆坊市,此时街道两侧商铺都以关闭,连个人影也看不见,死寂沉沉,空气中弥漫着无尽的肃杀。

    四下看了看,萧皓淡笑道:“害怕吗?”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就不知道啥叫怕,哇哈哈...”

    吴塔扛着双斧,鼻孔朝天的连连大笑,一副舍我其谁的豪迈。

    就在这时,街道尽头人影浮动,萧皓瞳孔一缩,定睛看去,只见秋木雨带着几十名强者杀气腾腾的走了过来,在这些人当中有一名披散着花白头发的中年男人,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庞,不过露在外面的脸庞却是与萧剑有着几分相似,唯一的区别就是堆满了皱纹,看上去更加沧桑。

    萧皓略微失神之际,众人便是来到近前,一道极为熟悉的声音从中年男人口中传出:“我们俩兄弟又见面了。”

    闻言,萧皓身体一僵,瞬间发现凌乱头发遮挡住的那只独眼,他不是中年人,他就是萧剑,只不过这幅容貌看上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没想到在见面时,你已成魔。”

    萧皓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从萧剑阴冷的目光中,他能感觉到萧剑从人成魔完成了彻底的蜕变,淡漠,阴狠,无情,一切黑暗的东西赋予一身。

    “上次没能亲手杀掉你,真是很遗憾,不过这次你不会在有好运气了,一切是时候该结束了。”

    萧剑闭着眼睛,仰头深吸了口气,嘴角掀起一抹危险的弧度,满脸陶醉享受的模样。

    “萧皓,现在你可以告诉老夫,是谁杀了我三弟吧?”秋木雨冰冷的问道。

    萧皓嗤之以鼻:“亏你活了一大把年纪,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用屁股想想都会猜到是谁,哈哈...”

    “是你,居然是你!”秋木雨咬牙切齿的道。

    笑容一收,萧皓眸子暴射出两道寒光,沉声道:“不错,就是我。”

    话音未落,秋木雨道袍无风自摆,双脚一踏地面,“嗖”的暴射出去,手中拂尘挥舞间犹如一把把利剑,夹杂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笼罩向萧皓...

    “老杂种,你也配出手。”

    吴塔早已手痒难耐,双斧一架,硬生生将秋木雨全力一击给接住。

    拂尘本就柔软如丝,可是秋木雨早已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当击打在斧头上时,居然带起丝丝火花,犹如金属撞击般,“嘭”的发出巨大响声,足见两人力量都是恐怖如斯。

    两人身影闪动,皆是施展起必杀技,力求一招制敌,怎奈实力都在伯仲之间,一时间竟然打得难解难分,不分上下。

    “不管结局如何,我都是胜利者。”萧剑冷笑道。

    “或许吧,但你绝对是个可怜的胜利者。”萧皓沉声道。

    “不见得。”

    话毕,萧剑终于动了,身法形同鬼魅,眨眼就到了近前,手中长剑幻化出上百道剑影,每一道剑影都暗藏无尽的杀机。

    “叮当...”

    凌厉的剑式刚刚袭来,萧皓就以更加狂猛的进攻瞬间将其化解掉,这是斗转星移发挥到后天境界最极致的阶段,排山倒海,风卷残云,一招一式间都蕴含着对武技的领悟。

    转眼十几个回合过去,萧剑暗暗心惊,短短数日不见,萧皓的实力又在大幅度提高,那种横扫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即便是自己都自叹不如,这绝对是个意外,自己已经达到后天巅峰中的巅峰,好不夸张的说,自己是用生命在燃烧着力量,怎么会压制不住他。

    这一刻,萧剑进入了疯狂状态,围绕在萧皓周围,身形飘忽不定,剑气纵横,他要证明自己是最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