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不用讲道理
    两人的谈话直到天际泛白方才结束。

    萧皓刚从书房中走出来,就被巡逻士兵所发现,眨眼间便被围困其中。

    这时,宇文慕天走了出来,随后挥了挥后,让士兵们全部退下,微笑道:“七当家的,拜托了!”

    萧皓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半晌后,当萧皓返回兰家时,彻夜未眠的众人全部赶到了大厅。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兰陵天焦急的问道。

    “正如你所言,宇文城主的确有着难言之隐,他是个聪明人,他更不想当傀儡,任人摆布。”萧皓微笑道。

    “你的意思是宇文城主与红人馆并不是合作关系,而是被人利用的一颗棋子?”兰陵天震惊的道。

    点了点头,萧皓沉声道:“以前我们就猜测红人馆背后隐藏着官方大人物,现在得到宇文城主亲口承认此事,彻底是板上钉钉了,万幸他迷途知返,不过我们目前的形势依然不太乐观。”

    “城主可说,那个官方大人物是何人?”

    兰陵天表情极为凝重,照这么分析来看,红人馆已经不是单单一个江湖势力这么简单,而是官方培养起来的黑暗力量。

    单凭这点,就已经说明那个官方大人物身份地位在大罗帝国中极其显赫,难怪宇文城主迫不得已要毁掉亲手建立起来的丰功伟业。

    因为你的仕途掌握在别人手中,它可以让你平步青云,也可以让你坠落深渊。

    “他很谨慎,并没有说。”

    萧皓知道宇文慕天有着顾虑,同时也是想趁机考验他们是否能够化解这次的危机。

    宇文慕天是做着两手准备,谁会占据先机,占据优势,那么他就会协助谁,当然他的本意是想铲除掉红人馆,一旦失败的话,他就会保全自己。

    “不管怎样,只要城主大人能暗中协助,我们的胜算就大了很多。”萧敬山乐观的道。

    “或许吧。”萧皓苦笑道。

    见萧皓神色不太好,萧敬山微微愣了愣,好奇的道:“莫非还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你?”

    “据城主所说,秋木雨已经回到了风华城,并且扬言要对你们展开报复,我想你们来到兰家的事情已经传进那条老狗的耳朵里面了。”

    “哼,无凭无据,他能敢把我们怎么样。”

    斜撇了眼萧敬山,萧皓嗤之以鼻:“这不是自欺欺人嘛,以那条老狗的狡猾程度,岂会猜不出来秋木风是死在我们手中,所以这段时间是最危险的。”

    三位家主面面相觑,表示不置可否。

    “萧兄弟,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应对红人馆?”兰陵天询问道。

    闻言,萧皓倒背着双手,在大厅中左右徘徊,心中不断思索着对策,良久后,止住脚步,冷笑道:“反正也翻脸了,那就破罐子破摔,他横,咱们就更横,他狠,咱们就更加狠,我让他们城里城外都不得安宁。”

    “呃,具体该怎么办?”

    众人茫然不解。

    搓了搓手掌,萧皓嘿嘿笑道:“一个字狂,拿出曾经四大家族的霸气,寸土必争,不用讲道理,拳头就是道理,打架嘛,随便他们怎么打,我们一呼百应,不怕事大,就怕事小,以毒攻毒!”

    ……

    有了宇文慕天的支持,三大家族再也没什么可忌惮的,重整旗鼓,召集家族强者纷纷跑到红人馆坊市去寻衅滋事。

    酒楼,赌坊,当铺,银号等等无一幸免,就连与红人馆合作的商人都无一例外的受到威胁,强迫终止合作。

    突如其来的举动,一时间也让秋木雨措手不及,自己还没有找上门去报复,现在可倒好,人家反而主动上门来挑衅,这种一反常态的做法,反倒是让秋木雨举棋不定,猜不透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秋木雨只好强忍着怒火,紧忙去求见宇文

    城主,希望借助官方的力量给予三大家族威慑,顺便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呃,凶手全部绳之以法了?”

    “是啊,三大家族子弟扰乱城内治安,难道本城主要袖手旁观么。”

    秋木雨瞠目结舌:“可...可是我们的坊市依旧祸事不断啊。”

    抿了口茶,宇文城主沉声道:“那就在抓,抓到他们不敢闹事为止。”

    秋木雨也是老奸巨猾之人,虽然宇文城主公事公办,说的更是滴水不漏,可是他总感觉有点怪怪的,沉吟半晌,试探的问道:“不知城主大人如何处理那些凶手?”

    “雨老,你的问题似乎越界了吧。”宇文慕天脸色一沉,冷声道。

    秋木雨虽是名震江湖的强者,但却不懂官场那一套,这么一问,顿时哑口无言。

    这是宇文慕天身为主宰者的权利,即便秋木雨心中一万个不爽,也得咬碎牙往肚子里面咽。

    吃了一鼻子灰,秋木雨只好告辞离去,刚刚回到总部,一名手下便是急忙跑了进来。

    “禀报副馆主,我们坊市出现四名年轻人,看其样貌,应该是失踪在宗门遗迹里面的四大家族公子。”

    “他们果然还活着。”

    秋木雨可不是傻子,他们能够活着走出来,很有可能获得了宗门宝藏,但是仔细想想,有觉得非常蹊跷。

    按理说,他们若是真获得了宗门遗留下来的功法与武技,他们躲还来不及,哪还敢明目张胆跑出来,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其实,这就是萧皓耍的鬼主意,也是一种障眼法,只要把事情反其道而行,就会给敌人造成迷惑,真真假假,无法分辨。

    “召集人手,我们过去看看。”

    “是”

    ……

    酒楼内

    夜极将嚼碎的食物,一口吐在店伙计脸颊上,骂骂咧咧道:“王八蛋,这是人吃的东西嘛。”

    擦了把脸,店伙计满脸懵逼的道:“公子,我们请的厨子可是城内顶级的,色香味俱全,怎么会不好吃啊?”

    “太辣了。”夜极怒道。

    眨巴眨巴眼睛,店伙计欲哭无泪:“公子,满桌子就没有一道菜是放辣椒的。”

    “我勒个去,你还敢顶嘴!”

    话毕,夜极揪住店伙计胸襟,一抖手直接从二楼扔了下去。

    “啊...”

    “噗通”

    街道上,酒楼内,一片死寂,城中百姓有几人不认识四位大少的,他们哪是来消遣的,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于是一些胆小怕事的客人纷纷溜走。

    “夜公子似乎太过分了吧。”幽月姑娘微笑道。

    “我从小就这么任性,最关键的是,我真不能吃辣的。”

    夜极捎了捎头发,摆出一副潇洒的模样。

    “妈的咧,你这不是任性,分明就是虎凿的,睁眼说瞎话,也得以理服人啊。”话毕,萧皓清了清嗓子,大喊声:“店伙计,结账。”

    时间不长,那名店伙计满脸是血的爬了上来,哭丧着脸:“几位公子饶了我吧,这顿饭不收银子了,算我请客。”

    “啪”

    一枚碎银拍在桌子上,萧皓满脸不悦的道:“啥意思,当我们是要饭的嘛?”

    店伙计敢怒不敢言,就他们点的这一桌子菜最少也要五十几两,而那枚碎银估计也就三两,很显然他们是故意来找茬,可是自己又不敢招惹,于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伸手将其收下,然后客客气气做了请的手势。

    “几位公子,请慢走。”店伙计强颜欢笑道。

    萧皓坐在椅子上无动于衷:“你不找银子,怎么走,想宰我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