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身后有座山
    官方的公告宣布以后,东域强者们知道继续留在城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于是纷纷离去,直到三日后,城内终于恢复了平静。

    这边刚刚完事,兰陵天便迫不及待的把萧夜两位家主请到了府中,这一次可谓是交心的畅谈,兰陵天没有隐瞒秘密,直接说出了实情...

    其实,兰陵天也有着自己的担忧,毕竟秋木风是死在儿子手中,一旦红人馆发现线索,单凭兰家实在是无法招架疯狂的报复,所以只有坦诚不公,消除隔阂,才能得到萧夜两家的鼎力相助。

    闻言,萧夜两位家主全部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天大的好处能落在他们头上的确很意外,至于秋木风身死,反倒是显得无关紧要。

    当萧皓几人走进大厅,萧敬山满脸尴尬的表情,那个曾经被他认定是叛徒的少年,如今强势崛起,不但化解了四大家族的燃眉之急,并且还仗义出手救了雷家,光是这份责任就让他无地自容。

    另外,他在宗门遗迹中偶遇萧敬枫同样是让他愧疚万分,十几年的恩恩怨怨,往事不堪回首,当兄弟两人再次相遇,双鬓都泛白,此时想来,还有什么能够胜得过亲情。

    “萧皓,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萧皓并不想数落于他,方才的一个愧疚眼神,足以说明一切,或许萧敬山是为了宗门功法与武技迫不得已才低头,又或许是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肯定,不过对于自己来说,都已经不重要。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摆在了明面,萧皓自然也不需要在隐瞒,于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托盘而出,此时此刻,众人才知晓,原来萧皓所针对的敌人,竟然是红人馆背后的东日势力。

    “混蛋,没想到大罗帝国之中,居然还有人暗中勾结东日势力,如此败类,就应该人人得而诛之。”兰陵天怒骂道。

    “不错,大罗江湖在乱也是我们内部的事情,区区一个弹丸小国也敢插手霍乱江湖,很显然是居心叵测。”萧敬山跟着附和道。

    三位家主虽然都很固执,但是在大事大非面前,还是表现出应有的担当与责任,大罗江山何其壮阔,谁会甘愿去给一个弹丸小国充当走狗。

    “萧兄弟,你说该怎么办吧,我等听你安排就是了。”

    如果说兰陵天之前还有着担忧,那么现在所有顾虑全部消除,他要用强硬的姿态警告敌人,兰家绝对不会助纣为虐。

    “现在最大的阻碍就是官方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稍有动作,便会招来祸事,宇文城主比我想象中还要难缠的很,这一点,你们应该更加清楚。”

    萧皓的担忧并无道理,四大家族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官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是红人馆迅速崛起的杀手锏。

    稍稍犹豫,兰陵天沉声道:“我感觉宇文城主似乎有着难言之隐,又或者说是迫不得已。”

    “什么意思?”萧皓疑惑的问道。

    “几日前,他把我们三人请去喝茶,观其言谈举止间,总给我一种隐隐的忧愁,不知道两位家主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话毕,兰凌天看向两位家主,似乎想证明自己的猜测不假。

    闻听此言,萧敬山震惊道:“还以为只有我自己才有这样的感觉,没想到你们也是如此。”

    夜无行眉头紧锁:“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日他就是想扣押我们,但是最后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还是放走了我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见三位家主如此肯定,萧皓顿时觉得更加疑惑,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以证明宇文城主就是暗中勾结红人馆,可是到了现在宇文城主好像反过来又在偏袒四大家族,如此互相矛盾,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沉吟半晌,萧皓似乎做出了重要决定,淡淡的道:“既然如此,我就去见见宇文城主,一切谜团自然也就解开了。”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如果城主知道一切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岂不是自投罗网了。”兰陵天反对道。

    “时不我待,这点危险算不了什么。”

    ……

    傍晚,萧皓刚刚走出兰家,就发现暗中有人窥探,于是倒也干脆,直接在胡同中悄悄解决掉眼线,随后大大方方奔向城主府。

    府邸中高强林立,戒备森严,萧皓如履平地般,接连躲过巡逻的士兵,时间不长,便是来到书房门外。

    “何人深夜造访,请进!”

    书房内传来一道极具磁性的声音,萧皓有些错愕,能察觉到自己行踪的人,在风华城也是屈指可数,显然此人是一名巅峰强者,想到这里,深吸口气,随即推门而入...

    书房内,宇文慕天斜靠在椅子上,正目不转盯的看着书籍,并没有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脸颊上浮现一丝动容,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你就是宇文城主吧?”萧皓沉声问道。

    “正是。”宇文慕天放下书籍,微笑着抬头看向萧皓,片刻后,继续道:“所料不错的话,你就是萧皓。”

    一句简单的对话,萧皓就被宇文慕天所折服,他的气场很强大,那双眼睛仿佛能洞穿世间一切。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萧皓问道。

    “风华城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宇文慕天意味深长的道。

    这句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或许是在夸夸其谈,然而从宇文慕天口中说出来,那就代表着份量,任何人都母庸置疑,因为他是风华城的主宰者!

    “既然如此,城主可知我深夜造访所谓何事?”萧皓沉声问道。

    宇文慕天缓缓站起身,随即走到窗户旁,遥望着天上的银月,平淡的道:“你是想让我帮忙,一同铲除掉红人馆吧?”

    “不错,但是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把风华城拖进无尽的深渊?”萧皓追问道。

    宇文慕天没有逃避这样的话题,似乎他早料到萧皓会这么问,于是转身看向萧皓,平静的道:“因为我身后有座无法撼动的山,它可以把我压死,也可以让我逾越,你说我该如何选择。”

    正如三位家主所言,宇文慕天果然是忌惮着什么,又或者说,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这就是他给萧皓的感觉,不过他的眼神中还存在着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醒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