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敛财与破财
    夜家长老的出言不逊,瞬间让萧皓脸色阴沉下来,沉声道:“难道闭关是上茅房嘛,蹲着不拉屎就能解决问题嘛,对不起,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只要你们能赢得了自家公子,人领走,钱也拿走,相反赢不了,人与钱,我照单全收。”

    “我赞同!”

    夜极比任何人都害怕回到家族,尤其是这次欺瞒父亲与红人馆开战的事情,想想他都不寒而栗,所以当萧皓提出建议时,他是第一个站出来表示赞同的。

    雷络是没有选择的,另外两名大少也不想错过提高实力的机会,互相看了眼,也是表示赞同。

    这样以来,可是坑苦了六位长老,他们可是奉家主之命赶来的,若是领不回自家公子,回去后必然要受到严厉责罚。

    长老们苦劝半天,三位大少根本就无动于衷,无奈六人凑到一块商议起来,最后咬了咬牙,接受了萧皓的建议,毕竟他们都是后天九重实力,并且战斗极为经验丰富,打败自家公子还是有着绝对把握的。

    同样,萧皓对三位大少也是有着很大信心,这段时间的磨合,三位大少互相取长补短,互相切磋学习,毫不夸张的说,他们身上已经具备了三家的武技,光凭这点就不是单一只会家族武技的长老所能抗衡的。

    结局果然不出意外,当那些长老们与自家公子交上手的时候,这才震惊的发现,他们自家公子的实力简直是突飞猛进,不但境界提升到后天九重,就连他们所施展的武技也是诡异莫测,变化多端,总之一句话,他们就是四家武技结合与一身的产物。

    “这...这怎么可能?”

    六位老者纷纷落败后,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胜负以分,诸位可以下山了吧。”

    萧皓板着脸,下了逐客令。

    “七当家的,我们...”

    “怎么想反悔不成?”

    萧皓并没有想要扣留三位大少的意思,不过看兄弟们都不愿意离去,无奈只能替他们出头,另外他也想逼着三位家主亲自来拜山。

    “七当家的,我们并不是想反悔,只是我们无功而返,实在是无法交待啊。”萧家长老苦涩的道。

    “事情好办,只要家族派来的强者能够战胜三位大少,我绝不阻拦。”萧皓淡笑道。

    商议无果,六位长老叹了口气,无奈只好告辞离去。

    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萧皓撇嘴奸笑道:“三位大少让你们破费了,不好意思,嘿嘿...”

    “呃,啥意思?”

    夜极茫然不解。

    “他们带来了一百多万两银票留在了山寨。”萧皓坏笑道。

    “靠,快还给我们。”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三位大少岂会甘心情愿的便宜给萧皓。

    萧皓嗤之以鼻:“咋的,你们三个在盘龙岭想白吃白喝白住啊。”

    “呸,这么多钱,吃两辈子都吃不完,再说我们天天住山洞,就这环境也好意思收钱。”夜极不悦的道。

    萧皓也知道理亏,可是到手的钱,让自己吐出来,还真是舍不得,于是眼睛转了转,嘿嘿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当做肉票钱呗,当然,我可是同意放人的,是你们贱了吧唧不肯走的啊。”

    “卑鄙,无耻,龌龊!”

    “在敢骂老子一句,立刻给我滚出盘龙岭。”

    话毕,萧皓挺着胸膛,拂袖离去。

    接下来的日子,三大家族似乎与盘龙岭较上了劲,先后派来好几批强者前来拜山,当然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把自家公子接走,结果都是惨败而归,最后又白白浪费了上百万两银子。

    萧皓干脆是来者不拒,笑脸相迎,最后数钱数到手软,光是青柯床榻下就藏着十几个装满银票的木箱,足见敛财速度是如何的疯狂。

    这事很快传进许术耳朵里面,他可是山寨的大管家,这么多银子归为己有,这可是捅了他的肺气管子,于是他紧忙把陈标,左坤找来,让他俩想办法去管萧皓要钱。

    离开大厅后,两人不断诅咒着许术,他奶奶的,这是去要钱嘛,这是去送命。

    “二哥出的这个馊主意,我怎么感觉毛骨悚然的。”陈标紧张的道。

    “也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老七若是翻脸直接把责任推给许二愣子不就完事了嘛。”

    左坤嘴上虽这么说着,实则心里也是发慌。

    按照计划,两人鬼鬼祟祟的盯了一上午,趁萧皓忙于山寨的事情,悄悄溜到青柯门口。

    “咚咚...”

    “谁啊?”

    “嘿嘿,嫂子是我,小标标。”

    片刻后,青柯将房门打开,一见是左坤与陈标,微微愣了愣,茫然不解:“你俩找我有事嘛?”

    “咳咳,不是我俩有事,是七哥有事,他让我俩过来取银子。”陈标故作镇定的道。

    “他在干嘛,为什么不自己来拿?”青柯好奇的问道。

    “哦,他很忙,暂时脱不开身。”

    “对对对,他很忙。”

    陈标说完,左坤急忙跟着附和道。

    青柯也没多想,随口问道:“取多少银子?”

    眼睛转了转,陈标笑道:“山寨急需用钱,七哥说越多越好。”

    就这样两人连骗带哄,从床底下拽出四个木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傍晚,萧皓来到房间,随即青柯就询问起此事来,毕竟一下子拿走将近一百五十多万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她自然要弄清楚银子花在了什么地方。

    闻言,萧皓石化在原地,脑袋“嗡嗡”作响,诈骗,这是**裸的诈骗,那两个瘪犊子居然以他的名义搞走上百万两银子,啥情况?咋想的?都他奶奶的,活腻歪了嘛?

    想到这里,萧皓哪还有时间和青柯解释清楚,一溜烟消失不见。

    ……

    “七哥,你听我解释呀。”

    “嘭”

    “啊...”

    将陈标打倒在地,萧皓咬牙切齿的扭头看向左坤。

    “七弟,别冲动,这是个误会。”

    左坤吓的双腿发软,他就知道这事准没好,不过他也要争取不挨揍的权利。

    “我的银子呢?”萧皓沉声问道。

    “交...交上去了。”左坤道。

    一把揪住左坤胸襟用力抬了起来,萧皓咆哮道:“那是老子的银子,你有什么权利给我交上去。”

    “七弟,许二愣子有多阴损,你又不是不知道,馊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俩也是被逼无奈啊。”左坤委屈道。

    闻言,萧皓心凉半截,山寨有山寨的规矩,凡事入了账,进了金库的东西就休想在拿出来,看这情况应该是自己敛财的事情让许二愣子眼馋不已,所以破釜沉舟偷着给诈骗出来的。

    “七哥,你应该清楚我与你永远都是一条心的。”

    陈标连滚带爬凑到萧皓脚下,试图用兄弟感情感动他。

    低头瞅了瞅,萧皓余怒未消,抬脚便踢,怒骂道:“妈的咧,我让你小标标,小标标,小标标...”

    “嘭嘭嘭嘭...”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