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你心虚什么
    三日后,四人风华城地界,青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自从宏烈离开寂静岭后,她始终担心宏烈会在半途中拦杀,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la

    “喝口水,然后休息一下吧。”

    萧皓从腰间卸下水壶递给了青柯。

    接过水壶后,青柯微笑道:“我可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还是尽快赶路吧。”

    萧皓知道青柯在担心什么,于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四人休息了会,趁着夜色凉爽继续赶路,半晌后,途径一个村庄时,突然发现村内火光冲天。

    “那边好像有情况哟?”大坏刘斗咧嘴道。

    皱了皱眉,萧皓沉声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片刻后,四人村庄,视线内房舍化作一片火海,村庄内外随处可见尸体,满地的狼藉。

    仔细检查了一番,萧皓发现一位重伤昏迷的中年男人,随后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纳入此人口中,片刻后,中年男人这才悠悠转醒。

    “这位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萧皓询问道。

    “悍...悍匪洗劫了村庄,见人就杀,村子就这样毁在了他们手中,畜生,畜生啊,呜呜...”中年男子呜咽道。

    闻言,萧皓疑惑万分,这个村庄位置在方圆几百里内似乎并没有听说有那股悍匪在此盘踞,这怎么会突然间冒出股悍匪,而且手段如此残忍,抢了东西不说,居然还要屠村。

    “你可知道那群悍匪是什么来历?”萧皓沉声道。

    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中年男子眼中透着无尽的恨意,声嘶底里:“是盘龙岭那群畜生干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还我妻子,还我孩子...”

    渐渐地,那名中年男子没有了声音,最终含恨而去。

    萧皓呆若木鸡,脑袋“嗡嗡”作响。

    “你没事吧?”青柯担心的问道。

    过了好半天,萧皓方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青柯,难以置信的道:“他刚才说是盘龙岭干的,我没有听错吧?”

    青柯愣了愣,不确定的道:“我想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以枫大当家的为人,绝对不可能下达这样的命令。”

    看着满村的尸体,萧皓沉默不语,别说青柯不信,就连自己也不相信盘龙岭会干出这种事情来,或许在外人眼中他们就是无恶不作的悍匪,但是自己很清楚,盘龙岭正在朝着建立起一个大家族的方向努力。

    当然,这种努力不是靠着屠戮洗劫来赚取资本,而是自食其力,这是他与萧敬枫的初衷,也是坚持的根本!

    伸手合上了那名中年男子的双眼,萧皓深吸口气,郑重的道:“放心,我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的。”

    虽然萧皓表面看起来很淡定,可是青柯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怒火已经达到顶点,只是现在没有找到凶手,暂时隐忍着而已。

    将二百多具尸体简单安葬后,萧皓等人离开了村庄。

    几日后,四人返回了山寨,青柯本想说点什么,然而萧皓却连头也不回的奔向大厅。

    见状,青柯就知道情况不妙,随即急忙去找许术与吴塔,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妈了个巴子的,是哪个王八蛋嫁祸给我们的,要是让老子抓到了,非活活扒了他们的皮。”吴塔咬牙切齿的道。

    “老五,这件事情早晚会调查清楚的,我们还是快去大厅吧,老七性子火爆,可千万别和大哥吵起来。”许术提醒道。

    “对对对,这家伙心里有阴影,我们快走吧。”

    吴塔可是知道萧皓以前的经历,现在又是屠村,难免让他联想起往事,一旦失去理智,天知道会捅出什么大篓子。

    ……

    大厅中

    看着脸色阴沉的萧皓,萧敬枫沉声问道:“你连我也不信?”

    “这方圆几百里都是盘龙岭的地盘,我实在想不出还有那股悍匪敢跑到我们地盘上屠村洗劫,就算有的话,我们也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但结果却是根本就没有。”

    萧皓不想怀疑自己人,可是种种迹象都表明,此事与盘龙岭绝对脱不了关系。

    萧敬枫眉头紧锁的看向许术,沉声问道:“许术,你可曾下过这样的命令?”

    “我哪敢瞒着大哥下达命令呀。”许术急忙解释道。

    “这就奇怪了,在我们地盘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居然还蒙在鼓中,难道凶手长了双翅膀飞走了么?”

    萧敬枫同样疑惑万分,稍稍犹豫后,继续道:“吴塔,你去把其他人都叫来,此事要是不查个水落石出,绝不罢休。”

    吴塔点了点头,于是转身离开大厅。

    半晌后,各个小山寨的寨主全部齐聚在大厅中。

    “诸位,龙口村的事情是谁干的?”萧敬枫开门见山的道。

    闻言,众人皆是摇了摇头,满脸无辜的表情。

    萧皓从众人脸庞逐一扫过,最后目光落在其中一位小寨主身上,四目相对,那名叫骆图的小寨主神色慌张的避开了视线。

    就是这么个小小的举动,顿时让萧皓察觉到不对劲,于是上前几步走到近前,冰冷的问道:“你心虚什么?”

    挺了挺胸膛,骆图故作镇定的反问道道:“我为什么要心虚?”

    一把揪住骆图胸襟,萧皓沉声道:“少跟我装蒜,龙口村就是你干的!”

    “七当家的,你这是摆明了冤枉我,我不服。”

    骆图不断挣扎着,目光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这时,骆图的亲哥哥骆信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满脸不悦的道:“七当家的,我们归顺盘龙岭也有段时间了,按理说,我们也算是自家人,你为什么总是揪着我们这些后投靠过来的兄弟不放?”

    这句话可是把双刃剑,一面表明忠心,一面指责盘龙岭对待他们的不公平,那些后归顺的小寨主都是感同身受的面露苦涩。

    用力推开骆图,萧皓面无表情的走到骆信面前,沉声道:“如果此事是他干的,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萧皓不想和他在归顺与不归顺的事情上争辩,因为此事与龙口村被灭扯不上半点关系。

    “这...”

    骆信犹豫不决,弟弟骆图的性格向来阴狠,不计后果,他还真不敢保证是不是他干的。

    “说啊?”萧皓追问道。

    回过神来,骆信怒哼一声,沉声道:“盘龙岭到底你说了算,还是大哥说了算,你有什么权利质问于我?”

    其实,骆信内心最忌惮,最记恨的人就是萧皓,当初自己的火凤山就是毁在了萧皓的手中,从山大王沦落为小寨主看别人脸色行事,他心中挺不是滋味的,但他也不是傻子,现在盘龙岭已经成型,他也是堂堂一名头目,量萧皓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哼,好一个挑拨离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