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猥琐下三滥
    萧皓的态度很强硬,强硬到穆段峰气的险些没有背过气去,无论怎么说他也是青柯的父亲,也是个长辈,可这个小家伙丝毫不留情面。

    “你...你真是匪性难改。”

    穆段峰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个桀骜不驯的小家伙。

    “彼此。”

    萧皓也憋了一肚子邪火,心中埋怨青柯不提前告诉他,另外这位岳父大人之前也确实没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

    他也看出来了,岳父大人并不是什么大善人,他背后肯定会从中阻拦,百般拆散他俩,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去得罪宗门。

    宗门是整个江湖最顶尖的势力,也是最神秘的存在,他们隐居在世外桃源,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不可否认,江湖上的血雨腥风从未少过宗门的身影。

    天下大部分武技都出自宗门,那些小帮小派,江湖强者都跟宗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宗门就像一颗大树,而他们就是那数不清的枝叶,根基虽未动,但有风必起舞。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难免会与人结仇,但是恒久不变的真理就是千万不要得罪宗门,与别人结仇尚有回旋余地,与宗门结仇必将灰飞烟灭,因为宗门的强者已经强大到无法想象,随便一位强者走出来,江湖都得颤上几颤,足见其恐怖的程度。

    “你们不要吵了好嘛。”

    青柯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两人都是自己最亲的人,偏向谁都会让另外一人伤心不已。

    “为了你,为了山寨,我也绝不会同意你俩在一起的。”

    穆段峰说的不是气话,宏烈身份的确特殊,特殊到即便是他也很忌惮,他可是亲眼看见过宗门先天强者的恐怖实力。

    “我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即使拆散我俩,你认为宏烈能心甘情愿接受我嘛,你又忍心看着他折磨我嘛?”

    青柯干脆使出了杀手锏,千言万语抵不上木已成舟。

    “你...哎!”

    穆段峰心中自责没有管教好女儿,都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瑕疵,没有媒妁之言,两个人就扯在了一起,简直是太不像话了,活生生的报应啊!

    萧皓强忍着笑容,心中却是痛快至极,这也就是青柯从小在匪窝里长大的,百无禁忌,换作别的女人还真挺难为情说出来的,不过看见岳父大人那副如同吃了苍蝇般的表情,自己倒是蛮爽歪歪的。

    “先不谈这个了,你肚子饿了吧,我让人给你准备好吃的。”

    穆段峰似乎不想在继续谈下去了,于是找了个借口,拂袖离去。

    萧皓扭头看向青柯,故作没好气:“你不想解释一下嘛?”

    “有什么好解释的,事情已经明摆着呢,我是穆段楠的女儿,其实我也想早告诉你的,可是又怕你会离开我,所以...”青柯委屈的道。

    “哎,这下可好,谈判变成了见岳父,顺便还多了个情敌,这也太离谱了。”萧皓感慨万千的道。

    闻言,青柯破涕为笑:“警告你,我可是把自己豁出去了,你要是敢退缩,整个寂静岭的兄弟都不会放过你的。”

    “呃,我岂不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呵呵,别清高了,你始终也在船上啊,而且还是名出色的舵手。”

    两人说笑了几句,萧皓忽然想起谈判的事,于是话锋一转,正色道:“说真的,这次恐怕要由你出面来解决此事了。”

    微微皱了眉,青柯无奈的道:“我父亲是个很固执的人,想要说服他难如登天,另外宏烈也肯定会从中干涉,成功几率会很渺茫的。”

    “我就不信这个邪,现在我手中可是有了足够的筹码,嘿嘿...”

    目光落在青柯肚子上,萧皓猥琐的奸笑起来。

    半晌后,丰盛的晚宴准备完毕,一家三口尴尬的坐在一起,默不作声,穆段楠心中一万个不爽,但是看在女儿情面上,也得强压着怒火。

    萧皓倒是自在,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就是不搭理穆段峰,自己表现再好也没用,毕竟岳父大人心目中早就认定准女婿是宏烈,他又何必用热脸去贴凉屁股。

    酒足饭饱,萧皓擦了把嘴,舒服的拍了拍肚子,随即拉着青柯便走,见状穆段峰满脸不悦:“你带我女儿干什么去?”

    眨巴几下眼睛,萧皓茫然不解:“我俩回去睡觉啊。”

    “呸,谁同意你俩睡在一起了。”

    穆段楠七窍生烟,这个小瘪犊子把自己当啥了,当老实人,还是大善人,我是谁,我是寂静岭大当家的,是星耀城地界绿林扛把子,睡我女儿,睡得也太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了吧。

    “岳父大人...”

    “滚犊子,别和我套近乎。”

    “咳咳,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你女儿待见我啊,我可是她的心肝小宝贝,另外你知道她肚子里面住的是谁嘛?”

    “谁?”

    “是我儿子,也你是亲外孙子,更是未来寂静岭的主事人,就凭这个充分的理由,我就有资格和她同床同枕。”

    “你...你这个瘪犊子玩意,太不要脸了,你这是强取豪夺!”

    穆段峰气的简直快要发疯,他实在不理解,女儿为啥爱上这么个猥琐下三滥的家伙,老子拼死拼活打下来的基业,就好像是在给他做的铺垫,自己到成了老黄牛似的。

    不过,当他听见“外孙子”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称呼时,怒火又渐渐降了下来,目光情不自禁移向女儿肚子。

    “几个月了?”穆段峰不着边际的问道。

    闻言,青柯偷着在桌子下面狠狠掐了一把萧皓,于是涨红着脸,胡诌八扯:“才一个多月。”

    “一个月?”

    穆段峰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片刻后,颤抖的指着萧皓,大骂道:“兔崽子,你不是说那个时候身受重伤,一直在养伤嘛,你精力真是充沛啊,连这个时候都不放过我女儿。”

    “嘿嘿,情到深处,自然浓。”萧皓撇嘴笑道。

    “哎,造孽啊。”

    穆段峰犹如泄了气的皮球,终于不再暴怒,木已成舟,他还有什么办法,自己总不能宰了这个瘪犊子让女儿守活寡,让外孙子生下来就是孤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