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一个苦肉计
    脱离虎口以后,萧奇烈这才得知近期所发生的事情,同时也对五位年轻人疯狂的举动感到忧心忡忡,抛开萧皓不算,其余四位年轻人可都是未来家族的继承人,哪一个出现闪失都会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

    以萧奇烈的身份地位面对这些年轻人绝对有着话语权,可是萧皓却丝毫不留情面,准确的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句冷言冷语,一个冰冷的神色,都会让他感到忐忑不安。

    众人围坐在火堆旁,彼此间说笑着,这种和谐的气氛若是让外人看见都会惊掉下巴,谁会想到,风华城四少会如此融洽的相处一起。

    “表哥,我感觉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尤其露在外面的两颗小虎牙,真带劲,哈哈...”夜极大笑道。

    “你要是敢在喊表哥,我就把你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兰夜难得高兴,不料却被夜极破坏了心情,顿时阴沉着脸,怒目而视。

    夜极撇了撇嘴:“上辈人的恩怨,何必要记在我们身上,你就不能想开些嘛。”

    “放屁,我母亲始终被软禁在夜家,你父亲何时想过我的感受。”兰夜怒骂道。

    雷络站起来摆了摆手:“别吵吵了,我说句公道话,夜家主活生生拆散了一对夫妻,这事确实有些过分,搞得兰夜像个没娘的孩子,所以我感同身受的理解兰夜心中的仇恨。”

    夜极狠狠瞪着雷络,牙齿咬得“嘎吱吱”作响。

    打了个哆嗦,雷络满脸通红,自己本意是想劝说他俩和好,这怎么话说出来就变了味道,清咳了咳,急忙解释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兰家主找啥样的女人没有,没事闲的蛋疼非得去勾引夜家主的亲妹妹,结果咋样,搞个鸡飞蛋打了吧。”话毕,用着友好的目光看向夜极。

    “嘭”

    “啊...”

    一脚将雷络射飞出去,兰夜拍了拍腿上灰尘,喃喃自语:“这叫以卵击石!”

    见此情景,其余几人皆是捧腹大笑,就连向来严肃的萧奇烈也是乐的胡须乱颤。

    说笑半天后,萧皓忽然想起来什么,扭头看向萧奇烈,淡淡的道:“有一件事情让我很疑惑,大长老可否解答一下。”

    “什么事情?”

    捋了捋胡须,萧奇烈面带微笑。

    “大长老是如何被抓走的?”萧皓问道。

    闻言,萧奇烈笑容瞬间凝固,随即堆满皱纹的老脸涌现无比的愤恨,双手用力掰断树枝,沉声道:“我中了迷烟失去了知觉,等再次苏醒时就已经成为阶下囚,当时我也很纳闷,自己怎么会在家族中被人暗算,直到...”

    “直到什么?”

    “直到我看见了萧剑!”

    “果然是他。”

    萧皓显得很平静,其实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就应该猜到是萧剑暗中搞的鬼,可是友情还是战胜了理智,最终选择了信任。

    深吸口气,萧奇烈沉声道:“萧剑之所以走向极端,这跟我有一定的关系,老夫一直以来对家族血脉的纯净度看的极为重要,却忽视了分支族人的感受,其实仔细想想,什么分支不分支的,身体里面还是流淌着同样的血脉,有什么贵贱之分。”

    “没想到大长老会突然改变想法,真是令我刮目相看。”萧皓淡笑道。

    “你就不要挖苦老夫了,如果这次大劫萧家能够安然渡过,我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萧奇烈郑重其事的道。

    “还有一事,我也很困惑,红人馆在沧澜山兴师动众的就为了囚禁你?”

    救人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现在解除危险了,事后想想,萧皓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难道连这点端倪都没看出来。”

    萧奇烈卖了个官司,笑而不语。

    眨巴几下眼睛,萧皓仔细回忆了下,随即恍然大悟,激动的道:“那里是座矿山,而是储藏极为丰富的矿山!”

    “不错,他们把我转到那里只是暂时的,实则红人馆早就盯上这块肥肉,要不是四大家族横在中间,他们早就闷声发大财了。”萧奇烈道。

    “妈的咧,他们胃口还真大,竟然想避开官方统统吃掉,也不怕被撑死。”

    矿山的价值可是远超各种产业,一个家族的迅速崛起必然要拥有一座矿山作为依仗。

    “这座矿山已经暴露了,我想他们肯定会暂时放弃的,不然的话,一旦官方追究起来,即使红人馆背景在强大,那也大不过大罗帝国的律法。”萧奇烈道。

    “对了,大长老回到家族以后,该如何抉择,是战,是和?”萧皓试探的问道。

    萧奇烈微眯着双眼,看向天空,斩钉截铁的道:“死战!”

    自从被俘以后,萧奇烈也算彻底看清楚形势了,这场空前的对决,不是用金钱,用智慧就能够轻易解决的,其中必然要有一场血战,将敌人彻底打趴下,才能获得最终胜利。

    现在是雷风厉被抓进死囚牢,大家还在翘首以盼,等待着奇迹出现,那么如法炮制再有一位家主被抓走的话,仅凭剩下的两家又如何对付得了红人馆,那么等待着的就是将百年基业拱手相让,族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直到冻死饿死。

    “既然大长老做出决定,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就派人到盘龙岭找我。”

    事情已经完成,萧皓也没有回到风华城的必要,于是便想告辞离去。

    “等等”

    “还有何事?”

    萧皓茫然不解。

    稍稍犹豫,萧奇烈苦笑道:“我有一个苦肉计,希望你能配合下。”

    皱了皱眉,萧皓谨慎的道:“怎么个配合法?”

    萧奇烈目光复杂的看了看四位少爷,顿了顿,沉声道:“老夫毕竟只是个长老,最终决定权还在家主手中,如果想让诸位家主狠下心来死战红人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四位少爷身上。”

    这时,萧星站了起来,茫然不给解:“大长老,我们不是一直在努力做着嘛。”

    摇了摇头,萧奇烈苦笑道:“还远远不够。”

    “大长老的意思是让我把你们带走,然后栽赃嫁祸给红人馆,这样的话,你们的父亲以及族人就会点燃复仇的火焰。”萧皓微笑道。

    “呃...”

    四人瞠目结舌的石化在原地。

    “不错,主意虽然馊了点,但是最有效果。”萧奇烈笑道。

    见四位少年表情各异,萧皓面带不悦的道:“诸位,该轮到你们发表意见了。”

    “我无所谓。”

    兰夜依旧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个性,一口答应下来。

    “我没得选择。”

    雷络救父心切,自然是欣然接受。

    “父亲要是怪罪下来,你可得给我兜着。”

    萧星倒是油滑,直接把责任推给萧奇烈。

    最后剩下夜极愁眉苦脸的,默不作声。

    “就剩下你了,同意还是不同意?”萧皓问道。

    “哎,你们还是别逼我了,如果此事让我父亲知道,他一定会扒了我的皮,他的铁石心肠,你们是无法理解的。”夜极苦涩道。

    闻言,兰夜眼中闪烁着怒火,愤恨的道:“又是你父亲,这个混蛋就没干过一件好事。”

    夜极也来了火气:“你欺负我也就算了,你还没完没了,三番五次羞辱我父亲,你可以不承认,但风华城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你是他亲外甥。”

    “够了!”萧皓深吸口气,阴沉着脸,继续道:“我没时间听你俩吵架,夜极,我在问你一次,同意还是不同意?”

    “不同意。”

    夜极脱口而出,满脸不屑的表情。

    “他奶奶的,跟老子耍横的,兄弟们把他绑了,回去后咱们吃香的喝辣的,让这个憋犊子在笼子里喝西北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