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禁区大行动
    夜幕降临,五人进入沧澜山,按照事先计划,开始分散行动。

    五人中除了萧皓与兰夜是后天九重,其余三人都已达到后天八重,对于这样的组合,萧皓还是有些把握的。

    随着行动展开,萧皓犹如黑夜幽灵般悄无声息的靠近了禁区边缘地带,然后全神贯注的用感知力捕捉着附近的异动。

    大不会,西面率先有了响动,紧接着另外三个方向也都传来兵器撞击声,萧皓眸子死死盯着密林中不断穿梭的身影,亲不自尽握了握诛天宝刀,待得声音渐远,于是不再犹豫,“嗖”的从草丛中窜了出去...

    风驰电掣掠进禁区,萧皓保持着全神戒备,跑出一段路程后,终于迎来了第一波袭击,不过仅仅只是一个照面,萧皓就枪挑了敌人。

    二波,三波...直到五波袭击以后,四周再也没有了动静。

    提着血淋淋的长枪,萧皓目光锁定在前方数十丈外的山洞,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就是敌人的秘密基地,时间紧迫,萧皓来不及多想,身形一闪,暴冲而进...

    此时,洞内正有十几名黑衣大汉围坐在火堆旁喝酒聊天,突然间,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响起,紧接着寒光四射...

    “噗噗噗...”

    长枪犹如银蛇般左突右进,众人还未来得及呼喊,便全部倒在血泊中,失去生机。

    斩杀完毕,萧皓没有片刻停留,继续向深处掠去,拐过了几条通道后,眼前忽然变得明亮无比,视线内是一处天然形成的巨大空间,四壁挂满了色彩缤纷的钟乳石,中央地带有一条暗河,清澈的泉水“哗哗”川流不息,在暗河对面有一块高度足有七八丈的巨型岩石。

    萧皓微眯着眸子移向上方,只见岩石上面有一个铁笼,在铁笼里面坐着一名破衣烂衫,披头散发的老者。

    那名邋里邋遢的老者似乎察觉到有人进来,缓缓睁开了浑浊的双眼。

    四目相对,老者身体轻颤一下,紧接着用手撩开遮挡在眼前的头发,状若疯狂的站了起来,双手死死抓着铁栏,声音颤抖的道:“怎么会是你?”

    确定是大长老后,萧皓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似笑非笑:“要不是看你有几分价值,我真懒得救你出去。”

    “我...”

    萧奇烈哑口无言,他没想到这个曾经被自己扣上叛族罪名的少年,居然会第一个跑来救他,而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精英子弟却是未见半点踪影,巨大的落差,让他感到无地自容,追悔莫及。

    萧皓懒得理睬他的感受,双脚重踏地面,身体腾空而起跃过暗河,就在双脚刚要落地时,突然间左右袭来两道身影,身法之快堪比闪电。

    “嗖嗖...”

    萧皓暗道不妙,右臂一探,长枪狠狠戳在地面,借助反弹之力,身体陡然间拔高数丈,险险避过左右夹击。

    “唰唰唰唰...”

    俯冲而下,长枪挥舞幻化出无数枪影,瞬间将下方蓝袍与红袍老者笼罩其中。

    以萧皓目前实力所施展出的“斗转星移”杀伤力与破坏力已经达到非常恐怖的阶段,无论从招式,力量,以及速度上早已今非昔比,两名老者即便联手夹击也未曾占不到一丝便宜,反而渐渐落入下风。

    “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

    十几个回合后,萧皓失去了耐心,双手握抢横扫而出,强大的力量撕扯着空气带出尖锐的破风声硬生生将两名老者逼退数丈开外。

    “小子,你是何人?”蓝袍老者表情凝重的道。

    萧皓认出眼前两名老者就是天魔岛八魔中的其中两人,要不是自己实力大增,今天别说救人,恐怕连逃走都难。

    就在萧皓震惊的同时,两名老者心中也是大为震撼,他们活到这个年纪历经几十年杀戮,才有今天这般强大的实力,然而,此时此刻竟被一个年轻人给完虐,直到现在他们都难以置信。

    “麒麟山悍匪!”萧皓回答道。

    “麒麟山早已灭亡,简直胡说八道。”蓝袍老者怒道。

    “老鬼,上回你们大闹麒麟山,还真以为天下无敌了,实话告诉你们,那是因为七爷爷看你们一大把年纪,不愿意欺负你们这些老掉牙的狗东西,但是今天情况有点不同,我要救人,所以挡我者死!”

    萧皓一边胡诌八扯,一边窥探着四周,发现这里除了他俩并无其他人,这才偷着松了口气。

    “好狂的口气,你当我们是摆设不成。”

    蓝袍老者也是心高气傲之人,何等受过这般羞辱,长剑一抖,直刺而去...

    身边红袍老者也不敢怠慢,戴着红色手套的双手狠狠攥紧,一个箭步也跟着冲了上去。

    “唰唰...”

    “叮当”

    三人又斗在一起,身形交错,让人眼花缭乱,时不时兵器撞击擦出阵阵火花。

    两名老者实力都在后天九重,虽算不上是顶尖强者,但所学武技皆是不弱,最少也在八品左右,相比之下,四大家族那些武技就显得不堪入目。

    “斩天三十二式!”

    蓝袍老者突然转换剑式,攻击速度暴增两倍有余,剑影重重叠叠犹如排山倒海。

    “憋回去!”

    萧皓更是干脆,抡起长枪就砸,任你千变万化,我就稳如泰山压顶,连砸带拍,没几下就把蓝袍剑式打乱,趁机凑到近前,长枪脱手掷出...

    “嗖...”

    长枪转瞬即到,蓝袍老者万万没有想到萧皓居然会有这么一手,情急之下,上半身向后仰去,险而又险躲了过去。

    几乎同时间,萧皓已经欺身而上来到近前,双手舞动施展起泰南手,蓝袍老者大惊失色,便欲挥剑抵挡,电光火石间,萧皓闪电般扣住了他的手腕,反力道往前一推,只听“咔嚓”一声,蓝袍老者仰天发出凄厉的惨叫。

    “六哥。”

    见蓝袍老者右手被废掉,红袍老者焦急万分,双袖一抖,瞬间四周飘散出一团淡淡的红色粉末,诡异至极。

    见此情景,萧皓不敢托大,一脚踢飞蓝袍老者,紧接着迅速后退。

    “烈焰拳!”

    随着红色粉末飘散在空气中,红袍老者频频挥拳,站在数丈外的萧皓皱了皱眉,还以为他是不是疯掉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脸颊微烫,紧接着一股火焰在距离自己不到丈许远的地方凭空出现。

    “呼呼呼呼...”

    一道道火焰犹如无数条火蛇般席卷而来,萧皓吓了一跳,左右闪避,然而,火焰并非拳风,擦肩而过的刹那间直接将衣服点燃,这下可是把萧皓搞得狼狈不堪。

    “老夫即便打不死你,也要活活烧死你!”

    红袍老者眼中闪烁着浓浓杀意,一股接一股的红色粉末从袖袍中挥洒而出,场中犹如一片火海,炙热的温度将周围钟乳石烧的“噼里啪啦”阵阵作响。

    将衣服上的火扑灭后,萧皓也涌上来一股狠劲,一把揪住蓝袍老者挡在前面,冷笑道:“跟老子玩阴的,来啊,互相伤害啊!”

    见状,红袍老者紧忙收势,怒骂道:“臭小子,快放开我六哥,不然我把你炼成灰。”

    “我最讨厌别人的威胁。”

    话毕,萧皓伸出中指狠狠戳在蓝袍老者后脊椎位置。

    “啊...”

    原本昏迷状态的蓝袍老者突然睁开双眼,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

    “住手,你到底想怎么样?”红袍老者怒道。

    “不想怎么样。”

    话毕,萧皓犹如丢垃圾般直接将蓝袍老者抛向半空中,见状红袍老者大惊失色,急忙飞身跃起抱住,与此同时,萧皓也跟着飞向半空中。

    “嘭”

    凌空抽射在蓝袍老者身上,随即两人犹如流行般,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紧接着双双掉进暗河中。

    不大会,红袍老者从水中探出脑袋,环顾下四周,随即目光落在不远处在水中漂浮的身影。

    “六哥,六哥...”

    红袍老者急忙跑到近前,伸手一探鼻息,这才发现蓝袍老者早已绝气身亡。

    萧皓捡起长枪,缓步走到红袍老者近前,淡淡的道:“生离死别的滋味不好受吧?”

    抬起脑袋,红袍老者用着怨毒的目光注视着萧皓,声音嘶哑道:“老夫发誓绝不会饶过你的,绝不...”

    “还是别发誓了,今天你也不会活着离开的。”

    话毕,萧皓眸子闪过两道凌厉的寒光,长枪一抖,闪电般暴刺而出...

    片刻后,场中恢复了寂静,只有泉水“哗哗”流淌的声音,萧皓看着眼前两具尸体,脸颊上没有任何表情,片刻后,深深吸口气,然后转身离去。

    “唰唰唰...”

    没费吹灰之力便把铁笼摘得七零八落。

    “若非亲眼所见,我实在难以相信,你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

    萧奇烈脱困以后,第一句话不是表达谢意,而是难以置信的夸赞着萧皓实力。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抓紧时间赶快离开。”

    话毕,两人跳下巨型岩石,沿着原路返了回去。

    一路上,萧皓两人又撞见两波人,不过好在都是些平庸之辈,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他们全部处理掉了。

    “快看,是萧皓他们。”

    在禁区边缘等着接应的兰夜四人见萧皓两人跑了出来,顿时喜出望外急忙迎了上去。

    “大长老。”

    萧星激动的双眼微微红润。

    “你们怎么都跑来了,我们的援兵呢,他们在什么地方?”

    萧奇烈误以为四大家族联手展开行动了,可是在看四位公子表情都不太自然,顿时又觉得疑惑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