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严峻的形势
    接下来的日子,萧皓与兰夜几乎是形影不离,自然也不少了切磋武技。

    刚开始的时候,萧皓有些不太情愿,准确的说,是不想打击这位兰家大少,可是架不住兰夜没完没了的挑衅,最后一咬牙,狠狠教训了他一顿。

    不料,兰夜不但没颓废,反而更加激进,这下萧皓算是捅了马蜂窝,不分昼夜,不分地点,哪怕是在吃饭的时候,两句话不合就大打出手,虽然每次都会赢,但是也架不住这么折腾,短短不到十天,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渐渐的,萧皓惊讶的发现这个家伙居然是传中的极品“贱皮子”,而且属于“贱”到无以复加的主,挨揍没够,每次把他打的死去活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得龙腾虎跃,直到后来才发现这个家伙背地里竟然服用丹药。

    不得不说,资源充足的确是条捷径,精疲力尽的时候吃颗恢复体力的丹药,疼痛难忍的时候吃颗止血止痛的丹药,总之一句话,兰夜就像只蟑螂,不咬人烦人。

    话虽如此,但不可否认,两人彼此实力都有明显提升,尤其是萧皓在晋级到后天八重以后,事隔仅三个月,体内元力又快达到瓶颈期,欣喜的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

    这段时间以来,萧皓之所以与兰夜之间走动的很频繁,除了切磋以外,最重要原因也是在变向的打探情况。

    像兰夜这种高贵的身份,天生骨子里就是傲的,他不屑与人相处,更不屑说谎,所以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事情,比自己打探的会更加准确。

    之前,萧皓也曾怀疑过是兰家从中作梗,但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基本已经排除,这样以来的话,最大的可能性就锁定在自己最不愿意提起的人“萧剑”

    火烧金刚寺已经证明萧剑出卖了自己,至于他为什么背叛家族走上极端无人知晓,萧皓内心很纠结,他不想看见兄弟间反目成仇,但事情发展却总是背道而驰。

    房间中

    “这几天始终没看见你,跑哪去了?”萧皓问道。

    “最近兰家坊市发生了几场小规模的械斗,我始终在那边镇守。”兰夜无奈的道。

    “看来是因为孙进被杀的事情,对兰家进行报复。”萧皓道。

    兰夜不以为然:“孙进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人,他们借故生事,最主要还是盯着的兰家坊市这块肥肉。”

    稍稍犹豫,萧皓淡淡的道:“你父亲没有采取什么措施遏制住他们么?”

    摇了摇头,兰夜苦涩道:“他们巴不得与我们开战,然后一口吞掉兰家,就在昨日,雷风厉被请到城主府,至今未归,据密探汇报,雷风厉已经被关押到死牢中,看样子雷家是要灭亡了。”

    “哦,究竟怎么回事?”萧皓震惊道。

    “五天前,城主麾下得力助手郝义郝大人在家中被人暗杀了,我估计很肯能与此事有关联。”兰夜猜测道。

    闻言,萧皓脸色变得阴沉下来,别人不清楚内情,但自己可是了如指掌,看来是那些地皮落进自己手中,阻碍了红人馆的计划,这才在暗中痛下杀手,然后栽赃陷害给雷家的。

    沉吟半晌,萧皓沉声道:“有些话本不应该说,一味忍让根本得不到敌人的同情与怜悯,反而会加快灭亡,如果雷家被除名,你们连最后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兰夜表示不置可否,顿了顿,苦涩道:“话虽如此,但是我们没有借口与理由,联起手给予敌人重创,一旦莽撞行事,官方就会立即干涉进来,这才是最头疼的问题。”

    闻言,萧皓思索良久,忽然眼前一亮,淡淡的道:“或许我会给你们创造一个契机。”

    “你?”兰夜狐疑的看着萧皓,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才是你接近我的原因吧?”

    耸了耸肩,萧皓既没承认,也没有否认,目光依旧平静似水,微笑道:“我不是家族派来的,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四目相对,兰夜久久不语,过了好半天,深深吸了口气,用着妥协的口气问道:“你想怎么做?”

    “萧家大长老失踪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据我得到的消息,大长老目前关押在城北红人镖局中,说白了也就是你们兰家区域,如果证据确凿,并且能顺利救出大长老,我想这个理由足可以发动联手打击,到时候官方也找不出任何借口干涉此事。”萧皓道。

    兰夜半信半疑道:“我们兰家都未查到线索,你是如何得到这样的情报?”

    萧皓看得出兰夜在这件事情上很谨慎,稍稍犹豫,然后将自己被逐出家族以后的事情讲了一遍...

    ……

    三日后,傍晚

    兰夜带领着数十名家族强者,杀气腾腾的闯进红人镖局。

    “好大的胆子,你们竟敢擅闯镖局。”一名大镖师呵斥道。

    “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说话,让秋木风出来见我。”兰夜淡漠的道。

    “你...”

    那名大镖师本想反驳几句,找回点颜面,然而当他察觉到兰家众人身上散发的浓烈杀意后,顿时把话咽了回去。

    “嗖”

    就在这时,一道蓝影从大厅内闪了出来,寒光划过,瞬间那名大镖师的头颅抛向半空中。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待得众人回过神来,只见身袭蓝袍的秋木风出现在场中,手中那把巨剑寒气逼人。

    “兰公子深夜造访,不知所谓何事?”秋木风沉声问道。

    兰夜表情依旧淡定,似乎并没有任何影响,淡淡的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话毕,挥了挥手,不大会,八名族人抬着四具尸体走了出来,然后放在院落中央。

    “这四人都是兰家坊市的私商,并且与我们合作多年,你们想收购他们的商铺,我不介意,但是强卖强买,杀人泄愤,未免有些过分了吧。”兰夜沉声道。

    “老夫已经给足面子,是他们不识抬举,这又怪得了谁,看这架势,今天兰公子是想替他们讨还公道了?”秋木风不屑的道。

    “你答对了!”

    话音未落,兰夜长剑一抖,欺身而上。

    秋木风眼中充满讥讽,脚下一划,轻松闪避过,随即手中巨剑蛮横的力劈而下,见状兰夜收剑闪退,然而那把巨剑却是如影随形...

    “叮当...”

    六七个回合后,兰夜开始连连后退,招式变得散乱不堪。

    “保护公子!”

    数十名兰家强者不敢在迟疑,生怕兰夜有个闪失,回去无法交待,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秋木风阴森怪笑,巨剑速度突然暴增,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直接将兰夜的长剑震飞出去,眨眼间巨剑架在了兰夜脖颈上。

    “小辈,你这是在自讨苦吃。”秋木风讥讽道。

    兰夜握了握发麻的右手,不卑不亢:“我承认打不过你,但是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话毕,用手推开巨剑,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秋木风愣了愣,兰夜是兰陵天的独子,一旦死在自己手中,必然招来不计后果的报复,他还真的不敢冒险,把整盘计划给打乱。

    就在秋木风与兰夜对峙的时候,一道黑影已经悄无声息潜入进红人镖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