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天魔岛八魔
    麒麟山,虎木崖

    萧皓看着眼前这位身穿华贵长袍的中年男人,嘴角上扬,微笑道:“郝大人,多有冒犯了。”

    “你劫持走我的两位夫人和三个子女,到底想要干什么嘛?”中年男人怒道。

    “很简单,雷家区域有几处地皮,我非常感兴趣,你是负责税收与地皮的,只要你点头答应,我保证夫人和孩子毫发无损的给你送回去。”萧皓道。

    心中一惊,中年男人不动声色:“开什么玩笑,莫非麒麟山也想在城内扎根,难道不怕城主将你们剿灭。”

    “如果真的被剿灭,我想郝大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你是聪明人,应该懂我的意思。”萧皓似笑非笑的道。

    “你...”

    中年男人哑口无言,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这些悍匪有个闪失,那么第一个遭到报复的就会是他,至于麒麟山的行事作风,以及狠辣手段,他根本不用去怀疑。

    “知道为什么今天把你约到这里来么?”

    “不知道。”

    站在悬崖边遥望着风华城,萧皓淡淡的道:“因为这里可以让你一步登天,也可以让你一落千丈。”

    “我不知道麒麟山收购那几处地皮有什么目的,我也不想知道,可我只是个文官,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毕竟风华城真正的主人是宇文城主。”

    话音刚落,冯庸伸手揪住中年男人胸襟拖到悬崖边缘,阴森森的道:“别给脸不要脸,贪污敛财的时候,你怎么不怕城主治罪呢,我们七当家说话算是客气的,实话告诉你,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的话,我把你们的全家都丢到悬崖下面去。”

    面对着万丈深渊,中年男人终于吓破了胆,先前的官威消失殆尽,战战兢兢的道:“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老冯,不得无礼!”

    “是”

    冯庸余怒未消的松开了双手,退到一旁。

    萧皓伸手整理下中年男人被抓褶皱的胸襟,和颜悦色:“郝大人勿怪,老冯是刀子嘴豆腐心,并不会真的那么做的。”

    还没等中年男人缓过神来,萧皓继续道:“相反我是豆腐嘴刀子心,老冯,把郝大人的老婆孩全带过来,一个一个丢到下面去。”

    “是”

    冯庸领命调头就走。

    见状,中年男人吓的魂不守舍,急忙道:“七当家的,有话好商量,千万别伤了和气。”

    耸了耸肩,萧皓淡笑道:“抱歉,我已经失去和你继续谈下去的兴趣。”话毕,便欲离去。

    “我答应你的要求,这事就这么定了!”

    中年男人可不敢拿老婆孩开玩笑,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悍匪,事到如今也只能选择低头。

    ……

    几日后,郝义利用自己的权利,瞒天过海的将那几处地皮以三十五万两银子的价格出售给了麒麟山,当然萧皓也没有亏待此人,直接凑了个整数五十万两送给了他作为回报,并且将郝义的老婆孩都安全送了回去。

    看着手中地契与从中获利的三十万两银票,萧皓与冯庸商议良久,最终小山寨只留下了五万两用来周转,其余二十五万两全部送到了大山寨,至于地契并没有交上去,毕竟人心复杂,一旦据为己有,不承认是雷家的,到时候必然是件麻烦事。

    这日,萧皓正在院落中修炼武技,忽然听见大山寨方向擂鼓声大作,心中一惊,急忙跑出去查看。

    “什么情况?”萧皓询问道。

    冯庸眉头紧锁,神色复杂的看着萧皓,沉声道:“看样子是有外敌来袭了。”

    一个眼神交流,萧皓就猜到外敌很可能是自己引来的,想到这里,吹了声口哨,几个呼吸间,小天闪电般跑了过来。

    翻身上了战马,萧皓沉声道:“老冯,你赶紧组织兄弟们,我先下山查看情况。”话毕,带着小天,呼啸而去。

    风驰电掣般掠到山下,萧皓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人头涌动,其他几位当家的早已先他一步,站在场中。

    萧皓凑到近前,只见场中横七竖八躺着数十具尸体,此时在他们对面并肩站着八名年迈沧桑的老者,每名老者皆是太阳穴微鼓,双眼闪烁着精芒,显然绝非善类。

    “八位前辈出手似乎太狠了吧,不知麒麟山哪里得罪了你们,还请名言。”许术问道。

    面对着数百名悍匪,八位老者淡定自若,其中一位灰袍老者阴阳怪气的道:“我等前来拜山,只为求证一件事情?”

    “好一个拜山,这份大礼送的倒也实惠。”许术冷笑道。

    “老夫问你,一个多月前,红人馆的那批药材可是被你们劫持走的?”灰袍老者冰冷的问道。

    闻言,站在人群中的萧皓脸色微变,显然眼前八位老者是红人馆的,而且看今天这阵仗应该是查出是麒麟山所为,不然的话,绝不会痛下杀手。

    “此事我们并不知晓,前辈无凭无据便来兴师问罪,恕我们无法接受。”

    许术何等奸诈,劫持药材的事情,冯庸早已详详细细把整个过程告诉了他。

    “哼,你可以不承认,但是被我们抓走的两名悍匪早已经一五一十的招供了,不然的话,我们天魔岛八魔岂会登门拜访。”灰袍老者阴森森的笑道。

    闻言,众人皆是大惊失色,就连处事不惊的大当家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天魔岛八魔”可都是硬茬子,栽在他们手中的强者不计其数,现在全部聚齐,足见危险的程度。

    “放屁,你们是屈打成招,你咋不说,洗劫青龙赌坊,烟雨楼,血洗红人镖局也是我们干的呢。”

    吴塔耐不住火爆的性子,走出人群,怒目而视。

    “哼,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老夫不介意铲平麒麟山,今天我们来,就是警告你们都把眼睛擦亮些,以后你们要是再敢捣乱,休怪老夫不留情面。”

    话毕,八魔在众目睽睽之下,拂袖而去。

    见八魔视他们为无物,吴塔气的暴跳如雷,转身看向大当家,沉声道:“大哥,二哥,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他们是有备而来,若是真动起手,我们毫无胜算,先把兄弟们尸体抬回去吧,然后再从长计议。”

    大当家下令,众人没有异议,七手八脚的将尸体抬走。

    这时,许术缓步走到萧皓身边,面无表情的道:“看见了吧,这就是那批药材换来的代价。”

    萧皓阴沉着脸,回击道:“如果怕被报复,不如干脆出家当和尚,或者在山上种地,又何必落草为寇。”

    “许二愣子,你看我们兄弟俩不顺眼就直说,妈了个巴子的,大哥都没埋怨,你装什么大瓣蒜,有能耐,你带着兄弟们去打劫,整天就会逼叨逼叨的。”

    许术的指责,可是让吴塔怒不可遏,脑袋一热,冲上去“嘭”的一拳将许术打倒在地,见状老三,老四,吓的魂不附体,急忙上前阻拦。

    “来人,将五当家的绑了。”大当家命令道。

    “大哥,老五重伤还未痊愈,使不得啊。”三当家赵离道。

    “规矩就是规矩,既然老五动手打人,那就是在破坏规矩,若不严惩,怎能服众。”大当家沉声道。

    “既然如此,麻烦大哥下令也把二哥绑了吧,动手打人不对,但同样恶语相加也会伤害到人,若不严惩于他,我不服,小山寨众兄弟也不会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