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拜山求见
    自从青柯住进了小山寨,就好像笼子里的小鸟重新获得了自由,那灵动的性格很快就被大家所接受,渐渐的,“七嫂”这个称呼在整个山寨传开。

    起初萧皓非常的不情愿,总有种被人强迫的感觉,可是当他发现所有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自己时,属于年轻人那种飘飘欲仙的得意劲顿时涌了上来,被尊重,被羡慕,被拥护...一切有利因素,是所有男人都无法抵抗的。

    于是萧皓干脆假戏真做,睁只眼闭只眼,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有一个“贤内助”帮着拉拢人心,可是求之不得,至于以后他与“贤内助”会走到哪一步,也只能看天意安排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对青柯真的是从心底里就打怵,每每单独相处在一起的时候,萧皓就会变得神经大条,慌不择路,不是被迫着强吻,就是被强迫搜身,打又打不了,骂又骂不了,一个尚且还在萌芽中的感情硬生生变成了他的梦魇。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萧皓脸颊上,嘴巴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懒散的穿上衣服,洗漱完毕后,离开了房间。

    来到外面,萧皓环顾下四周,随即目光落在不远处那道曼妙的身影,在阳光衬托下,身穿淡蓝色长裙,扎着马尾辫的青柯宛如仙女下凡般欢快的翩翩起舞,一颦一笑间,让人陶醉其中。

    片刻后,萧皓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仔细观察,这才发现青柯手中居然牵着一根铁链,而铁链的另一端就是自己的好兄弟小天。

    只见小天趴在地上纹丝不动,满脸的委屈模样,用一种生不如死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人见人爱的女人,或许在它心中青柯就是女悍匪,女厉鬼!

    见状,萧皓打了个哆嗦,急忙跑了过去,满脸不悦:“谁让你栓着它的,还不赶快放开。”

    眨巴眨巴眼睛,青柯不以为然:“它是宠物,又不是野兽,不栓着它,怎么能体现出温顺的一面。”

    “简直胡闹!”

    话毕,萧皓便欲上前抢下铁链。

    “为了只畜生,你就吼我,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它重要,你可别忘记了,我是你的女人!”

    青柯耍起了小性子,不依不饶的质问起萧皓,这么一闹,顿时引来众人围观。

    “我...”

    萧皓哑口无言,再次吃瘪。

    青柯崛起小嘴,眼泪汪汪的道:“问你话呢,到是说啊?”

    “不可理喻!”

    萧皓同情的瞅了眼小天,一副“你自求多福”的神色,随即夺路而逃。

    “七嫂,威武霸气!”

    “别瞎说,这叫恩威并施,女人嘛,该撒娇的时候撒娇,该厉害的时候必须厉害,男人天生都是犯贱,越是这样越喜欢!”

    “依我看,七嫂就是小辣椒,外表辣,吃着香,七当家的绝对是深有体会,没看见临走时的眼神都是含情脉脉的嘛。”

    “哇哈哈...”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不过这样的话语却是让青柯极为受用。

    “老冯,我看兄弟们最近状态不对啊,你是不是疏于监管了?”

    萧皓暗自犯嘀咕,原先兄弟们见到自己都是毕恭毕敬的,现在这些家伙眼中分明多出了些许嘲笑的意味。

    冯庸强忍着笑容,故作语重心长:“人心所向啊,或许七嫂更适合当家。”

    “难怪你在山寨中混的如鱼得水,原来是早已经看破红尘,不沾女色了。”萧皓敬佩道。

    轻咳了咳,冯庸尴尬的道:“不是不沾,以前我也抓了两名压寨夫人,不过我嫌烦,最后全让我骗到后山勒死了。”

    “呃...”

    萧皓瞠目结舌。

    冯庸言归正传:“对了,我有件重要事情告诉你,雷家家主雷风厉想要拜山求见你。”

    “他来见我做什么?”

    萧皓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摇了摇头,冯庸猜测道:“他来见你必有所图,这可是破天荒的尚属首次,我想这个时候消息已经传进大当家耳朵里面了,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萧皓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自己与雷风厉并不相识,就算拜山也应该出于礼貌的先见见大当家的才合乎情理,现在却突然要见自己,难免会让大家起疑。

    稍稍犹豫,萧皓沉声道:“先不管那么多,把他带来吧。”

    “大当家那边怎么交代?”冯庸担心道。

    “见了就是交代,若是不见,搞不好就会误以为我俩私底下有着什么密切来往。”萧皓道。

    “好,我这就去安排。”

    话毕,冯庸转身离去。

    半晌后,雷风厉走进大厅中,当看见首位交椅上端坐着一名身穿黑袍的年轻人,先是愣了愣,随即便是猜出此人的身份,于是抱拳,沉声道:“雷风厉见过七当家的!”

    四目相对,萧皓淡然一笑,挥手示意让他落座,曾几何时,眼前这位风云般的大人物还是高高在上,然而此时此刻,地位的转变,让他终于可以与这等人物平起平坐,人生如戏,莫过于此。

    “雷家主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萧皓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是来感谢七当家的仗义出手,为雷家解围之恩。”

    话毕,雷风厉拍了拍手,不大会,两名随同的族人抬着一个大铁箱走了进来,将铁箱打开后,顿时里面光华四射,金银首饰,翡翠玛瑙,应有尽有。

    “雷家主这是什么意思?”

    萧皓心中震惊万分,方才雷风厉的话已经说明自己洗劫青龙赌坊,烟雨楼,还有洗血红人镖局的事情彻底暴露了。

    萧皓有这种反应,雷风厉并不感到意外,抿了口茶,直言不讳:“支走红人镖局大部分人,是我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想借住他人之手拔出掉这颗眼中钉,只是没想到这双手居然是麒麟山。”

    闻言,萧皓深吸口气,人家已经把话点明,自己在装下去毫无意义,看来那晚洗血红人镖局的时候,暗中始终被雷家强者监视着。

    “这么说来,你是摆我一道了?”萧皓阴沉着脸,略带怒意的道。

    “我是个有恩必报的人,麒麟山能在雷家区域搅得他们鸡犬不宁,你就是我的恩人,话已经挑明,七当家的应该能感受到我的诚意。”雷风厉微笑道。

    “除了诚意以外,我想知道你来见我的另外目的?”

    “快人快语,实不相瞒,雷家区域有近四分之一的地皮是官方的,现在红人馆暗红唆使那些小势力在雷家遍地开花,这对于雷家来说,堪称毁灭性打击,所以...”

    “所以什么?”

    沉吟半晌,雷风厉眼中闪过两道凌厉的精芒,直视着萧皓,沉声道:“所以我想请七当家动用官方关系拒绝出售地皮,以此来缓解雷家的灭顶之灾。”

    “你敢威胁我!”

    一拳砸碎桌子,萧皓猛然站起,眼中闪烁着浓浓的杀意,很显然自己出城时亮出的令牌也被雷家调查的一清二楚,不然雷风厉绝对说不出带有威胁意味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