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双开狂暴
    白袍老者行走江湖数十年,阅历极为丰富,曾经交战的对手中就有一人会这种秘法,当时两人实力旗鼓相当,到最后自己却落得个惨败而逃的下场。

    当众人冲到面前时,吴塔的秘法已经提升完毕,手中双斧用力撞击,顿时一股震耳欲聋的金属声将众人震晕在当时,摇摇晃晃,分不清东南西北。

    “砍瓜切菜,大丰收!”

    吴塔跳进战圈中,双臂平展,整个身体犹如高速旋转的飓风,从人群一扫而过。

    “噗噗噗噗...”

    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惨叫连连,眨眼间,十几名成员惨死当场。

    收势后,吴塔双脚重踏地面,直接跃到白袍老者头顶,双斧夹杂着狂猛的力量力劈而下。

    “老二,不要管那个人,先把这个大块头搞定!”

    这么大的代价已经让阴阳双煞无法向上级交待,现在若是在让他俩逃走,那么他们只能以死谢罪。

    此时此刻,吴塔已经达到后天九重实力,在加上双臂拥有千斤之力,更是犹如天神附体,魔王重生,一时间,让阴阳双煞束手无策,只能左右夹击慢慢耗死他。

    “你个王八蛋快跑啊,老子快歇菜了。”

    吴塔提升实力的秘法只能维持一时片刻,过后便会像泄了气的皮球,到时候就算是个普通人都能将他轻易治服。

    萧皓已经感应到狂暴的气息正在体内蔓延,只不过速度稍稍慢了些,闻听此言,心中一急,瞬间狂暴气息犹如泄了闸的洪水滚滚而来。

    “啊...”

    萧皓仰天长啸,乌黑的眸子变得无比赤红,那种要把敌人撕碎的熊熊烈火燃烧着整个身体。

    “老子来了,大狗熊,你可以滚开了!”

    话音未落,萧皓闪电般来到近前,流光溢彩的枪刃横扫而出,青石龟裂,碎石掀起,尘土飞扬...

    “嗖”

    阴阳双煞从尘土中狼狈的跑了出来,身上的长袍皆是千疮百孔,隐约间还渗透出丝丝鲜血。

    白袍老者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向那把完美到让人窒息的长枪,声音颤抖道:“你...你手中是什么兵器?”

    萧皓单手持枪,傲立在场中,双目闪烁着红芒,嘴中发出低沉的魔性声音道:“诛天!”

    “诛天?”

    白袍老者愣了愣,脑中回忆着这个极为耳熟的名字,下一刻,身体剧烈颤抖了下,难以置信的惊呼道:“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诛天宝刀!”

    “滋滋...”

    萧皓没有理睬,枪尖拖在地面上带起丝丝火花,缓步向阴阳双煞行去...

    “快走!”

    阴阳双煞已经无心恋战,他们可以不把萧皓放在眼里,但却不能无视诛天宝刀带来的强大伤害。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说血洗红人镖局,就绝不会让一个人活着离开。”

    吴塔趁着秘法效果没有散尽,飞快堵住去路,抡起双斧将黑袍老者死死缠住。

    见状,白袍老者便欲解围,然而就在这时,萧皓突兀的出现在眼前,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笑容,沉声道:“用你的鲜血来抚慰我的怒火吧。”话毕,长枪极速飞转,直刺而出。

    “唰唰唰...”

    如果说白袍老者方才还有一战之力,那么现在却彻底变成了待宰的羔羊,他不是不想战,而是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排山倒海的枪影犹如方圆间无形的牢笼,严丝合缝,无处可逃。

    求生的**让白袍老者方寸大乱,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皆是萧皓的身影,此时他早已经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在这种惊慌失措的状态下,破绽百出。

    “唰...”

    “噗”

    绚丽多彩的流光闪过,长枪笔直的刺进白袍老者胸口。

    “去阴曹地府做你的鬼官吧!”

    萧皓冷笑着,右手紧握长枪向上抬起,直接将白袍老者挑飞到半空中,随即“噗通”砸在地面上,摔得个粉身碎骨,气绝身亡。

    搞死白袍老者后,萧皓迅速加入到吴塔的战圈,两人合力没有几个回合,便把黑袍老者治服打晕。

    “去死吧!”

    吴塔可是个战斗狂,方才被打的那么惨,到现在仍是余怒未消,见黑袍老者被萧皓打晕,抡起斧头便欲将他劈成两半,已解心头之恨。

    “等等”

    萧皓挡在身前,阻止住吴塔。

    “你干嘛,不是说好要血洗红人镖局的么?”吴塔咧嘴不悦的道。

    “留着他,我还有用。”

    流光溢彩消失掉,萧皓又恢复到正常状态,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目光落在黑袍老者身上,若有所思。

    大战过后,吴塔秘法也到了极限,黝黑的脸庞瞬间变得灰白,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有气无力:“趁着我还能走,赶紧撤吧!”

    点了点头,萧皓拾起火把丢进大厅中,扫了眼满地的尸体,随即扛起黑袍老者,与吴塔转身离去。

    这一次萧皓没有继续停留在城中,而是趁着夜色搞了辆马车,顺利的逃出城中。

    车厢内,青柯眨巴着眼睛,看了眼昏迷不醒的黑袍老者,又看了看身负重伤的吴塔,好奇的问道:“这位老伯是你父亲吧?”

    “姑娘,你眼神是不是有问题,我俩哪里长的像对父子啊?”

    吴塔重伤在身,本不想说话,可是青柯的问题不得不让他动怒。

    拍了拍酥胸,青柯尴尬的笑道:“嘻嘻,还好不是,不然的话,这位老伯非得憋屈死。”

    “你嫌弃我丑,可以去外面透透风,与你的小情郎说些情话,我是病人,麻烦你让我静心来休息会好嘛?”吴塔不悦的道。

    “那可不行,萧皓可是让我照顾你俩的,你应该看的出来,我是个言听计从的小鸟依人。”青柯微笑道。

    “萧皓,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老子伤养好了,一定宰了你!”吴塔绝望的咆哮道。

    ……

    麒麟山寨

    许术坐在床边为吴塔把脉,半晌后,起身走到大当家身边,微笑道:“放心吧,并无生命危险,只需静心调养,用不了多久,便可痊愈。”

    点了点头,大当家扭头看向萧皓,沉声道:“我让你俩去救人,怎么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真要是去救人的话,我俩只有死路一条。”

    萧皓话语很简洁,但是所透漏的意味却是很明显,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只是不方便说出来而已。

    闻言,大当家眼中射出两道凌厉的寒光,沉声道:“不管你与红人馆私下底有什么恩怨,我不希望你把仇恨引到麒麟山上,我说过吃掉萧家就足够了。”

    “山寨三千多张嘴,光靠着萧家救济,是不是有些太荒谬了。”

    萧皓本不想反驳,可是大当家总是针对萧家,这让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太舒服,虽然他是个被家族遗弃的人,但不可否认,血脉是无法抹除与替换的。

    随着这句话脱口而出,场中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几位当家的不由得替萧皓捏了把汗,大当家的脾气,众人在清楚不过,没有人敢去质疑与反驳。

    就在这时,八当家单方从外面走了进来,与众人打了个招呼后,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萧皓,随即把二当家许术叫到外面。

    半晌后,许术面无表情的回到房间中,稍稍犹豫,然后目光直视着萧皓,沉声道:“七弟,这次你们洗劫了三个地方,一共收获了多少银子?”

    “十五万左右。”萧皓道。

    “那为什么才上缴十万两银子,莫非中途中不小心弄丢了?”许术问道。

    愣了愣,萧皓这才想起另外五万两银票在青柯手中,耸了耸肩,尴尬的笑道:“剩下的银子在青柯手中。”

    “青柯是谁?”许术疑惑道。

    萧皓挠了挠头,哑口无言,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更加妥协些。

    许术可是人精,瞬间看出端倪,淡笑道:“七弟果真是精力旺盛,一边做事,一边还能揽美人入怀,为搏红颜一笑,一掷千金也算男儿本色,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挪用公产,实属不该呀!”

    萧皓满脸黑线,许二愣子果然是借题发挥,看来他早已猜到羽扇是被自己偷走的,现在抓到把柄,必然要给自己扣个子午须有的罪名。

    大当家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起身缓步走到门外,随即止住脚步,头也不回的道:“算了,这些银子就当是给弟妹的见面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