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绝非善类
    许术走后,萧皓又向往常般投入到枯燥乏味的修炼中,这是步入武道后渐渐养成的习惯,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白喝的东西,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萧皓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个幸运儿,相反自从得到诛天宝刀后,无形中感觉身上背负的胆子越来越重。

    冤冤相报何时了!

    萧皓深知这个道理,但是东日人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这个范围,萧村家上百口人无辜的躺在坟里,需要有人负责,自己更是责无旁贷为冤死的乡亲们站出来说话。

    这个世道本来就不公平,所以他不需要装好人,装善人!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包括杀人!

    当然这些人里面也掺杂无辜或者罪不至死的,要怪只能怪,他们闯进复仇计划的过程中,哪怕只是不小心...

    当淡蓝色元力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大周天后,萧皓长长吐了口浊气,紧闭的眸子缓缓睁开,这是气海储存金火两种属性后,第一次感应到天地间的水属性,这也就意味着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在气海中开辟出第三种元力。

    “哎,真是越来越慢了!”

    萧皓苦笑着喃喃自语,现在他比任何人都想更快得到强大的实力,然而随着晋级到后天七重后,修炼速度瞬间变得缓慢下来。

    但不得不承认,萧皓的修炼已经超过其他人数倍,即便这样让他依旧不太满足,偶尔他也将主意打到大家族中珍藏的丹药,但是那种拔苗助长的后遗症,最后还是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达到后天七重后,萧皓已经不满足停留在后天境界,他身怀鸿蒙决完全有能力,与有更大机会突破真正的极限进入到让所有人仰视的先天境界,所以这个时候,他不得不考虑以后的修炼方向该如何走下去。

    第二天,吴塔来到房间中。

    “出什么事情了?”

    见吴塔脸色不太好看,萧皓就猜出肯定发生了大事。

    叹了口气,吴塔沉声道:“前天我派出去的两名兄弟至今未归,看样子是出事了。”

    皱了皱眉,萧皓隐隐感到不妙,稍稍思索,淡淡的道:“你怀疑是被红人馆抓走了?”

    “不太好说,或许是红人馆,但也有可能是萧家。”吴塔不太确定的道。

    闻言,萧皓默不作声,如果那两名兄弟落在萧家倒还好说,但要是落在红人馆手中,那么自己劫持药材的事情必然暴露。

    “这件事情,大哥是什么意思?”萧皓问道。

    “当然是要救了,大哥刚下完命令,让咱俩混进城中把情况打探清楚,然后在想办法把他俩救出来。”吴塔道。

    “好吧,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萧皓不在拖沓,一方面着急救人,另外一方面他也想打探下城内的具体情况。

    两人刚刚离开房间,迎面就遇上冯庸,见状,萧皓一把将他拉倒远处,低声询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偷着摸了摸胸口,冯庸奸笑道:“妥妥地!”

    萧皓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不得不承认,冯庸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帮手,同样去城里办事,吴塔那边被俘,而自己这边却是顺风顺水,这足以证明,用什么样人办事很重要。

    “对了,我让你送的书信送到了么?”

    萧皓忽然想起最关键的事情,那封书信可是亲笔写给萧剑的,原本打算是想打探下红人馆与四大家族的最近动向,现在出了这么档子事,正好可以询问下,总比四处打探强。

    “送到了,不过...”

    “不过什么?”

    萧皓看出冯庸有着担忧神色,不由得疑惑万分。

    稍稍犹豫,冯庸忐忑不安:“我不知道你与那个家伙什么关系,不过我要提醒你,还是小心些。”

    “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皓茫然不解。

    清咳了咳,冯庸沉声道:“此人绝非善类,目光中透着不易察觉的阴险,我阅人无数,绝不会看错,所以劝你留神些,以免着道。”

    闻言,萧皓干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他很了解萧剑高傲淡漠的性格,冯庸会有这种感觉也很正常,至于所谓的阴险似乎并不是很恰当。

    “喂,你俩嘀咕什么呢?”

    见两人窃窃私语,吴塔变得不耐烦起来。

    萧皓嘱咐了几句后,这才与吴塔离开山寨。

    ……

    清风楼

    萧剑来到三楼雅间门前,目光警惕的看了眼四周,随即推门而进。

    “你俩果然混在了一起。”

    见吴塔笑呵呵坐在萧皓身边,萧剑脸色变得阴沉,右手拇指悄悄放在剑鞘上。

    “没什么可意外的,算是个巧合吧。”

    萧皓伸手示意萧剑坐下来谈。

    “你不想解释么?”萧剑淡漠的问道。

    耸了耸肩,萧皓微笑道:“解释什么,一切都摆在眼前,我现在已经加入到麒麟山成为彻头彻尾的悍匪了。”

    闻言,萧剑微眯着眼睛看向吴塔,眼中闪过杀意,怒道:“混蛋,要不是你劫走那两名悍匪,萧皓何至于走投无路。”话毕,“唰”的拔剑指向吴塔。

    见状,吴塔不为所动,似笑非笑:“你的长剑在老子面前根本就是个摆设,劝你还是收回去吧。”

    “这里是风华城,不是麒麟山,瓮中之鳖,还敢如此猖狂!”

    吴塔的蔑视让向来冷静的萧剑突然变得暴怒无比,手腕一抖,便是刺了过去。

    萧皓眼疾手快,瞬间抓住萧剑手腕,沉声道:“剑是对着敌人,不是对着兄弟的,收回去。”

    冷哼了声,萧剑愤恨的将剑出鞘,沉吟片刻,淡淡的道:“家族正在通缉你,你不在麒麟山好好待着,偷着溜进城中,有什么事情么?”

    “嘿嘿,你算问到点子上了,两天前,又有两名兄弟失去联系了,我想知道是不是被家族抓走了?”

    萧皓面带微笑,然而深邃的眸子却是紧紧盯着萧剑,似乎想证明些什么。

    “没有。”萧剑不假思索的道。

    点了点头,萧皓若有所思:“看来他俩是落进红人馆手中了,这下可是麻烦了。”

    “红人馆?”

    萧剑似乎猜到了什么,震惊的道:“别告诉前段时间红人镖局那批药材被劫,是你干的?”

    “小手笔而已,不足挂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