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妇人之仁
    萧皓斩钉截铁的决定,这回终于得到众人认可,那名悍匪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当他感受到场中气氛转变时,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

    “来人,把冯庸拖下去杖打三十!”

    “呃,我什么也没说啊?”

    一听要打自己,冯庸满脸懵逼看向萧皓。

    “老子说过,兄弟们只要犯错,你就跟着吃锅烙,你应该了解我,言必信,行必果。”萧皓冰冷的道。

    “可我...”

    冯庸话没说完,就被两名悍匪夹住胳膊拖了下去。

    此时此刻,萧皓的形象在众人心中悄悄发生了改变,从敬畏渐渐转变成信服。

    一个匪首不需要有多大的能力,只要将兄弟们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那么你的身边永远也不会缺少追随者。

    ……

    三日后

    吴塔飞鸽传书送来了情报,萧皓打开纸条看罢完毕,脸庞浮现出难以掩饰的兴奋。

    “七当家的,什么好消息让你这么高兴呀?”冯庸笑问道。

    “两日后,红人镖局护送一批药材赶往天水城,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

    萧皓并不在乎药材价值,他只想给红人馆制造麻烦,而这次行动就是个非常好的切入点。

    眨巴几下眼睛,冯庸隐隐担忧:“据我所知,红人馆可是块难啃的骨头,况且我们对他们也不是很了解,依我看,难度不小啊。”

    “老冯,你是山寨老人,最关键的是这些年你在二当家那里学了不少算计人的本事,这件事情就交由你办了。”萧皓奸笑道。

    打了个哆嗦,冯庸苦笑道:“求你放过我吧,我现在心甘情愿当个副手,你说咋办就咋办,我听令就是了。”

    斜撇了眼,萧皓淡笑道:“你不嫉恨我?”

    “哎,哪敢嫉恨啊,活着总比死了强。”

    冯庸感慨万千,他现在都快被折磨的抑郁了,他喜欢在彪悍的人生中寻找温文尔雅的快乐,他认为脑力远比武力更能解决问题。

    然而,萧皓就像恶魔转世,让他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悍匪就是悍匪,装你奶奶球子,假斯文!

    拍了拍冯庸肩膀,萧皓微笑道:“好了,别那么灰心,我以后会对你好的,来,我们一起研究下该如何布置这次行动。”

    摊开地图,冯庸摸着下巴,深思熟虑许久,然后用手点在其中一个位置,沉声道:“此处地点名为斜峡谷,是风华城通往天水城的必经之地,我们若是在这里设伏堵住谷口两端,他们绝对是插翅难飞。”

    目光顺着手指看去,萧皓皱了皱眉,若有所思:“这里似乎离风华城太远了吧?”

    嘿嘿笑了笑,冯庸不置可否:“就是远才安全啊,这里属于三不管的地域,而且附近还有好几股悍匪,只要我们做的隐蔽,没有人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你真坏!”

    萧皓无比佩服,不得不说冯庸的确是个人才,至少干坏事不留名,屁股擦的干净。

    “只是...”

    冯庸脸庞浮现担忧神色。

    “只是什么?”

    萧皓茫然不解。

    稍稍犹豫,冯庸担心道:“只是我们从未与红人馆打过交道,吃不准这支队伍整体实力如何,我担心人手不够

    ,吃不掉他们。”

    点了点头,萧皓沉声道:“你说很有道理,药材在值钱,也没有兄弟们的命值钱,到时候见机行事吧,还是那句话,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撤退。”

    “如果你能找五当家帮忙,一切顾虑就没有了。”冯庸微笑道。

    “找那头狗熊帮忙,有毛病吧,到时候功劳算他的,还是算我们的。”萧皓拒绝道。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单干,我也就不劝了,我立即出去安排人手。”

    话毕,冯庸转身离去。

    转眼天黑,萧皓带着兄弟们从山寨呼啸而出,直到第二天中午,抵达到斜峡谷。

    一夜的奔波可是让众人精神疲惫不堪,萧皓没有着急侦查地形,而是寻找一块偏僻地带,下令原地休息。

    “七当家的,按照预计,红人镖局最快也要四天才能抵达这里,我们风驰电掣提前赶来,是不是太早了点?”

    见萧皓心情极佳,冯庸这才趁热打铁将心中疑惑说了出来。

    “老冯,你是个聪明人,怎么会问这么个没长牙的问题,我们能收到情报,难道其他股悍匪就收不到情报么。”白了眼,萧皓讥笑道。

    “你是怕有人跟我们抢买卖。”

    冯庸恍然大悟。

    “还是有必要防备的,我可不想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萧皓道。

    “放心吧,以麒麟山的声望,即使撞见了,那些股悍匪也会避让三舍的。”

    冯庸拍着胸脯,打着保票。

    “放你奶奶个圈屁,撞见了岂不是就露馅了,让兄弟们都提高警惕,只要发现有人窥探,直接杀掉埋了。”萧皓骂道。

    “杀...杀了?”

    咽了口吐沫,冯庸脑袋嗡嗡作响,他实在搞不懂萧皓是怎么想的,为了桩买卖,就连同道中人也要杀,这完全违反了绿林规矩。

    萧皓猜出冯庸所想,清咳了咳,语重心长:“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兄弟们把命交给了我,我就要为大家负责,按照我意思去办吧,不然我会把你埋在这里的。”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双手沾满了鲜血,装什么无辜百姓,既然选择吃江湖这口饭,就要有随时被别人干掉的心理准备。”

    这句话对冯庸的触动很大,原先他始终不甘心,不理解,为什么会让一个年轻人骑在自己头上,吆五喝六,现在他终于明白,大当家的选择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妇人之仁,永远也做不了大事。

    接下来三天,果然不出所料,附近几股悍匪纷纷派人潜入斜峡谷侦探情报,悲哀的是,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出升天,全部惨死在屠刀之下。

    谷顶,萧皓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双手亲不自尽的握拢起来。

    这时,冯庸带着十几名兄弟跑了上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萧皓问道。

    “完事了,对面谷口已经彻底用岩石堵死了,只要他们进入谷内,就跟钻进口袋没什么两样。”冯庸道。

    “外围没有什么异常吧?”

    “暂时还没有。”

    深吸口气,萧皓淡淡的道:“老冯,让我们珠联璧合,联手好好干上一票吧,另外,麻烦你转告兄弟们,事成之后,全部重重有赏!”

    “好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